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十六章 人心险恶


    刘屠夫也是个圆滑世故的家伙,面对前来找茬的郑子文,二话不说直接就给跪了。

    “郑爷,以前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小的一马吧,小的给您磕头了。”

    说完,很光棍的磕了三个响头。

    郑子文满意了,他觉得自己的气儿已经顺了,正当他打算离开时,却看到曹二狗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然后一松手,钱袋“啪”的一下就掉到了刘屠夫的面前。

    郑子文愣了。

    刘屠夫也愣了。

    过了一会,刘屠夫才捡起来地上的钱袋,腆着笑脸用双手捧着钱袋还给曹二狗。

    “爷,您的钱袋。”

    曹二狗顿时裂开了嘴,露出两排有些发黄的牙齿。

    “狗东西,敢偷老子的钱,给我打!”

    顿时,四个家丁一拥而上,对着跪在地上的刘屠夫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哎哟……别打啦……冤枉啊……”

    场中战况激烈,曹二狗身先士卒活跃异常,郑子文叹了口气,然后搂住了还在发愣的冬儿。

    “冬儿你看到了没有,这就叫做人心险恶,唉,这世道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快回去吧。”

    冬儿:“……”

    虽然她很早以前就知道人心险恶的道理,但却没想到会险恶到这个地步,她决定以后离曹二狗这个家伙远点。

    曹二狗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嫌弃了,此刻他正喘着粗气手脚并用的往刘屠夫身上招呼着。

    “让你偷老子的钱,让你得罪我家郑爷,让你长得丑……”

    “哎哟……啊……”

    刘屠夫虽然常年从事杀猪,练就了一副强健的体魄,但在曹二狗等人的拳脚相加之下,很快就蔫了,那杀猪一般的嚎叫声也越来越小。

    郑子文本意只是想教训他一下,出一口恶气,并没有想过要取他的性命,于是便叫住曹二狗。

    “嘿,二狗,行啦,该回府啦!”

    “是,郑爷!”

    曹二狗一听立刻就停了下来,看着已经转身离开的郑子文,他又狠狠的在刘屠夫身上踢了一脚。

    “呸,你个怂货,今天你二爷先饶你一命,如果不服尽管去官府告我,我们走!”

    看着带着几个家丁大摇大摆离开的曹二狗,躺在地上的刘屠夫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然后朝这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我呸,狗仗人势的东西……”

    他一边嘀嘀咕咕的咒骂着,一边回了自己的肉摊,在回到自己肉摊的那一刹那,他顿时震惊了。

    原本满当当的肉摊子如今竟然只剩下几块剃光了肉的大骨头!

    原来,在他被曹二狗按在地上狠揍的时候,肉摊上的肉就被那些看热闹的人给顺走了。

    看着空空如也的肉摊,刘屠夫顿时一屁墩坐倒在地,嚎啕大哭。

    “呜哇……这猪我花了几百文钱买的,你们一点都没给我留哇,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啊……”

    遭到了身心摧残的刘屠夫哭得伤心欲绝,而已经回到崔府的郑子文却笑得十分开心。

    “哈哈哈哈,冬儿你没看到,当时二狗他们在揍刘屠夫的时候,我就看到有几个人在那里偷他的猪肉,哈哈……”

    冬儿顿时瞪大了眼睛。

    “有蟊贼?你当时为何不提,也好让我把他们都抓去见官。”

    郑子文一边笑一边摇头。

    “这是劫富济贫啊,再说了,我就是瞧那刘屠夫不顺眼,当初他不由分说就赶了我出来,还昧了我十几文房钱。”

    看着愤愤不平的郑子文,冬儿顿时掩嘴偷笑。

    “嘻嘻,我看哪,最主要是原因还是他昧了你的钱对不对?”

    郑子文顿时坏笑一声就把冬儿扑倒在床榻上。

    “哎哟喂,我的冬儿真聪明,来让爷好好赏你……”

    冬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咬着嘴唇挣扎道:“这大白天的……”

    郑子文毫不在意的一摆手。

    “大白天怎么啦,爷就喜欢大白天,敞亮!”

    冬儿羞得头都抬不起来,声音也越来越小。

    “那……那爷你把门……关上……”

    “好咧!”

    郑子文蹦下了床,“啪”一声关上了门,然后两步并作一步,一下子就蹦了上去。

    “美人儿,我来啦!”

    “门……没锁……”

    “不管了,来吧!”

    “爷,轻点……啊……”

    随着一声娇呼声,整个房间都变得春意盎然起来,而在另一边的崔卢氏却有些郁闷。

    她发现自己这个原本就很难对付的闺女,自从被郑子文这个家伙教过之后,现在更难对付了。

    “娘,茵茵要听故事。”

    “好呀,茵茵要听什么故事呀?”

    “茵茵要听诸葛亮叔叔草船借箭的故事!”

    “……”

    “娘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不知道啊,大马哥哥说不知道就要多读书,娘你应该多读书。”

    “……”

    她好歹也是一个名门闺秀,少女时代的老师也是当今大儒,居然被女儿认为读书少,崔卢氏有些挂不住。

    “茵茵,讲故事多没意思呀,娘唱歌给你听好不好,杨柳青青著地垂……”

    “娘,这个不好听,茵茵要听两只老虎……娘你为什么又不说话了,那茵茵唱给你听吧,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崔卢氏顿时产生了一种浓郁的挫败感。

    而小丫头把《两只老虎》唱完之后,立刻就兴高采烈的拉着她往前走。

    “娘,大马哥哥还会唱白龙马,我们一起去让他唱给你听好不好?”

    看着自己闺女一副急于分享的样子,崔卢氏微笑着点了点头。

    母女俩就可以慢慢的朝这北苑的方向走了过去,刚进北苑就看到了蹲着门口捧着个罐子的曹二狗。

    他看到崔卢氏以后,立刻朝着她点了点头。

    “小的北苑管事曹二狗,奉郑爷的命令收集阳气,无法起身拜见夫人,请夫人恕罪。”

    崔卢氏一听,顿时微笑着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你好好做就是,做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曹二狗顿时大喜。

    “谢夫人。”

    崔卢氏进了院子之后,就在院中的石桌上坐了下来,旁边的丫鬟立刻就把茶水都端了上来。

    小丫头早就等不及了,朝着郑子文的房间冲了过去。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