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三者 如鱼得水


    世家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像“五姓七望”这样的大家族,不但有数量众多的子弟在朝为官,而且各种关系盘根错节。

    就拿朝廷的重臣来说,尚书左仆射房玄龄的夫人来自范阳卢氏,而程咬金的夫人则来自清河崔氏。

    崔家实力的惊人之处可想而知,相比之下,无论郑子文是被崔家丫鬟揍,还是被崔家的千金当马骑这样的事,实在是微不足道。

    而且关系到自己的温饱问题,气节这东西可以先丢在一边,等有用了再捡起来也不迟。

    至少郑子文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驾驾!”

    年仅四岁的崔茵茵此刻显得兴高采烈,一张粉嘟嘟的小脸因为兴奋而变得更加红润。

    “骑大马,骑大马……”

    折腾将近半个时辰,小丫头终于累了,冬儿体贴的把她从郑子文身上抱了下来。

    “小姐,累了吧,累了咱们就用膳好不好?”

    “嗯,莹莹要吃饭,大马也要吃饭!”

    郑子文差点泪流满面。

    “多好的孩子啊,没白疼啊,吃饭的时候还知道想起我。”

    还没感动完毕,就看到旁边的丫鬟冬儿白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脸去。

    “小姐,马不需要吃饭,让人拿些草料喂它就是了。”

    崔茵茵一听,顿时很认真的点了点她的小脑袋。

    “那要喂多多的草哟,因为明天茵茵要骑着大马去逛街!”

    郑子文:“……”

    这孩子白疼了!

    这时候再不说点什么是不行了,于是他装出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小姐,本大马和一般的大马不一样,不吃草光吃肉,没有肉就会死掉的。”

    说完,“咚”的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小女孩的大眼睛里迅速浮起了两团雾气。

    “呜,冬儿姐姐快拿肉肉来,大马快要死掉了,茵茵不要大马死掉。”

    看着她已经哭出来了,冬儿瞪了一边正在装死的郑子文一眼,连忙轻声抚慰她。

    “小姐别哭,膳食马上就来了,放心吧,他不会死的。”

    小丫头顿时抬起了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

    “真的吗?”

    冬儿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小丫头这才破涕为笑,但却还是有些担心。

    “晚上茵茵可以和大马哥哥一起睡么?”

    因为怕失去,所以要抓住,小女孩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但冬儿却很干脆的拒绝了她。

    “不行!”

    “为什么?”

    “小姐,你想啊,马厩多脏呀!”

    “……”

    郑子文顿时怒了,凭什么老子要睡马厩啊?

    脸上大变的他再也顾不得装死,连忙抬起一只颤抖的手,就连声音也是颤颤巍巍的。

    “小姐,本大马必须要睡可以容纳两个人的大床……不然……就会死……”

    小丫头连忙点头。

    “还必须是单独的房间,不然……就会死……”

    小丫头使劲点头。

    “还必须有一个像冬儿这样漂亮的丫鬟陪我……不然……就会死……”

    还没等小丫头点头,面如寒霜的冬儿已经拾起一旁的马鞭。

    “那你就去死吧!”

    说完,手里的鞭子如同狂龙起舞般朝着郑子文撅着的翘臀就抽下去,一时间,鞭子声和惨叫声齐鸣,声震四野,经久不绝。

    “雅蠛蝶……哦雅蠛蝶!”

    就这样,郑子文正式进入崔府,很快就成为了崔茵茵跟前不可缺少的人,小丫头只要半天看不到他,都要大哭大闹。

    郑子文觉得自己就是崔府的一个不能缺少的“小齿轮”,享受些许优待也是可以理解的。

    每天只要陪着小姐玩好就行,不但不用和其他下人一样累成狗,而且还三餐有肉。

    晚上睡觉也是单人单卧,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小姐醒了之后自然会有人过来叫他起床,然后就可以跟着小姐享受新出锅的莲子八宝粥。

    因为抱紧了崔茵茵这个“大腿”,郑子文的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美,真是羡煞旁人。

    郑子文小日子舒服了自然有人告黑状,但令人惊讶的是,崔贵和夫人似乎还默许了,这一点,就连一向看不惯郑子文的冬儿,也在心里写一个服字。

    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这一天,原本无忧无虑的小丫头,现在却有些愁眉苦脸的,郑子文连忙把脸凑了过去。

    “小姐,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本大马帮你搞定呀?”

    这一个月来,他发现自己察言观色的本领越来越厉害了,有种好崇拜自己的感觉!

    小丫头和郑子文混熟了,对他愈发依赖,听到他的话之后便直接点了点头。

    “大马哥哥,昨天下雪了,父亲要茵茵作一首诗,可是茵茵不会。”

    郑子文一听顿时大怒,居然让一个四岁幼女作诗,实在是太没人性了,这必须得管!

    “小姐不必发愁,看本大马的!”

    他的眼睛顿时左右瞟了几下,忽然看到不远处正在盛开的梅花,顿时眉开眼笑起来。

    “有了!听着啊,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诗名叫《雪梅》,就送予小姐好了。”

    宋朝卢梅坡最得意的诗就这样被送人了,郑子文脸上却毫无一丝愧疚感。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把头扭向一旁的冬儿。

    “冬儿姐姐,大马哥哥作的诗好不好?”

    冬儿正在发愣,听到崔茵茵的话之后顿时回过神来,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小丫头顿时高兴起来,抱着郑子文的脑袋“啧”的一声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好厉害,茵茵还要听大马哥哥讲故事。”

    “当然了,本大马也是有才华的马,吁,走喽!”

    “嘻嘻。”

    郑子文顿时长啸一声音,四蹄如飞,不一会就载着笑嘻嘻的崔茵茵跑远了,看着他们快跑没影了,冬儿摇了摇头连忙追了上去。

    直到他们的都走远了,崔管家才从庭院边上的角落中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只毛笔,还有一张墨迹未干的纸。

    “雪梅”二字,依稀可见。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