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二十六章 赌约


    李世民确实被震惊到了。

    房玄龄参与策划了玄武门事件,虽然这事谈不上光彩,但却可以称得上“从龙之功”,加上他也算得上是难得的治国能臣,李世民早有提拔的打算。

    原本李世民也打算在两三年之内提拔他,不过这事只有他自己知道,郑子文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

    而且不但知道,就连具体的时间都给出了,贞观三年二月?

    李世民正在发愣呢,忽然感到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扭头一看,原来是郑子文这小子,只见他腆着笑脸就凑了过来。

    “嘿嘿,房伯伯您看,我告诉了你这么大一个好消息,而且今天还是我的大喜日子,您是不是得意思意思?”

    看着郑子文一脸谄媚的样子,李世民顿时愣了,这算是要好处?

    他顿时忍不住哑然失笑,一边笑一边摆了摆手。

    “发现,喜钱少不了你的。”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过要是你说的不准怎么办?”

    这下轮到郑子文发愣了。

    这个问题他一直没想过,不过现在看来的确有这个可能,他顿时皱起来眉头。

    “按照正常来说,应该是准确的,不过房伯伯你知道,其实皇帝才是这事的主导,您要是自己跑去惹怒他了,导致不给你升官,那可怪不到小子。”

    听到这话,李世民顿时一脸得意的笑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就说万一你说的时间不准怎么办吧?”

    看着愁眉苦脸的郑子文,一旁的房玄龄顿时傻眼了,他们也没想今天李世民居然这么无赖,冒充他就不说了,居然还挖坑让郑子文跳。

    “希望这小子机灵点吧!”

    房玄龄的希望很快就破碎了,因为郑子文已经炸毛了。

    “他乃乃的,居然看看不起我大天朝穿越众?”

    借着酒劲,他顿时猛的一拍桌子。

    “时间误差绝对不会超过一年,如果不准,我就吞粪自尽!”

    李世民:“……”

    房玄龄:“……”

    崔贵:“……”

    三人听过很多发誓的,再恶毒的都听过,但今天算是涨见识了,原来还可以恶毒到如此地步!

    这是在作死啊!

    “好!君子一言!”

    李世民伸出了巴掌,郑子文毫不犹豫的也伸出了自己的巴掌和他击掌三次。

    “驷马难追!”

    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两人,房玄龄和崔贵都捂住了脸。

    在郑子文看来,房玄龄是崔卢氏的亲姐夫,就算他到时候输了,还可以去求岳母说情,按照房玄龄怕老婆的德性,难道还真能让自己吞粪自尽?

    但他却不知道,面前这个房玄龄假的。

    正所谓一步踏错满盘皆输,说的就是郑子文现在的情况。

    已经胜券在握的李世民顿时心情大好,找了个地方就坐了下来,随手拿起一壶酒自斟自饮起来。

    “小子,可能饮否?”

    看着他得意的样子,郑子文顿时不乐意了,不就是点低度米酒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输人不输阵,他顿时深吸一口气,然后大手一挥。

    “既然房伯伯盛情相邀,小子就却之不恭了。”

    郑子文忘了,低度酒虽然好入口,但后坐力可不是盖的,不到半个时辰,他便醉到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刚一醒来,就看到了一脸同情的崔贵。

    “子文醒了,你可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事?”

    郑子文的脑袋有些疼,这是宿醉的后遗症,他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从床榻上坐起身来。

    “小婿昨天大婚,着实高兴了些,荒唐之处还望岳父大人海涵。”

    崔贵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我倒是没什么,不过你可还记得昨晚你和人打的赌?”

    郑子文眨了眨眼睛,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是房伯伯吧,小婿是记得的,岳父放心,这事不会有问题的。”

    让他想象不到的事发生了,只见崔贵露出了一副古怪的摇了摇头。

    “子文啊,你不知道,陛下今早已经封你房伯伯做左仆射……”

    “不可能,明明是贞观三年的事,现在贞观元年还没过完呢,这不科学!”

    郑子文顿时瞪大了眼睛,还没等他心神平稳,就听到了门外传来一声尖细的声音。

    “圣旨到,郑子文接旨!”

    圣旨?怎么回事?

    一头雾水的郑子文顿时愣住了,但下一刻他就感到有人推了自己一把,扭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岳父崔贵。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接旨?”

    郑子文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从床榻上翻身而下,一边揉着发疼的脑袋,一边小跑的去了院子。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太监。

    “你就是郑子文?”

    那太监正是刘炳,看到郑子文点头之后,他也笑了。

    “果然是一表人才,接旨吧!”

    这事当然难不倒郑子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他立刻跪在地上,高举双手,然后喊道:“草民郑子文接旨!”

    刘炳微微一笑,便直接把圣旨放在了他的手里。

    “接好了,这是圣人的中旨,郑公子自己看就行了!”

    郑子文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打开了圣旨一看,这一下他顿时呆滞了,一张脸也涨成了猪肝色。

    李世民用的是隶书,郑子文当然看得懂,不过圣旨里面的意思就让他难过了。

    什么叫进宫履行赌约?

    想到自己立下的赌约,郑子文顿时朝着崔贵露出了一个哭相。

    “岳父大人,救救我!”

    崔贵的表情十分古怪,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难过,总之看起来就想便秘了一样。

    他轻轻的拍了拍郑子文的肩膀,然后摇了摇头。

    “子文呐,要知道君无戏言,岳父也没办法啊,你还是快点进宫吧,相信陛下不会为难你的!”

    郑子文转念一想,绝对也很有道理,房玄龄好歹也是自家亲戚,没理由为难自己啊,只有他本人答应了,皇帝还有什么好说的?

    想到这里,他便放下了心来,然后登上了门外的轿子,和刘炳一起进了皇宫。

    与此同时,李世民正在皇宫的御书房中一脸的迫不及待,而站在他身边的房玄龄则露出了一脸的苦笑。

    “陛下,老臣知道君无戏言,不过可否看在老臣的薄面上……”

    还没说完,李世民就伸手打断了他。

    “房卿家不必多言,朕自有主张。”

    听到他都这样说了,房玄龄只好低下头退到一边,心里暗暗叹息。

    “郑子文,你小子自求多福吧!”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