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五章 疯子郑子文


    当小丫鬟说出没呼吸的时候,刚刚爬出水面的郑子文心跳都慢了半拍。

    看着不远处那具小小的身影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郑子文的眼神有些呆滞,过往的一幕幕也浮上心头。

    “大马哥哥,这是母亲给茵茵做的桂花糕,可好吃了!”

    “大马哥哥,冬儿姐姐说你是坏家伙,我不要理她了。”

    “大马哥哥,姨母说要带我去长安,可是茵茵舍不得大马哥哥。”

    “大马哥哥……”

    想起过往的一幕幕,郑子文体会到了什么叫揪心之痛,他双拳紧握,牙齿死死的咬着嘴唇。

    “果然还是没来得及么,该死,该死啊。”

    此时此刻,郑子文的内心充满了懊恼和悔恨。

    他不断的想自己为什么跑得那么慢,也许再快一点就可以挽救小丫头这条脆弱的生命,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丝疑问。

    小丫头为什么会掉进水池?

    “难道?”

    郑子文的心猛的一跳,他忽然想到了昨天小丫头在吃早餐时说的话。

    “大马哥哥,你好懒哇,每次都比茵茵起得晚,明天茵茵叫你起床好不好?”

    他的瞳孔迅速缩小了起来,极度震惊的他微微张开了嘴。

    难道小丫头是为了来叫他起床才掉进水池的?

    是自己害死了小茵茵!

    “啪!”

    郑子文猛的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但脸已经被冻得麻木了,并没有感到太大的疼痛,正当他准备打第二巴掌的时候,一声响亮的哭声让他抬起了头。

    “茵茵,我的茵茵啊,啊!”

    “夫人晕倒了,快来人啊!”

    “……”

    坐在地上的郑子文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乱哄哄的家丁丫鬟,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晕倒的妇人是崔贵的发妻崔卢氏,也是崔府后院真正的主人,现在因为过度悲伤而晕倒。

    而站在一旁的崔贵虽然极力作出镇定的模样,但那有些呆滞的眼睛,还有那微微颤抖的手表明了他内心的惊涛骇浪。

    他慢慢的走到崔茵茵的旁边蹲下身来,伸出颤抖的手轻轻的抱起湿漉漉的小丫头,轻声唤着。

    “茵茵,父亲在这里,茵茵……”

    小丫头的肚子鼓鼓的,看起来喝了不少水,崔贵一抱之下,便有水从她的口中溢出,看到这一幕的崔贵再也忍不住痛哭失声。

    “我苦命的孩子,你在死前遭了多大的罪啊,老天啊,稚子何辜?”

    崔贵的喊声也叫醒了正在发呆的郑子文,看着嘴里正流出水来的小丫头,他的眼中顿时闪过一道精光。

    只见他“唰”的一下站起身来,朝着崔贵就冲了过去,站在旁边的管家崔贵连忙起身拦着了他。

    “站住,你想干什么?”

    双眼赤红的郑子文不由分说,抡起拳头照着崔安的腮部一拳就打了过去。

    “滚开!”

    崔安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他撂倒了,周围的人全都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郑子文,但他却毫不在意,直接来到了崔贵的旁边,朝着他伸出了双手。

    “给我!”

    崔贵抬起头,看着两眼泛红的郑子文,崔安紧紧的抱着小丫头,坚定的摇了摇头。

    郑子文没有再说第二遍,他左手一把揪住了崔贵的衣襟,然后一个右钩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崔贵的脸部。

    这一拳力度很大,至少对于崔贵来说很大,挨了这一拳的他很果断的就晕过去了。

    众人惊呆了。

    看着披头散发,浑身湿漉漉的郑子文,周围的人都连忙退后了几步。

    在他们看来,郑子文为了抢夺小姐的尸体,出手打晕老爷和管家这样的行为,已经不能用作死来形容了,这绝对是疯了!

    郑子文当然没有疯,但此刻的他却非常暴躁。

    “该死,我差点忘了,希望不要太晚……嗯,鼻腔和口气没有淤泥和杂物,可以进行第二步。”

    他一边说一边解开小丫头的腰带,并把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并用手按她的背部。

    没错,郑子文正在进行的就是溺水急救,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忘了这个,直到看到崔茵茵的嘴里流出水来的时候,他才猛的想了起来。

    “希望还来得及!”

    随着他的动作,一股股的水从小丫头的嘴里吐了出来,看着差不多了,郑子文便把她平放在地,并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

    “还是没有呼吸,怎么会这样?”

    郑子文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但他很快镇定了下来。

    “看来必须进行心肺复苏,首先开放气道!”

    他轻轻抬起崔茵茵的肩膀,然后把她的头仰了起来,掰开她的嘴并捏住她的鼻子,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俯下身去。

    “啊!”

    发出惊叫的是不远处的丫鬟,不单是她,就连其他的家丁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他居然在亲小姐的尸体,这个疯子!”

    在他们的眼中,郑子文已经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郑子文却没有空闲理会其他人的想法,在他看来,现在每一分一秒都是珍贵的,因为这关系着小丫头的生命。

    “每五秒一次人工呼吸,每十次人工呼吸再进行两次心脏按压,好的,没错,就是这样。”

    此时此刻,郑子文的脑海全都是在大学的游泳课上得到的急救知识,他的精神高度集中,面色也庄重无比。

    但这一切在周围的家丁丫鬟看来则是另一般模样,一个男子抱着一句女童的尸体,又“亲”又“摸”,偏偏还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充满了诡异。

    周围鸦雀无声,只有一声声沉重的呼吸声回响着。

    这时崔贵也苏醒过来了,看着眼前的一幕,他顿时被震惊了,在他看来,郑子文是在亵渎幼女的尸体,简直就是衣冠擒兽   !

    “你……”

    惊怒交加的他刚站了起来,但才说了一个字立刻就哑火了,因为他看到小丫头的脚似乎动了一下。

    难道是错觉?

    再看看一脸庄重的郑子文,崔贵的脸色有些发白,他感到背后传来一股凉意。

    “妖术?诈尸?”

    看着旁若无人的郑子文和呆若木鸡的崔贵,周围的家丁丫鬟没有一人敢发出声音,周围也变得静悄悄的。

    “咳咳……”

    就在这时,一声稚嫩的轻咳声响了起来,但此时此刻这声不算太大的轻咳声却如同黄钟大吕,震耳欲聋。

    “小……小姐……活了?”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