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二十五章 大婚进行时 下


    拜过堂之后,小茵茵便被崔卢氏接去内院了,而家丁丫鬟则招呼宾客入席,郑子文则跟着崔贵向前来赴宴的百官进酒。

    想到自己那“逢喝酒必醉,逢醉酒必发酒疯”的酒品,郑子文有些踌躇。

    看着他一动不动的样子,崔贵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子文,愣住干嘛,快给各位大人敬酒!”

    崔贵的一句话让郑子文回过神来,同时也提醒了他。

    “对啊,我现在穿越了,这具身体也不是我原来的身体,再说大唐的酒度数很低,喝酒应该不会那么容易醉吧?就算醉了我也不一定会发酒疯吧?”

    想到这里,他便端起酒杯,满脸笑容的就朝着宾客们走了过去。

    推杯置盏,开怀畅饮。

    郑子文忘了一点,酒量是和跟身体有关的没错,但酒品,却和是意识有关的,他穿越虽然换了身体,但意识却还是他原来的意识。

    于是,酒过三巡之后,他发酒疯了。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嘿嘿……斟满美酒让你留下来……嘿嘿嘿……”

    郑子文发酒疯和常人不同,就是喜欢唱歌跳舞,这个时候的他绝对是人畜无害的,但是,倘若这时有人试图阻碍他的话……

    “姑爷,您醉了,小的扶您回去休息。”

    “啊……打……”

    一声李小龙似的叫声过后,曹二狗倒在了地上。

    然后,继续……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贤侄……”

    这次上来的是有些喝高的吏部尚书刘大人。

    “哈杜根!”

    “啊,刘大人,刘大人您快醒醒!”

    地上躺着两个人之后,便没有人上来劝了,郑子文顿时跳了个尽兴。

    夜慢慢深了,出去上门赔礼道歉的崔贵黑着一张脸回府了,跟着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两人文士打扮的人。

    刚一回府,崔贵就看到郑子文拎着个酒壶在院子里摇摇晃晃的走着,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

    “竖子,你……”

    还没等他大骂出声,身后的一名男子便轻轻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崔爱卿,稍安勿躁。”

    “是!”

    崔贵一怔,然后便抱拳让开了一位置,让那名男子走上了前来。

    这名男子身穿白色书生长袍,还披着一件紫色的貂皮披风,尽显华贵,不是李世民又是谁?

    看到他上前,崔贵顿时大惊失色。

    “陛下不可,这竖子酒后失德,下手极重,微臣之前便吃了他的亏,倘若冲撞了陛下,微臣万死也难得其咎啊!”

    李世民一听,顿时哑然失笑,此时崔贵身后的另一人也开了口。

    “崔贤弟莫慌,圣人当初大破窦建德,百骑破十万,什么大阵仗没见过?不碍事的。”

    崔贵一回头,露出一脸的苦涩。

    “玄龄兄,怎么你也……唉……”

    看到李世民已经走过去了,崔贵叹了口气便跟了上去,心里暗暗祈祷郑子文别闹出事。

    而此刻的郑子文唱唱跳跳之后出了一身汗,酒也醒了三分,看到李世民朝自己走了过来,顿时举了一下酒壶,朝着他扬了扬下巴。

    李世民微微一愣,然后摇了摇头,郑子文一看,顿时叹了口气,自顾自的倒上一杯酒,一饮而尽。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他一边念一边往杯子里倒酒,再次喝下杯中酒之后便将酒杯随手一扔,站起身来。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四句诗一出,顿时把李世民三人震住了,特别是房玄龄,眼睛都瞪大了。

    而原本黑着脸的崔贵此刻脸上也有了红光,心里暗道:“这小子,终于给老夫长脸了。”

    就在这时,郑子文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只见他双颊酡红,却带着满脸的笑容,放声吟道:“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囧)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他的动作稍大,恰好这时起风了,夜风吹拂着他的长袍,衣袂飘飘,给人一种狂放和洒脱的感觉。

    房玄龄抚了抚自己的胡须,朝着崔贵笑道:“此子颇有才气,不过老夫并不认为这是崔贤弟选择他的理由。”

    崔贵还没说话,走过来的郑子文就接口了。

    “喂喂,我都听到了啊,老爷子,背后说人坏话可不好!”

    “老爷子?”

    房玄龄眨了眨眼睛,顿时笑了起来。

    “有意思,你可知老夫是谁?”

    郑子文一愣,然后仔仔细细,从头到尾的把他看了个遍,接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

    郑子文一转身,手指却指向旁边的李世民。

    “是他的管家!对不对?”

    房玄龄眨了眨眼睛,然后和李世民相视一笑,这才朝着郑子文点了点头。

    “不错,老夫正是他的管家!”

    说完两人再次相视一笑,默契十足,崔贵看着这君臣两人,眼里闪过一丝羡慕。

    但偏偏有人就喜欢破坏气氛。

    “哎哎,两个大男人在这里眉目传情,恶心死了,敢问老爷子贵姓?”

    “免贵姓房,叫我房管家即可!”

    郑子文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旁边的李世民,顿时朝着李世民咧开嘴笑了。

    “我知道你是谁了,你一定是人称房谋杜断中的房玄龄,房大人!”

    话刚说完,一旁的崔贵便立刻朝他喝道:“不得无礼,这位是……”

    不等他说完,李世民就挥手打断了他,然后朝着郑子文笑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那还不简单?”

    郑子文顿时得意的笑了。

    “人家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位房管家举止从容大气,除了房府不作他想!”

    崔贵的脸色有些难看,立刻喝止了他。

    “竖子休要胡言乱语,房大人的官职是中书令,你不要胡乱说话。”

    听到崔贵的话,郑子文顿时拍掌大笑起来。

    “岳父大人,您别看现在人家房伯伯和你同是正三品,等贞观三年二月的时候,皇帝就会封房伯伯作尚书左仆射了,到时候就比你大一级了,哈哈哈哈!”

    崔贵和房玄龄都愣住了,而李世民却露出了一脸的震惊。

    “这个郑子文,到底是何许人也?”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