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十八章 贤婿


    自从上次崔卢氏来北苑,已经过去了一周。

    在这一周的时间里,郑子文发现崔卢氏似乎真很不待见他,每天都是让夏儿来把装着氧气的瓦罐拿走,就连秋儿和夏儿也是每次一看到他,就红着脸避开了。

    “我只是屋子里造造小人,用得着这么对我么?”

    这件事就连下午刚回府的崔贵都知道了,刚用过晚饭,他就把郑子文叫到了正堂。

    “啊哈,子文呐,我听夫人说了,你小子这段时间行为不检,还不过来让我打几下?”

    打你妹啊!我玩自个老婆关你们毛事啊?

    虽然郑子文心里很不爽,但还是堆出了一脸的笑容。

    “伯父说笑了,伯父此番回府可是有何要事在身?”

    嘴里说得好听,实际他心里想的是:有事赶紧办事,办完了赶紧滚蛋,少在老子面前瞎哔哔!

    但事不如意,崔贵微笑的捻了捻自己的胡须,微笑的点了点头。

    “这不是快过年了嘛,圣人已经准了老夫三个月的假,呵呵……”

    看着笑容灿烂的崔贵,郑子文顿时翻了一个白眼,心里暗自冷笑。

    “呵呵你妹啊,李世民那猴精能准你的假恐怕是看你不顺眼了,让你回来就是眼不见心不烦,你还呵呵,老子也是醉了。”

    但这话也就是在心里想想罢了,表面上他却笑容满面的朝着崔贵拱了拱手。

    “原来陛下如此器重伯父,只不过小子有一事不明,请伯父指点。”

    崔贵微微一笑,摆了摆手。

    “但说无妨!”

    郑子文这才点了点头。

    “伯父乃是户部尚书,公务繁忙,若是告假三个月,此去长安数百里,倘若户部有要事,伯父岂不是鞭长莫及?”

    说完之后,又朝崔贵拱了拱手。

    郑子文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直白了,以崔贵这样的老油子应该听得懂。

    崔贵当然听懂了,他摇摇头笑了笑,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郑子文一眼,然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贤侄此言差矣,老夫为官十五载,虽政绩平平,却也无甚大错,无需多虑。”

    好吧,郑子文现在明白了,这崔贵其实在朝里就是一个打酱油的,属于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的那种。

    我特么真的想多了啊!

    还没等他露出泄气的表情,崔贵已经一边拍着他的肩膀一边大笑起来。

    “贤婿如此为老夫着想,老夫甚是欣慰啊,哈哈哈哈,老夫看人是不会看错的,哈哈哈哈……”

    “伯父严重了……呃……”

    说了一半才发现哪不对,一开始不是说贤侄的么?怎么变成贤婿了?

    难道是我听错了?

    他眨了眨眼,然后很认真的看着崔贵。

    “贤婿?”

    “对啊!”

    崔贵很开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捻着自己的胡须笑了。

    “老夫从不轻视寒门读书人,贤婿尽管放心,再说了,若是贤婿娶了我的女儿,自然也不算寒门了嘛,哈哈哈哈!”

    这也算“不轻视寒门”?

    关键重点还不是这个,感情自己真的没听错啊!

    郑子文努力的咽下一口唾液,然后小心的问道:“那个……伯父,不知道您有几位千金?”

    “嗯?”

    崔贵一愣,随即再次大笑起来。

    “贤婿真是风趣,老夫自然只有茵茵这一个宝贝女儿,如今许了你,一会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哈哈哈哈!”

    一家人你妹啊,哈哈你妹啊!

    五岁的女儿你就拿出来嫁人,你还是不是人啊?

    不对!

    郑子文很快就意识到,如果这事成了,被骂不是人的肯定不是崔贵,而是自己。

    连五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真特么不是人,呸!

    一想到这里,郑子文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伯父,此事还得从长计议,茵茵如今才刚满五岁……”

    “啪!”

    还没说完,只见崔贵猛的一拍桌子,大喝了一声。

    “郑子文,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做过的事就不想负责了?”

    负责?老子做了什么啊?

    郑子文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看着他的样子,崔贵越发愤怒了,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衣襟,把他拽了过去。

    “当中你当着崔府上下几十号人的面,对茵茵做出那般无礼之事,如今你还想狡辩?”

    郑子文明白了,但他觉得自己更冤屈了。

    “伯父,当时我也是为了救茵茵,你可不能冤枉我!”

    “哼!”

    崔贵撇了撇嘴,松开了他的衣襟,然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若不是你救活了茵茵,做出了那般无礼之事,老夫岂能饶你?现在你还敢嫌弃茵茵?”

    郑子文顿时张大了嘴,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

    “呃……伯父,小子不是嫌疑茵茵,只不过茵茵才五岁,若说她长大了……”

    听到郑子文的话,崔贵顿时笑了。

    “贤婿无需担心,婚姻大事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已经挑好了良辰吉日,你和茵茵先成亲,等茵茵及笄之年再行周公之礼也不迟嘛,哈哈哈哈!”

    不迟你妹啊!哈哈你妹啊!

    郑子文觉得这事必须得挣扎一下,不让就真得要当擒兽了。

    “那个……对了,伯父,小子之前已经说了,以前的事笑的都忘了,或许小子在永州已经有了妻室……”

    话没说完,就被崔贵打断了,只见他微微一笑,然后摆了摆手。

    “子文不必多虑,老夫已经派人去过你的老家啦,你从小是被你叔公养大的,而你前年才刚刚及笄,故而没有妻妾。”

    说完还微笑着捻了捻自己的胡须,一副一切尽在我掌握的样子。

    这下郑子文真的懵哔了。

    从清河到永州,哪怕骑着快马最少也需要一个多月才能跑个来回,这么说,也就是他刚进崔府没几天崔贵就派人去查他的底细了?

    太奸诈了!

    不过想想也正常,毕竟人家崔家可不是一般人家,作为唐朝的大士族,查清一些可疑人物的底细也是合理的。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自己不用叫一个不认识在人做爹,这算是唯一值得欣慰的事了。

    不过,郑子文还是露出了一副伤感的表情。

    “我还有一个叔公么,他老人家现在还好吗?”

    郑子文一边说这,一边擦拭了一下眼角,他觉得自己的演技其实就算拿一个小金人完全没问题。

    只见崔贵点了点头。

    “你叔公身体很好,而且十分豪爽,听说了你的事之后,还让人代写了一封信。”

    说着,便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封信来,郑子文接过信一看,顿时懵哔了。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