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三十四章 子文当官 下


    对于郑子文来说,这是他第一天上任,正是建立威信的重要时刻,这时候居然有人撞到他枪口上,他怎能不怒?

    收到传信后,他便心急火燎的跑了过来,唯恐两人被其他武侯收拾了没有自己出手的机会,没想到来得刚刚好,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正在朝着其他武侯水口乱喷的家伙!

    “整个长安里谁不认识我啊?告诉你们,得罪了我……”

    确定了目的之后,郑子文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而去,大吼一声之后,一记飞腿直接踹在那人的肚子上,直接把他踹飞了出去。

    原本他还打算上去补两拳的,但看到对方已经晕厥,只好作罢,转身盯着另外一个人。

    “小子,知道大唐律吧?”

    那人瞪大了眼睛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郑子文不等他说话,一巴掌就甩在他的脸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知道你他娘滴还敢犯宵禁?存心给我找不自在是吧?”

    说完,“啪”的一声,反手又一个巴掌甩在了对方的脸上,郑子文没想到的是,他这一巴掌下去,对方“哇”的一声就哭了。

    “哇……我要告诉我爹你打我,你给我等着……哎哟!”

    他一边哭一边朝着前面跑,但没跑几步后背就挨了一脚,他一下子没站稳,顿时摔倒在地。

    还没等他爬起来,就听到后面传来一个令他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你以为你哭了我就会放过你吗?太天真了!来人,给我把他架起来,我要把他打得他爹都不认识他!”

    “诺!”

    一个时辰后,郑子文翘着二郎腿坐在胡床上喝茶,在他面前则跪着两个鼻青脸肿的年轻人。

    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郑子文眼皮微微一抬。

    “知道错了吗?”

    下面的两人连忙点头。

    “错在什么地方?”

    两人连忙齐声回答:“犯宵禁。”

    郑子文顿时欣慰的笑了。

    “你们能认识到错误本官十分欣慰呐,不过该算的账还是得算,为了你们俩本官忙了大半宿,手都酸了,明天记得每人送一贯钱罚款过来,如果你们敢赖账,哼哼……”

    两人连忙摇头。

    “不敢不敢……”

    郑子文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敢就好,本官每日亥时上班,看你们也是富家子弟,遣人送钱过来的时候别忘了交代是给左街使郑子文,要是老子没拿到钱,下次见你们一次就揍你们一次,知道了吗?”

    两人的连忙猛点头,犹如小鸡啄米。

    “知道了,知道了!”

    郑子文这才一摆手。

    “滚吧!”

    两人一走,顿时在场的所以武侯都围了过来。

    “郑爷果然不愧是郑爷,厉害!”

    “爷,以后只要您一句话,小的上刀山火海都不带眨眼的!”

    “爷……”

    顿时,马屁如滚滚潮水般向郑子文涌来,让他忍不住飘飘然了。

    卯时打更的声音响起时,郑子文刚正准备回去,就发现曹二狗牵着马车来了。

    “爷,您累了吧,小的来接您了!”

    郑子文顿时高兴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小子有眼色,不错!”

    说完,就爬上了马车。

    郑子文下班了,但朝廷的重臣才刚开始上班。

    城南的房府中一片灯火辉煌,这是房玄龄起床准备去上早朝了,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长子房遗直。

    两人还没出门,就看到一个鼻青脸肿的人冲了进来,房遗直顿时一把就把房玄龄护在身后。

    “父亲小心!”

    房玄龄也吓了一跳,急声喝道:“你是何人?胆敢乱闯房府,好大的胆子!来人,把他给我乱棍打出去!”

    对方一听,顿时痛哭失声。

    “爹,大哥,是我啊?”

    房玄龄眼睛都瞪大了。

    “你……你是俊儿?”

    房遗直也吓了一跳。

    “二弟?你这是……是谁,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敢当街行凶?”

    这个鼻青脸肿的是正是房玄龄的次子房遗爱,此时他“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一把就抱住了房玄龄的右腿。

    “爹啊,那巡街武侯的头儿说我犯宵禁,二话不说就把我打成这样了,他们人多,孩儿不敢反抗啊,爹啊,你要为孩儿做主啊,呜呜……”

    房玄龄气得胡子都快翘起来了。

    “那人是谁,好大的胆子,老夫倒要看看,这长安城是谁敢连老夫的面子都不卖!”

    房遗爱顿时抽泣了两声,才开口道:“他说他叫郑子文,还让我明天送一贯钱交什么罚款。”

    房遗直顿时大怒。

    “什么?真是岂有此理,爹,这事不能这么算了……呃?爹你怎么了?”

    他转头时,顿时看到房玄龄张大了嘴,表情十分的古怪。

    “俊儿,你说……那武侯的头头叫……郑子文?”

    看的他这个样子,房遗爱也有些奇怪,于是点了点头。

    “是啊,爹,你认识他?”

    房玄龄的顿时露出一个苦笑。

    “不但认识,而且就连郑子文这小子的左街使就是老夫提议,陛下亲封的,你说我认识不认识?”

    房遗爱顿时傻眼了。

    看着正在发愣的二儿子,房玄龄顿时叹了口气。

    “你难道没和他提老夫么?”

    房玄龄有些失望,这小儿子没有他哥哥的才干也就算了,怎么连纨绔子弟扯起虎皮当大旗的基本技能都不会?

    而房遗爱则缩了缩脑袋。

    “爹,我是和杜荷一起回来的,杜荷已经把杜叔叔的名号亮出来了,但那郑子文说这叫什么‘冒充大臣亲属,妨碍司法公正’,打得更厉害了,所以孩儿没敢说。”

    房玄龄:“……”

    现在他也不敢确定自己的名号是否有用了,于是他只好叹了口气。

    “这事先等我下朝回来再说,你呆在家里哪也不想去,否则小心我打断你的腿,听到没有?”

    房遗爱顿时一缩脑袋。

    “知道了,爹。”

    房玄龄和房遗直出门了,在路上的时候,房遗直便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爹,这个郑子文是什么人?”

    房玄龄顿时摇了摇头。

    “这我也说不准,不过这小子有些古怪,你不要去招惹他。”

    “是!”

    两人一路说着就进了皇宫。

    朝会很快就开始了,李世民看起来很高兴,洪亮的声音顿时响彻朝堂。

    “诸位爱卿可有事需要奏明?”

    房玄龄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看着一旁的杜如晦正朝他使眼色,顿时偏过头不看他。

    杜如晦也是个人精,一看房玄龄都不动了,原本伸出去的半只脚立刻就缩了回来。

    看到没人说话,李世民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既然你们没话说,那么朕就来宣布两件事,第一件,朕打算册封朕的长女李丽质为长乐公主!”

    说完之后,李世民看了看四周,发现下面的群臣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于是微笑着点了点头继续说。

    “第二件事,朕打算把长乐公主下嫁给右金吾卫左街使郑子文,赐良田百亩,并且不设公主府!”

    此话一出,顿时满朝皆惊!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