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八章 文曲星和牛头马面


    郑子文动手打了崔贵这个朝廷命官,在这个等级森严的时代是异常严重的,轻则流放重则斩首。

    他当然知道崔贵不会真的斩了他,毕竟自己救了对方的女儿,但碍于面子,崔贵也一定不会让他轻松过关。

    而当小丫头的哭声响起时,郑子文就知道得救了。

    崔尚书很惧内,这个事就连崔府的下人都知道,郑子文自然也是知道的,但亲眼见到还是第一次。

    看着被揪着耳朵拉出去的崔贵,郑子文有些瞠目结舌,不过既然正主已经走了,他自然不用再继续装死了。

    刚坐起身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哇,大马哥哥活过来了!”

    看着眼角还挂着泪水的小丫头,郑子文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茵茵,你怎么来了?”

    小丫头咬了咬手指,看起来萌萌哒。

    “他们说父亲要惩罚大马哥哥,所以茵茵就和母亲说父亲喜欢上了一个漂亮的姨母。”

    郑子文:“……”

    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而看到他没说话,崔茵茵顿时眨了眨自己那双漂亮的大眼睛。

    “大马哥哥,茵茵这个算不算大哥哥讲的围魏救赵?”

    郑子文:“……”

    这已经不单单是围魏救赵了,郑子文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一个运算公式。

    “无中生有”“釜底抽薪”“围魏救赵”=“连环计”。

    举一反三啊有木有?

    这小丫头太妖孽了,自己只不过把三十六计中的几个典故当成故事讲给她听,没想到她居然记住并付诸于行动了,她真的只有五岁吗?

    得徒如此,师复何求啊!

    郑子文的脸上顿时洋溢着“吾心甚慰”的模样,他点了点头,再次轻轻的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

    “茵茵,大马哥哥再教你什么叫做隔岸观火……”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崔贵就带着崔安奔赴长安了,据说是皇帝急招,因此走得十分匆忙。

    但郑子文却很高兴,因为这一次他总算是顺利过关了,而且他发现崔卢氏看他的眼光很慈祥。

    当然这并不算什么,令郑子文感到奇怪的是,他发现下人们看他的目光也有些不一样,难道这是错觉?

    郑子文很快就有了空闲。

    由于崔茵茵受了惊吓,崔卢氏专门找了神婆在傍晚的时候给小丫头叫魂,所以下午的时候就没他什么事了。

    而当他返回住处的时候,却看到一群家丁丫鬟围在那里,其中一个人正在绘声绘色的说着。

    “告诉你们,这可是真真的,我曹二狗敢对天发誓!”

    好奇心大起的郑子文顿时停住了脚步,打算听听曹二狗准备说什么。

    “当时我离得最近,只见郑爷猛的一吸气,嘶,顿时阴风阵阵!”

    “……”

    郑子文顿时一头的黑线,还“阴风阵阵”,当老子是黑风老妖不成?

    他算是明白了,这曹二狗就是在瞎扯淡!

    但他并没有离开,他打算继续听他扯,看曹二狗究竟能扯到什么地步。

    “当时小姐都已经断气了,说白了就三魂七魄都飞啦,郑爷这一口气,一下子就把小姐的魂魄给吸了回来,然后又从小姐的嘴里送回去,小姐这才死而复生。”

    曹二狗把自己的胸牌拍得“砰砰”响,一脸的信誓旦旦。

    “我离得最近,看得真真的!”

    众人纷纷点头,一脸的“确实是这样”的表情。

    当然,也有唱反调的,只见一个身穿瘦削的家丁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二狗哥,你说的太离谱了吧,郑爷有这么厉害吗?”

    受到质疑的曹二狗随即大怒,一巴掌就扇到了他的脑袋上。

    “你懂什么,在小姐出事的前一天,我亲眼看到郑爷在屋子里请神!”

    “请神?””

    曹二狗猛的点了点头,露出了回忆的神色。

    “当时郑爷叫着什么万吐死佛,又唱又跳的,不是请神是什么?”

    旁边的一个家丁也点了点头。

    “没错,昨天下午,我路过的时候也听到了。”

    得到旁证的曹二狗更加得意了,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对吧,要不是请神郑爷怎么救得了小姐,而且当时郑爷还出手打了老爷,老爷是什么人,那可是天上的文曲星,换了你,你敢打吗?”

    被他指到的家丁顿时一脸苍白,拼命的摆手摇头,而曹二狗却又压低了声音。

    “文曲星哪是一般人敢动手打的,那是要遭报应的,但是郑爷动手了,而且现在还好好的,这就不得不提到郑爷真正的身份!”

    众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等待曹二狗揭晓答案,就连郑子文也有些紧张起来。

    居然被发现了,难道是自己哪里出了篓子?

    只听曹二狗“哼哼”一笑,然后猛的一瞪眼。

    “你们想啊,能跟天上的文曲星较劲的能有谁,当然是地府的牛头马面,当时郑爷的眼睛血红血红的,我可是看得真真的。”

    郑子文:“……”

    整了半天,崔贵成了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凭什么老子就成了地府的牛头马面?

    他顿时怒了。

    曹二狗正讲得起劲,然后就感到一个东西“啪”的打在了自己的脑袋上,拾起一看,原来是一只靴子。

    一声怒吼响起,他抬头一看,只见郑子文光着双脚,手里还拎着一只鞋子,朝着自己就扑了过来。

    “哎呀妈呀!”

    他惊叫一声,撒腿就跑,郑子文则在后面穷追不舍。

    “看得真真的你大爷,牛头马面你大爷,曹二狗卧槽你大爷,你给老子站住,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听到他的骂声,曹二狗跑得越发快了,一不留神发现自己跑错了方向,前面居然没路了,他顿时大惊失色。

    “大爷饶命!”

    “敢造老子的谣,受死吧!”

    “雅蠛蝶……”

    “居然还敢盗用老子的专业术语,看老子的夺命剪刀脚!”

    “啊……”

    在崔夫人的默许下,郑子文正式迈入了“爷”字辈,崔府的下人们看到他,都恭恭敬敬的,就连各个苑的管事看到他,都不敢失礼。

    他对这样的状况也很满意,唯一让他有些在意的就是崔茵茵身边的丫鬟都换了人,就连冬儿也不见了。

    “这几个丫头上哪去了?难道回家探亲去了?”

    郑子文觉得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