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十章 严酷的奴婢制度


    崔茵茵的落水事件像是一颗投入湖中的巨石,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

    首当其冲的就是崔茵茵的五个丫鬟,崔卢氏认为正是因为她们几人的失误才造成了崔茵茵的落水,要不是冬儿把责任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四个小丫鬟已经被活活打死了。

    郑子文在崔府算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因为崔贵夫妇俩的另眼看待,他在崔府里更像是一个客人,而不是一个下人。

    因此直到现在,他才算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崔府对下人的严酷。

    四个小丫鬟已经被送出崔府卖掉了,而冬儿则会在七天之后公开杖毙。

    小丫鬟们被卖了出去,也只是从崔府的下人变成其他府的下人而已,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郑子文并不是太在意,但冬儿要被活活打死这样的事情,却是郑子文无法接受的。

    随着秋儿的诉说,郑子文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看着面前已经泣不成声的秋儿,他“砰”的一拳就打在了凉亭的柱子上。

    “太残忍了!”

    唐朝在这个时代属于世界最强大的帝国之一,但这个封建社会发展到顶峰的朝代也有着黑暗的一面——奴婢制度。

    正因为它是封建等级制度和奴隶制度的结合产物,所以这个被写入《唐律》的制度有着它异常严酷的一面。

    奴婢属于最下等的“贱民”,是主人的财产,生死都掌握在主人的手里,崔卢氏想要如何处置冬儿,完全取决于她自己的意愿。

    面对这样的困境,秋儿“噗通”一声,再一次跪倒在地,伸手拉住了郑子文衣裳的下摆。

    “郑大哥,我知道您有能耐,求你救救冬儿吧。”

    看着泪流满面的秋儿,郑子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扶起了秋儿。

    “唉,你先起来吧,昨天我已经见过夫人了,一看就知道是非常厉害的人物,想从她手底下救冬儿谈何容易!”

    秋儿一听愈发绝望,哭得更厉害了,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姑娘,郑子文有些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别哭了,不是还有五天时间吗,我会想办法的,对了,你之前是跟着夫人的吧,平日夫人都在做什么?有什么兴趣爱好?”

    秋儿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梗咽的说道:“夫人平日比较喜欢赏花,不过一个月前气疾犯了,咳得厉害,平时都在屋子里歇着。”

    郑子文顿时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来了一个多月了,昨天才第一次见到夫人。”

    秋儿也点了点头。

    “是的,夫人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睡好觉了,脾气也很差,昨天还和老爷顶了嘴……”

    说到这里她突然捂住了嘴,左顾右盼,然后朝郑子文恳求道:“郑大哥,这话你不能告诉别人,否则我会被活活打死的。”

    郑子文微微一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你赶紧回去吧。”

    “嗯,谢谢郑大哥。”

    秋儿擦着眼泪离开了,留下郑子文一个人在凉亭发愣。

    “夫人居然有气疾,不会是哮喘吧?那可不得了……等等!”

    忽然他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似乎抓住了什么。

    “哮喘在这个时代很多人都没办法,但如果我想法治好夫人的病,不就可以借机向她求情了么?”

    想到这里,他顿时高兴起来,开始补充完善自己的想法。

    “吸氧似乎对哮喘有缓解作用,嗯,可以试一试,不过制氧有些麻烦……”

    他边走边想,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水池的边上。

    现在正是下午两点,阳光直射进了水池里,池子里的水很清澈,可以清楚的看到红色的鲤鱼在水里游来游去。

    池底是一片绿油油的水草,正随着水流摇来晃去,在阳光的照射下,冒出一个个的小水泡。

    “咦?有了!”

    郑子文忽然一拍巴掌,并哈哈大笑起来。

    含有叶绿体的植物都能进行光合作用,郑子文不需要纯氧,水草产生的氧气就够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池子里的水实在太冷了,他实在是不想下去,就在这时他想到了一个人——曹二狗。

    晚饭过后夜幕就降临了,除了巡夜的家丁,所有人都回房歇息了,而就是这个时候,西苑的一间屋子就响了起了急促敲门声。

    “咚咚咚!”

    “谁呀?”

    “是我,郑子文,让曹二狗给我出来!”

    话音刚落,屋子就想起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似乎还有人滚下了床。

    不一会门就开了,一个尖嘴猴腮的脑袋伸了出来,不是曹二狗又是谁?

    只见他一脸的凄苦,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冤屈。

    “郑爷,是不是谁告了我的黑状,苍天啊,小的发誓没有说过您一句坏话,郑爷您可不能冤枉好人……”

    郑子文面色一黑,立刻打断了他。

    “行了行了,我找你有事,而且你也不算是好人!”

    曹二狗顿时面色一变,露出一脸的谄媚:“郑爷找小的有何吩咐?”

    郑子文一把拉住他的手就往外走,曹二狗被拉得一个踉跄,却还是陪着笑脸。

    “郑爷,您看是不是让我穿件衣服?”

    郑子文不为所动,头也不回的拉着他继续往前走。

    “不用,反正过一会还是要脱的。”

    曹二狗一听,顿时面色大变,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

    “郑爷……郑爷啊,我还没成家呢,您饶了我吧!”

    “少废话,又不是要你的命,顶多有点难受而已。”

    曹二狗顿时叹了口气,一脸的悲苦。

    “唉,罢了罢了,也许是命当如此,只希望郑爷怜惜,轻一点,小的怕疼……”

    郑子文越听越不对劲,等到了池塘边上才反应过来,顿时勃然大怒。

    “曹二狗你大爷的,居然敢把老子当玻璃,看老子的佛山无影脚,喝!”

    “啊!”

    只听“噗通”一声,曹二狗就被揣进了池塘,紧接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扑腾声,一时间水花四溅。

    过了好一会,曹二狗才爬上岸来,浑身冻得直打哆嗦。

    “小……小的误会了郑爷,实在是该死,郑爷您有事尽管吩咐,小的一定……一定办得妥妥的。”

    郑子文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前面的水池。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让你下去捞点水草,记得别弄坏了,我有用。”

    曹二狗:“……”

    看着曹二狗还在发愣,郑子文再次怒了,一脚就把他踹了下去。

    “磨磨叽叽的,给老子下去吧!”

    “啊!”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