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十七章 尴尬的崔卢氏


    看着小丫头蹦蹦跳跳的推开门进去了,崔卢氏笑着摇了摇头。

    “唉,这丫头,对她爹都不曾这般依赖,不过如此也好,免得将来……”

    崔卢氏正在想着事,忽然又看到小丫头又从郑子文的房间了出来了,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茵茵,怎么啦?是不是郑子文没回来?”

    看着她沮丧的样子,崔卢氏笑了笑,然后端起茶喝了一口。

    小丫头摇了摇头,然后崛起一张小嘴。

    “大马哥哥太坏了,他和冬儿姐姐躲在里面玩骑大马,只让冬儿姐姐骑,不让茵茵骑……”

    崔卢氏:“噗……”

    刚喝进嘴里的茶一下就喷了出来,两边的脸一下就红透了,崔卢氏自己都感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

    “咳咳……这个郑子文太不像话了,咳咳,大白天的就……就这般胡来,呸!”

    说完还啐了一口,她身后的两个丫鬟,夏儿和秋儿也是红着脸,一边拼命的忍着笑,一边给崔卢氏捶背顺气。

    而小丫头崔茵茵却抬起了头,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一脸的好奇。

    “冬儿姐姐看起来好高兴的样子,骑在大马哥哥的肚皮上,还一直叫好舒服,这是为什么呢?”

    “咳咳……”

    崔卢氏顿时咳得更厉害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小丫头解释,于是她抬起头来,却发现两人已经偏过头去肩膀抖个不停,一看就知道在偷笑。

    “这个……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但是茵茵现在就想知道。”

    “呃……”

    正当她有些焦头烂额之际,却见郑子文一边系着腰带一边小跑的就过来了,几个呼吸间就到了她的面前。

    “嘿嘿,伯母你来了……”

    还没等他说完,只见崔卢氏猛的一拍桌子,怒喝一声。

    “郑子文,你知不知罪?”

    郑子文看着俏脸通红的崔卢氏,还有她身前撅着嘴的小丫头,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不过这时候承认是不行的,于是他眨了眨眼,露出一脸的茫然。

    “小子不太明白,请伯母明示。”

    看着他一脸茫然的样子,崔卢氏立刻就知道他在装傻充愣,愈发羞怒,再次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你自己心里明白,再敢装傻充愣就别怪老身动用家法了!”

    郑子文顿时一缩脑袋,崔卢氏都用“老身”来自称了,看来是准备动真格的了。

    崔家的家法只有一种,就是杖责,而杖责的结果只有两种,要么打死,要么打个半死。

    无论是那一种,都是郑子文不愿意解接受的。

    不过这事并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看着正撅着嘴的小丫头,郑子文心头一动,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

    “哎呀,这不是最最聪明可爱的小茵茵吗?”

    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抚摸了小丫头的脑袋几下。

    小丫头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撅着嘴转过了头去。

    “茵茵不要理你,你只让冬儿姐姐骑大马,不让茵茵骑。”

    “呃……”

    原来是这个原因,看着身边那脸上阴云密布的崔卢氏,郑子文脑门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

    “那个……茵茵啊,小孩骑大马都是在外面骑,只有大人喜欢在屋子里骑大马的。”

    小丫头顿时眨了眨大眼睛,转头问自己的母亲。

    “娘,你和爹也喜欢在屋子里骑大马吗?”

    一听这问题,郑子文差点举起了大拇指,小丫头举一反三,干得好!

    崔卢氏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再次狠狠瞪了郑子文一眼。

    “呸!”

    啐了郑子文一口,崔卢氏红着脸没有解释,只是轻轻的摸了摸茵茵的小脑袋。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茵茵我们回去吧。”

    她现在最想的就是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她坐立不安,尴尬无比的地方。

    但小丫头却不太配合。

    “可是,可是娘你还没告诉茵茵,为什么冬儿姐姐会一直叫好舒服。”

    崔卢氏顿时一转头,两只锐利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郑子文。

    “子文,你来说,要是说不好小心家法!”

    “呃……”

    面对家法的威胁,郑子文只好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的捏了一下小丫头的脸蛋。

    “茵茵,你想呀,你第一次玩骑大马的时候是不是特别高兴,比现在还高兴?”

    小丫头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郑子文顿时笑了。

    “这就对了嘛,你冬儿姐姐也是这样。”

    这下子小丫头满意了,高高兴兴的跟着崔卢氏离开了,看到她们走远了,郑子文顿时叹了一口气。

    “好险啊,差点挨板子,这么大的危机就这样被我化解了,我真是一个机智的少年啊!”

    他一边擦掉头上的虚汗,一边回了屋子。

    关上了房门之后边坐到了床边,看着把整个人都藏在被窝里的冬儿,他顿时笑了起来。

    “好了,冬儿,出来吧,人都走啦,别闷坏了。”

    冬儿紧紧的把自己捂在被窝里,裹成一团。

    “呜呜……都怪你,这下人家没脸见人了。”

    “哈哈!”

    一听这话,郑子文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茵茵刚才还在问崔伯母,说为什么你会一直叫好舒服,崔伯母的表情可精彩了……”

    “啊!”

    冬儿一听,大叫了一声就掀开了被子,然后一下子扑到了郑子文的身上,粉拳如雨点般落到了他的身上。

    “连夫人都知道了,呜呜……都怪你,都怪你。”

    郑子文连忙一边招架一边求饶。

    “是是是,都怪我好不好,哎,差不多就行了,再打我还手了……看我百发百中穿心龙爪手,我抓!”

    “呀,讨厌……”

    “嘿嘿!”

    两人又闹了一会,郑子文才走出了房间,刚出了侧门就看到边上站的直挺挺的曹二狗。

    “二狗,你在这傻站着干嘛,我让你做的事做了没有?”

    曹二狗摇了摇头。

    “刚才夫人走的时候让人把罐子带走了,而且还让我告诉你,晚上的时候不用去了,她不想看到你。”

    “呃……”

    郑子文捏了捏自己的鼻子,表情有些尴尬,看到曹二狗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顿时恶狠狠的等了他一眼。

    “看什么看?既然没事了还不快去厨房准备点吃的,不知道爷我闭上眼就要睡觉,睁开眼就要吃饭吗?”

    刚说完就意识到这个说法似乎用在自己身上有些不妥,恼羞成怒的他一脚就踢了过去。

    “还不快去!”

    “是!”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