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二十七章 郑子文傻眼了

第二十七章 郑子文傻眼了

  刘炳有了李世民的手谕,带着郑子文一路畅通无阻的就进了皇宫,很快就到达了御书房。

  “你在这等着,我去通报一下。”

  “哦!”

  把郑子文留在门口,刘炳一溜小跑的就进去了。

  “陛下,郑子文带到!”

  “哈哈!”

  李世民顿时笑了,朝着刘炳就摆了摆手。

  “这里用不到你了,下去吧!”

  “诺!”

  刘炳下去后,李世民又朝着房玄龄使了个眼色,房玄龄露出了一个苦笑,然后朝着他躬身行了一礼,便走到了屏风的后面。

  这时李世民才走了出去,朝着正在外面东张西望的郑子文招了招手。

  “小子,进来吧!”

  “哦!”

  郑子文点了点头,跟着李世民便走进了御书房,进去之后他就朝着李世民作了个揖。

  “房伯伯,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子吧,等会陛下来了,您帮我求求情好不好?”

  李世民眉毛一挑。

  “还要不要老夫意思意思?”

  郑子文顿时轻轻的在自己脸上扇了一下。

  “是小子无礼,回去之后小子立刻准备准备一份礼物,以恭贺房伯伯升官。”

  李世民一听,笑而不语,郑子文一看,心下一沉。

  “这是嫌不够啊!”

  咬了咬牙,郑子文伸出了两个手指头。

  “这个数!”

  李世民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顿时摇了摇头。

  “才两百贯,太少了!”

  郑子文差点哭出来,他的私房钱总共就二十贯,现在人家连两百贯都嫌少,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看着他一脸沮丧的样子,李世民却笑了。

  “不过也不是没办法!”

  听到了这句话的郑子文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

  “房伯伯尽管说来,只要小子办得到,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

  “行了行了!”

  李世民直接打断了他的大话,然后捻了捻自己的胡须。

  “听闻你小子懂命数通阴阳,是不是真的?”

  郑子文刚想否认,忽然想起自己有求于人,顿时眼珠子一转,然后凑了过去。

  “房伯伯想知道什么?”

  李世民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那你说说看,老夫的寿数如何?”

  对于这个问题,李世民其实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这只不过是他作为一个皇帝的好奇心罢了。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郑子文却大笑起来。

  “哈哈,原来房伯伯你也怕死呀,放心好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有七十的寿数,高兴吧?当然前提是你自己得爱惜自己的身体才行。”

  听到郑子文的话之后,李世民顿时皱起来眉头。

  “如果没记错?难道你早就知道?”

  郑子文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也可以这么说,房伯伯可以帮我和陛下求情了吧?”

  李世民微微眯起了眼睛。

  “求情没问题,赌约也可以就此作罢,不过你得再回答我一个问题!”

  他慢慢的转过身体,面对着郑子文开口道:“你告诉我,在位的皇帝陛下寿数几何?”

  说完,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郑子文,注视他的每一个表情,躲在屏风后面的房玄龄顿时大惊失色,差一点忍不住惊呼出声,他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而郑子文也被吓到了,不过他没有房玄龄的稳重,被吓到之后直接就叫了出来。

  “房伯伯你疯了?”

  他的眼睛都瞪圆了,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小子能把您的寿数告诉您这没什么,但其他人的怎么能顺便说?特别是陛下的,一不小心就是人头落地的!”

  躲在屏风后的房玄龄顿时舒了口气,还好这小子不傻。

  李世民也笑了。

  “你也怕皇帝?”

  郑子文顿时白了他一眼。

  “这不是废话嘛?当然怕了,而且听说咱们这位陛下心眼挺小的,一旦被他盯住可就惨了。”

  房玄龄的脸顿时白了。

  “这小子真不让人省心啊!”

  被说城心眼小的李世民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整张脸立刻阴云密布,连说话的语气也开始尖锐起来。

  “你小子不是通阴阳的奇人嘛,一个凡间的皇帝有什么好怕的?”

  屏风后的房玄龄顿时苦笑起来,看来郑子文今天讨不了好了。

  郑子文也听出了李世民语气的不对劲,但他却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好了房伯伯,您就别讽刺小子了,小子也只是一介凡人而已,奇人之类的话就不要提了。”

  他想了想,然后继续说道:“如果说命运是一条长河的话,那么小子只是一条偶尔跃出水面的小鱼,只是比一般人看得远一点罢了,本质上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

  听到郑子文的这个比喻,李世民和房玄龄都微微一愣,表情也有些震惊。

  过了好一会,李世民才有些茫然的自言自语道:“难道世上真有鬼神不成?”

  郑子文顿时耸了耸肩,然后摊开双手。

  “谁知道呢,反正我没见过。”

  李世民再次沉默了,过了好半响才叹了口气。

  “小子,你老实告诉老夫,是不是所有人的寿数你都知道?”

  郑子文顿时笑了起来,他当初去记这些,其实只是为了去泡师范的妹子,故作博学罢了。

  于是他朝着李世民摆了摆手。

  “自然不是,我只记住名人,一般人我可不知道。”

  他的意思是自己只记住历史名人,但这话落在李世民的耳朵里却有了另外的意思,他连忙追问道:“何为名人?”

  “呃……怎么说呢?”

  郑子文再次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才开口道:“就是能在千百年后依然会被人记住,并继续流传下去的人,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青史留名啊!

  李世民顿时大喜过望,他的快乐就连屏风后的房玄龄都感受得到,更不用离他最近的郑子文了。

  “房伯伯高兴了?那么你看我那赌约?”

  李世民顿时一皱眉头。

  “这个时候还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事,真的煞风景,你且说说看,千百年后是否还有人记得朕……呃……真正的老夫?”

  李世民发现自己激动之下差点说漏嘴,幸亏郑子文没有发现,而是点了点头。

  “会记得的,房谋杜断,大唐能臣,这就是您的评价。”

  躲在屏风后的房玄龄顿时笑得合不拢嘴,他顿时觉得这一趟没白来啊,虽然有些提心吊胆也值了!

  李世民却不满意。

  “那大唐的皇帝呢?”

  看着面前这张年轻的面孔,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些紧张起来,似乎他口中的话就是后世对自己的评价。

  “至于陛下嘛……”

  李世民更紧张了。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