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二十四章 大婚进行时 上


    郑子文对于大唐的繁琐的礼节是非常深恶痛绝的,他一直盼望着早点完事,但偏偏事与愿违,礼节这东西可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

    其他的倒是好说,只有一样郑子文怎么也适应不了,那就是——坐!

    俗话说得好,“站有站相,坐有坐样”,在大唐,上至将相勋贵,下至平民百姓,在正式场合要么站得笔直,要么就得坐得端正,故而命名其为“正坐”!

    正坐也就是跪坐,跪好之后得把上身挺直了,臀部坐在脚踝上,双手交叉放于膝上,眼睛不能四处乱瞟。

    这种坐法看起来是非常不错的,否则扶桑人也不会偷学了,唯一的缺点就是对于初学者来说太难受了,只坐了一小会,郑子文就受不了了。

    “不行啦,不行啦,我的腿已经没知觉了,啊,血液不流通,头好晕,我晕啦!”

    说完,“噗通”一声就倒在地毯上开始装死,谁叫也不理。

    复杂教授他礼仪的妇人看了看他,然后叹了口气,朝着他微微躬身行了一礼,便退了出去。

    待她一走,郑子文一个轱辘就爬了起来,一边捶捏自己的腿,一边拿起供桌上的梨大嚼。

    刚咬了两口又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本声,他连忙把啃了两口的梨放回原处,然后接着躺在地上装死。

    来人是崔卢氏,她是接到告状之后才来的,一进门就看到郑子文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心头顿时一慌,快步走了过去。

    “子文,快醒醒,来人啊,快来……咦?”

    正在叫人的崔卢氏忽然看到供桌上那个缺了一半的梨,再看看躺在地上的郑子文,眼睛虽然闭着,但睫毛却抖了好几下,她顿时明白了。

    这时曹二狗跑了进来,朝着堂中的崔卢氏作了个揖。

    “夫人有何吩咐?”

    刚说完便看到倒在地上的郑子文,顿时大惊失色。

    “呀,姑爷怎么了?”

    崔卢氏顿时微微一笑。

    “姑爷中邪晕倒了,你快去后院马厩接些马尿来,然后喂他服下他便会醒来了,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哦!是,小的马上去!”

    说着,便撒开脚丫子跑了出去,让正眯着眼睛偷看的郑子文暗暗叫苦。

    “你大爷的曹二狗,跑得这么快,等不及想要老子喝马尿是不是?还有崔卢氏,居然想出这么狠毒的主意来整老子,老子到底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恨什么仇什么恨什么……”

    正当他在心里不断的咕哝的时候,就听到一阵脚本声传了进来,只见曹二狗双手抬着一个海碗喘着大气就进来了。

    “禀告夫人,马尿来……来了!”

    来了你妹啊!老子平时叫你做事你也没这么效率吧?

    郑子文这下不敢装死了,他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然后长长的叫了一声:“啊……”

    叫完了之后才扭头四处看看,一副迷糊的样子。

    “这是哪?哦,是祠堂啊,我刚才这是怎么了?”

    崔卢氏顿时冷笑了一声,指了指供桌上被他啃过的梨。

    “你偷吃供品,引得先祖发怒了!”

    郑子文顿时“大惊失色”,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一副我被吓到了的表情。

    “这是谁吃的?难道是祖宗显灵了?”

    “哼!”

    崔卢氏不愿意继续看他装疯卖傻的样子,哼了一声便出去了,曹二狗则凑了上来,一副关心的模样。

    “爷,您刚才中邪了,可把小的急坏了,您看这是小的刚去接的马尿,大冷天的,您看,这马尿还在冒烟呢!”

    郑子文的脸顿时黑了。

    “果然还在冒烟,那你还不快趁热把它全喝了?”

    曹二狗:“……”

    崔卢氏前脚刚走,教授郑子文礼仪的妇人进来了,看着脸上洋溢着笑容的妇人,郑子文充满了悲愤。

    “太卑鄙了,居然搬救兵,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郑子文的苦日子一直持续到了大婚的当天才宣告结束,清早起来之后,便有一大堆的丫鬟妇人围着给他梳妆打扮。

    涂脂抹粉也就不说了,给老子头上戴花算是搞什么鬼?

    对于他们的审美,郑子文已经无力吐槽了,大男人涂脂抹粉也就是大唐这些家伙了。

    但没办法,只能入乡随俗了。

    不过这些都是旁枝末节,郑子文最在意的还在这次婚礼的主角——五岁的崔茵茵。

    大唐反对晚婚,到了年龄还不家的女子,官府就要找个剩男把她给嫁了,但却没有早婚的处罚,简单来说就是支持早婚,制裁晚婚。

    五岁的新娘,这让郑子文内心充满了矛盾和罪恶感,无奈崔老爷一意孤行,他也只能认了。

    “我是被哔无奈啊!”

    穿戴整齐之后就得出去迎接宾客了,郑子文老老实实在站在崔贵旁边,做一个合格的应声虫。

    “贤婿,这位是吏部的刘大人。”

    “刘大人好!”

    “好好!贤侄真是一表人才!”

    “刘大人过奖了,里边情!”

    当然,也有插不上话的时候。

    “贤婿,这位的户部的张大人,乃是老夫的同僚。”

    “崔大人客气了,下官实不敢当,崔大人慧眼识珠,郑小相公一表人才,将来一定鹏程万里!”

    “多谢吉言,里边情!”

    当太阳挂在天空的中央时,就听到院里传来一声吆喝声:“吉时已到!”

    声音有些像曹二狗的,郑子文老远就听出那声音中贱气四射。

    遗憾的是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都没听出来。随着这声吆喝声,众人便一齐涌到正堂。

    在上百人的围观下,郑子文红着脸牵着崔茵茵的手拜了天地,然后给崔贵两口子奉上茶,算是正式结为夫妻。

    突然多了一个五岁的小媳妇,郑子文百感交集。

    “这次是真的当了擒兽了!”

    想起周围宾客的目光,郑子文心头微微一动,仔细回想起来,那些目光似乎并不是在鄙视,而是饱含着各种羡慕嫉妒恨。

    他顿时拍了一下巴掌。

    “我明白了!”

    他忽然想到当初冬儿和他提到过,现在的大唐勋贵都以娶五姓女为荣,更何况他娶到的还是崔家的嫡女。

    简直就是羡煞旁人啊有木有?

    有一点郑子文还不知道,小丫头可是李世民内定的儿媳妇,有资格当太子妃的女子,身份那是何等尊贵?

    不过,是福是祸就很难说了。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