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二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对于刘屠夫的骂声,刚拎着包袱走到门口的郑子文也听到了,他一咬牙,连忙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若说不愤怒那是假的,但愤怒又能怎么样呢?

    难道用他这具五十公斤级的体格去跟一百五十公斤级的刘屠夫来场自由搏击不成?

    因此,郑子文决定咬咬牙忍了,怨愤难平的他一边走嘴里一边念叨着。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又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还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

    他试图说服自己,但最终失败了,他“啪”的一下就把身上的包袱摔在了地上,指着百米之外的刘屠夫的家就开骂了。

    “他乃乃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姓刘的,你给老子出来,看老子不把你的屎给打出来……”

    正骂得起劲,忽然看到刘屠夫的门打开了,他顾不得再继续痛骂,转身拔腿就跑,不一会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跑了几分钟,确定安全之后他才停了下来,嘴里呼呼的喘着大气。

    “呼……姓刘的,老子今天先放你一马……”

    还没等他顺过气来,肚子里就传出了“叽叽咕咕”的声音,他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口袋,然后长叹了一口气。

    “想不到老子也会有这么一天,妈蛋,肚子好饿啊!”

    郑子文觉得自己已经山穷水尽了。

    “好饿呀,难道要老子去要饭不成?”

    想想自己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要饭似乎挺丢人的,他皱了皱眉。

    “要不,把脸蒙上?”

    就在他为了生计苦思冥想之际,一阵马蹄声传入了他的耳朵里,郑子文扭头一看,顿时面色一变。

    “遭了!”

    转过身刚准备开溜,却不料一匹高头大马已经到了跟前,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传入了他的耳里。

    “哟,这不是郑豌豆么,您这是打算去哪啊?”

    郑子文面色一滞,僵硬的转过身来,看着骑在高头大马的女孩,顿时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冬儿姑娘说笑了,我就是出来……呵呵,晨练,晨练!”

    说着,还挥动了两下拳头,嘴里还“哼哼哈兮”的怪叫了几声。

    看着他的样子,骑在马上的冬儿顿时一阵冷笑,一张俊俏的小脸冷若冰霜。

    “晨练是假,躲债才是真吧?哼,姓郑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再不识时务下次来的就是衙门的捕快了!”

    郑子文一听,顿时露出一脸愤慨。

    “哼,我郑子文好歹也是一个秀才,也是有气节的人!”

    他把宽大的袖子一甩,然后转过身子,仰头吟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冬儿顿时面露惊讶。

    “好诗,不知出自哪位大家?”

    郑子文昂首挺胸,面露得色,毫不犹豫的把郑板桥的诗句据为了己有。

    “当然是本公子作的,名为《竹石》,看尔等还敢轻视我读书人的气节!”

    “那行,你把欠我的一贯钱还我,否则等我告到县老爷那里,你就等着下大狱吧!”

    郑子文:“……”

    一个时辰后,崔府。

    “驾驾!快跑!”

    一个大约五岁左右的女孩身上穿着一套精致的小皮甲,手里还拿着一根特质的小皮鞭,正高兴的骑在郑子文的身上,时不时把手里的皮鞭往他身上抽。

    “啪!”

    “嘶……”

    被鞭子一抽,郑子文顿时疼得倒吸凉气,但他还不敢露出一丝生气的样子,反而转过头来,露出满脸的笑容。

    “小姐,我又累又饿,要不咱先吃饭,等明天再接着玩?”

    不低声下气不行啊,欠了冬儿那丫头的钱,要是真进了大狱,还指不定能不能出来呢!

    面对郑子文的请求,小女孩顿时露出了迟疑的表情,而旁边的冬儿却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既然如此,不如送你去官府的大牢好好睡一觉如何?”

    郑子文面色一滞,然后一扭头扬天长啸。

    “力量再次回到了我的的身上,本大马又生龙活虎啦,吁!”

    喊完之后,就开始快速的在屋子里绕着圈爬了起来,骑在他背上的小女孩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

    “驾!咯咯咯!”

    不远处,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身穿一件绯色长袍的男子看着对面发生的一切,一脸的古怪。

    “崔安,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蒸不烂,煮不热,锤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铜豌豆,并且还做出《竹石》的郑子文?”

    崔安是一个管家打扮的人,此刻的他面色有些窘迫,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道:“是的老爷,但不是我说的,是他自己说的,当时很多人都听到了。”

    听到崔安的话,崔老爷的脸有些不自然的抽搐了几下。

    崔老爷本名崔贵,是崔氏当代族长的嫡长子,刚过而立之年就当上了户部尚书的他,私底下已经被族里当成下一任族长来看待了。

    崔贵有一子一女,对儿子颇为严厉的他对女儿却异常溺爱,用“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看着骑着郑子文背上笑得正开心的小丫头,崔贵甩了甩长袖,一边捻着自己的胡须一边向前走去。

    “算了,就当给茵茵找个玩伴吧,夫人那里我自会去说,你帮我多盯着他就可以了,有什么情况的立刻向我回报。”

    “是!”

    管家低着头答应了一声,然后连忙跟了上去。

    其实崔贵误会郑子文了,并不是他没有气节,而是在现在这样的特殊情况下,他暂时把气节收起来了而已。

    陇西李氏,赵郡李氏,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太原王氏,荥阳郑氏,五个姓氏七个郡县,这就是大唐大名鼎鼎的“五姓七望”。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面对崔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可以拿出气节的人屈指可数。

    郑子文觉得自己其实已经做得很好了,一种好崇拜自己的感觉顿时油然而生。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