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十五章 狗腿子的正确用法


    曹二狗走了,跟在郑子文的背后屁颠屁颠的走了,而跟随着他的是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刹那间,他觉得这两天的担惊受怕都得到了回报。

    “值,太值了!”

    正当他兴奋莫名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郑子文的声音。

    “什么太值了,别瞎哔哔了,端上罐子跟我走!”

    “是,郑爷!”

    看到门口的郑子文后,兴奋的曹二狗立刻变得低眉顺眼,端起倒扣在小盆里的瓦罐就跟了上去。

    到了南苑,门口的夏儿看到他之后顿时笑了起来。

    “郑公子你可来了,夫人让我在这等你,跟我来吧。”

    郑子文点了点头便跟了上去,进了院子之后,他便从曹二狗的手里接过瓦罐,然后让他在外面等着,自己则和夏儿一起进了屋子。

    刚走进去,就听到了崔卢氏有些焦急的声音。

    “子文啊,你过来看看,这法器是不是坏了?”

    法器?

    郑子文愣了一下,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昨天他色迷心窍,所以离开时什么都没交代,崔卢氏可能以为能够缓解她病情的是这个罐子了。

    “伯母,您误会了,这瓦罐并不是什么法器,能够缓解您病情的是这个罐子里面的氧气。”

    听到他的解释,崔卢氏顿时白了他一眼。

    “你这孩子,别以为我不懂,我和城外道观的道长熟得很!”

    “呃……”

    正在郑子文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崔卢氏就朝他摆了摆了手。

    “行啦行啦,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法器里面的什么气只能用一次吗,你手里那个是新的吧,快点拿过来。”

    郑子文顿时露出了敬佩的表情,一边把罐子翻过来一边开口道:“伯母英明,子文佩服。”

    崔卢氏白了他一眼,直接凑近瓦罐开始深呼吸起来。

    大概进行了十几次深呼吸之后,崔卢氏便从郑子文的手里接过瓦罐,直接倒扣回水盆里,然后才抬起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这样就行了吧?”

    这次郑子文是真的服了,没想到崔卢氏的观察力这么敏锐,他顿时伸出一个大拇指。

    “伯母英明,不过罐子里氧气的浓度已经很稀薄了,最多只能再使用一次。”

    崔卢氏点了点头笑道:“一次也是好的,对了,外面等候的是什么人?”

    郑子文微微一笑,然后指了指地上的瓦罐。

    “是我找的帮手,这罐氧气就是他提取的,所以我打算……”

    “要人是吧?”

    崔卢氏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以后这样的小事你自己决定就好,不用专门来告诉我,夏儿,明天挑几个下人送到北苑去。”

    “是!”

    崔卢氏点了点头,然后端起来身边的茶杯,送到嘴边抿了一口。

    郑子文知道这是“端茶送客”了,于是他站起来朝着崔卢氏躬身行了一礼。

    “伯母,那我就先行告退了。”

    说完便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

    “差点忘了,伯母,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把院子里的月季花全部摘掉,这样的话您的病也许会好得快一些,我就先告退了。”

    崔卢氏顿时面色一动,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郑子文这才退了出去,然后叫上曹二狗返回北苑。

    回去之后郑子文就发现冬儿早已经为他准备好了热水,这让他心里热乎乎的。

    洗完澡之后,郑子文就把卖身契交还给了冬儿,这让冬儿一下子有些手无足措,眼泪“唰”的一下就出来了。

    “公子,你不要我了吗?”

    郑子文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帮她擦掉眼角的泪水。

    “傻丫头,我是怕自己不小心把它丢失了,还是交给你比较放心。”

    冬儿顿时沉默了,一双大眼睛里满是复杂的神色。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郑子文感觉这一晚上的冬儿特别主动,特别热情。

    于是,第二天早上他起不来了。

    值得庆幸的是,很快夏儿就过来告诉他,因为夫人身体好转,正在带崔茵茵,所以他不用去了。

    郑子文决定享受一下这个难得的空闲。

    用过午饭之后,他便叫上了冬儿还有曹二狗以及几个家丁,浩浩荡荡的出了崔府。

    街道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热闹,过往行人络绎不绝,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郑子文搂着冬儿走在街上,前面有两个家丁开道,后面有两个家丁断后,中间还有曹二狗负责策应,充分享受了一把“路霸”的感觉。

    突然,郑子文停下了脚步,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颇为擅长察言观色的曹二狗立刻就发现了郑子文的异常,连忙凑了过来。

    “郑爷,可是有什么事?”

    郑子文顿时咧开嘴笑了,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

    “没事,只不过碰到老相识了,二狗,看到前面那个满脸横肉的屠夫没有,待会看我眼色行事。”

    “好咧。”

    曹二狗顿时露出了一脸的阴险。

    “敢得罪咱们郑爷,他这是老寿星吃砒霜——活腻了。”

    看着义愤填膺的曹二狗,郑子文顿时眨了眨眼睛。

    “我觉得现在的你特别像狗腿子。”

    曹二狗顿时笑了。

    “爷,您错了,我不是像,我就是您的狗腿子。”

    郑子文:“……”

    郑子文觉得和这个逗比多说一句都是浪费口水,他直接走到了前面的卖肉摊上,朝着刘屠夫露齿一笑。

    “哎呀,这不是刘叔吗?好久不见啦!”

    刘屠夫抬头一看,就发现了站在他面前的郑子文,顿时两眼一瞪。

    “原来是你小子,你……”

    话还没说完,只见曹二狗“噌”的一下就窜了过去,然后“啪”一巴掌就甩在了刘屠夫的脸上。

    声音清脆响亮,余音袅袅。

    “你个瞎了眼的狗东西,这是咱们崔府的郑爷,是你可以顺便乱叫的吗?”

    挨了一巴掌的刘屠夫顿时懵了。

    “崔府?郑爷?”

    话音刚落,只见曹二狗又跳了起来,“啪”的一巴掌又甩在了他的脸上。

    “狗东西,难道郑爷还会有假的,我打死你个不开眼的东西。”

    说着又跳了起来,“啪啪”两巴掌又抽了上去。

    挨了几巴掌之后,刘屠夫终于明白郑子文是来寻仇的了,但崔府可不是他敢得罪的,因此他直接服软了。

    只见他“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