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玄界之门 > 第四十二章 生死一线
    以金五爷的后天中期武者身份,怎肯和区区一名武徒同归于尽。卍  八一?小說?網
  
      纵然他心中有些不甘,也只能身形骤然一扭,仿若柳叶般的一飘退回远处,同时一足猛然一挑地上的某根金色短棒。
  
      “轰”的一声。
  
      金色短棒竟化为一团金光激射而出,正好砸在了刃轮中心处。
  
      也不知这金色短棒是何种材料铸造而成的,因为添加了寒铁而坚固异常的日月刃竟瞬间的爆裂而开。
  
      石牧脸色大变,手腕一抖,细细铁链一卷而回,一把抓住了只剩半截的残刃。
  
      就在这时,没有了后顾之忧的金五爷单足再次一挑,另外一根金色短棒也化为金光的向石牧激射而去,同时身形一飘,诡异的紧跟而去。
  
      石牧想都不想的的手中残刃一抖,顿时九道刀影直劈而出。
  
      又一声巨响!
  
      金光微微一颤后,化为短棒形态的反弹而开。
  
      石牧却一声闷哼的倒退两步去,手中残刃赫然已经化为碎片的彻底崩裂开来,整条手臂更是软绵绵下垂起来,似乎被刚才一击震断了一般。
  
      就在这时,金五爷大笑的欺近到了近前处,大袖一晃后,一只血红手掌闪奔石牧头颅拍而下,让其根本避无可避。八?卍一小?說網
  
      石牧怒吼一声,还完好的那条的手臂一动,一拳迎向了拍下的血手。
  
      “哈哈,找死!”
  
      金五爷见此,却狂笑一声,体内真气一催,原本派出的鲜红手掌更加的鲜红欲滴,甚至在手掌表面浮现一层若有若无的红色雾气来。
  
      眼见拳头就要和鲜红大手撞到一起的时候,忽然石牧拳头五指一动,竟变戏法般的凭空多出一柄尺许长的锋利匕来,反手狠狠扎进了血色手掌中。
  
      金五爷一声惨叫,血色手掌也瞬间拍中了石牧握着匕的手臂。
  
      石牧一声闷哼,整个身子倒飞出去,一连撞倒了身后的两颗小树,才重重摔在了一块山石上。
  
      他“哇”的喷出一团鲜血,身子软绵绵的滑落地上,一时间再也无法站起了。
  
      这时的金五爷,惊怒交加的看着自己掌中心处贯穿而过的锋利匕和正在飞快的褪去的血色,脸色一红白不定后,才蓦然大吼道:
  
      “你竟然废了我的血煞掌,我一定要将你所有骨头一寸寸的敲碎。”
  
      话音刚落,他将手掌上的匕一拔而出,然后用手指飞快点了手上几处穴道后,就面目狰狞的大步向石牧走去。?????¤八№?一小¤說?網
  
      石牧强忍双臂剧痛,抬看向走过来的长脸男子,脸上肌肉抽搐了两下后,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
  
      后天中期武者,果然根本不是他一名武徒可以对抗的!
  
      他刚才利用日月刃残刃爆碎时的掩护,将手柄中暗藏匕偷偷的交换到了另一只手中,并神不住鬼不觉的藏在袖中,这才能出其不意的重创对方手掌。
  
      但是那血煞掌的威力远乎其预料之外!
  
      他原本废掉对方手掌后,会立刻贴近对方起拼命攻击的计划,都在其被血煞掌余威一击而飞后全都破产了。
  
      这时的他,浑身上下一丝力量没有,双臂更是骨折成数截,已经丝毫没有办法给对方造成威胁了。
  
      石牧正在心灰意冷的思量着,金五爷就已经走了其近前处,二话不说的一脚飞踢而出。
  
      “砰”的一个异样声音传出。
  
      金五爷这一脚似乎踢在了某个坚硬东西上,虽然将石牧踢的飞出三丈多远去,脸色苍白无比,但原本预料中的胸骨碎裂的事情却并没有生。
  
      “咦,你身上还藏着什么东西?”
  
      金五爷哼了一声,再次走了过去。
  
      “你要杀石大哥,那就先杀了我把。”
  
      就在这时,附近另一块山石后,一道婀娜身影冲出,瞬间双臂张开的挡在了石牧前面。
  
      正是一直躲在附近处观战的的钟秀。
  
      此女在看到石牧现在重创到无法起身后,终于冲了出来,丝毫畏惧之色没有的挡在了金五爷的前面。
  
      “丑丫头,你既然这样说,那我就成全了你。”金五爷对区区一个丑女,自然不会有丝毫的心慈手软,狰狞的一句后,身形一晃,一掌拍向少女的面门。
  
      以他后天中期武者深厚真气,即使不用血煞掌,这一击也足以让少女当场头颅碎裂而亡。
  
      “住手”
  
      石牧见此,脸色大变的大声喝止,同时身躯一扭就要强行站起来,但方起身一半,就“噗通”一声的再次摔倒地上。
  
      金五爷见此,更是彻底放心下来,五指微微一屈,更增加了几分真气在其中。
  
      钟秀虽然心中早就报着舍弃此身的打算,眼见手掌仿佛小山般压下,还是脸色一白的闭上了双目。但就在这时,少女突然浑身一热,情不自禁檀口一张,刺耳的尖叫声蓦然爆而出。
  
      “轰”的一声。
  
      在尖叫声中,金五爷胸膛仿佛被某种无形巨力正面击中,一凹后,身躯竟瞬间向后倒飞出去,一连翻了三四个跟头后,才在跌跄中抽重新站稳身形。
  
      “血脉之力!你也是血脉者!”
  
      金五爷一抬头颅,竟也喷出了一口鲜血,接着用死鱼般眼神瞪着少女,惊怒交加的叫道。
  
      以他的阅历,一眼就看出眼前少女不但是血脉者,激的血脉品级还绝对低不到哪里去的。
  
      这让即使身处暴怒中的他,也不禁迟疑了几分。
  
      不过下一刻,他在一想起那惨死的金田和自己苦修十几年被破掉的血煞功后,目中重新凶光一闪,二话不说的再次冲少女一飘而去。
  
      此时,钟秀的尖叫声已经嘎然而止,有些茫然的重新张开双眸,似乎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你想杀害大齐千年一见的三品血脉者么,要是这样的话,我只能先送你上路了。”
  
      忽然,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响起。
  
      钟秀面前人影一闪,一个带着白色斗篷的女子竟鬼魅般闪现而出,冲着扑过来的只是抬起一只纤纤玉手一扬。
  
      “噗”的一声。
  
      一股白茫茫寒气一卷而出,瞬间将金五爷化为了一座晶莹剔透的冰雕。

看过《玄界之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