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三十七章 杜如晦的命数


    郑子文巧妙的玩了一手“杯酒释前嫌”,总算把这一关给混过去了。

    当然主要的原因还是房玄龄和杜如晦两人原本就没有打算要把他怎么样。

    看着垂头丧气的房遗爱,房玄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还不快给我滚回去,等我回去再收拾你!”

    房遗爱顿时一缩脑袋。

    “那父亲,孩儿就先行告退了。”

    说完,迫不及待的就快步离开了崔府这个让他感到万分不自在的地方。

    而杜荷也发现自己的老豆也在用十分不善的目光看着自己,于是知情识趣的朝着杜如晦和房玄龄也作了个揖。

    “父亲,房伯伯,我去送送俊儿哥。”

    说完,也一溜烟出了崔府。

    看着被支走的两人,郑子文这时候再傻也知道房玄龄和杜如晦肯定有话要对自己说,于是便朝着两人拱了拱手。

    “小子刚才多有失礼,还望两位伯伯多多海涵,两位伯伯有何吩咐,但说无妨,小子一定尽力而为。”

    话不说满,但是态度很诚恳,两人看了看他,又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房玄龄先开了口。

    “子文,我身边的这位想必你也猜到了,你叫他杜伯伯就好。”

    郑子文连忙上前躬身一礼。

    “小子郑子文拜见杜伯伯!”

    杜如晦顿时微笑着点了点头,双手虚托了一下。

    “不用多礼,起来吧。”

    “谢杜伯伯。”

    等两人都坐下后,房玄龄这才接着说道:“子文,今天我和你杜伯伯来主要是为了两件事,第一是来恭喜你,陛下已经下旨将长公主下嫁给你了。”

    郑子文顿时恍然大悟,难怪自己的岳父在这里张灯结彩的还大宴宾客。

    岳父大人,小婿错怪你啦!

    不过自己只能算不知者无罪,相比之下,面前这两老头可就蔫坏了,明明知道真实情况,刚才还故意把自己岳母往沟里带!

    岳父大人,您受苦啦!

    房玄龄当然不知道郑子文在想什么,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样子,还欣慰的点了点头。

    “宠辱不惊,好,第二件事,是关于你杜伯伯!”

    宠辱不惊?

    郑子文顿时知道房玄龄是误会了,这事之前李世民就和他通过气了,他心里早就有数了,还有什么好惊讶的?

    不过,为了杜如晦是怎么回事?

    郑子文猛然想起,历史上记载杜如晦的公元630年就病死了,现在算起来,那他岂不是只有三年多的命了?

    鼎鼎有名的“刀笔之吏”,难道就要这样画上他人生的句号吗?

    想到这里,他看着杜如晦的目光就有些复杂了,有同情,也有惋惜。

    杜如晦混迹官场几十年,眼神那是何等的锐利?一下子就发现了郑子文的眼神不对劲,顿时皱了皱眉头。

    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房玄龄也看到了,正想发火,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拍了拍郑子文的肩膀问道:“子文,怎么回事?”

    郑子文顿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露出了一个笑脸。

    “呵呵,没什么,房伯伯刚才说关于杜伯伯的什么事?”

    房玄龄和杜如晦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这小子就算想岔开话题也表现得太生硬了吧?

    不过这时候纠缠这个问题也不妥,房玄龄沉吟了一下便开口道:“那老夫有就直说了。”

    郑子文顿时点了点。

    “房伯伯请说,小子洗耳恭听。”

    房玄龄顿时点了点头。

    “你杜伯伯和老夫都参与了玄武门之事……”

    话没说完,杜如晦便一下子站了起来,失声道:“玄龄兄,你……”

    房玄龄顿时微微一笑,然后朝他摆了摆手。

    “克明,稍安勿躁。”

    杜如晦叹了口气,又坐了下去,房玄龄又朝郑子文笑了起来。

    “前些日子陛下和你小子赌气,让我做了这个尚书左仆射,但右仆射的位置却迟迟未决,所以老夫想来问问你……”

    没等他说完,郑子文就伸出手指向坐在一旁的杜如晦。

    “右仆射是杜伯伯的,陛下明年就会封杜伯伯做吏部尚书,后年就会封杜伯伯做尚书右仆射,真是恭喜杜伯伯了,两位伯伯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

    杜如晦:“呃……”

    房玄龄张了张嘴,也没有说出话来。

    看着两人都不说话了,郑子文顿时捂住肚子,脸上露出一个有些痛苦的表情。

    “两位伯伯对不住啊,这个人有三急,小子肚子不舒服,想要立刻去一趟五谷轮回之所,失陪了。”

    说完,一溜烟就跑了,留下房玄龄和杜如晦两人面面相觑。

    过来半晌,杜如晦才笑了起来。

    “这小子,有点意思!”

    房玄龄也笑着抚了抚自己的胡须。

    “不过,这小子也不老实,我觉得他有事瞒着我。”

    杜如晦顿时摇了摇头。

    “玄龄兄,我觉得他隐瞒的事八成和我有关系,而且似乎还不是什么好事!”

    这句话似乎提醒了房玄龄,他猛然想起在御书房郑子文怒吼长孙皇后的那一幕。

    那一句“你只有十年的寿命了”,似乎现在还回响在自己的耳边,联想到刚才郑子文的古怪,他顿时猛然看向杜如晦,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房谋”二字可不是浪得虚名的,郑子文绝对想不到房玄龄就凭着这些看似毫无瓜葛的线索,居然接近了事件的真相!

    杜如晦对自己这个老搭档也是了解的,看到他看向自己时,不但没有惊讶,反而露出了一丝苦笑。

    “玄龄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觉得你似乎知道什么,不过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告诉我了。”

    这个老伙计,不愧是他这么多年的搭档,一下子就把他看穿了。

    房玄龄也露出了一丝苦笑。

    “克明,你不要多想,这事还没有弄清楚,这小子现在正躲着咱们,所以也不用去找他了,等下次我逮住他再问个明白。”

    杜如晦顿时点了点头。

    “只好如此了,不过,你觉得刚才他说的可信吗?”

    房玄龄一听就知道他指的是关于升官的事,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别的不敢说,这事倒是可以信的,我早和你说了这小子是个奇人,你就安心等着吧,哈哈,你就准备请客吧!”

    杜如晦也笑了起来。

    “那自是应当,不过小弟囊中羞涩,不如玄龄兄到寒舍去喝杯薄酒如何?”

    房玄龄一听顿时拍手笑道:“为兄正有此意!”

    说着,两人便大笑着离开了崔府。

    等到他们都走后,郑子文才从不远处的墙后面走了出来。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