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玄界之门 > 第二章 蚌女赠珠
石牧对这些发光的贝壳毫不理睬,飞快游到到巨大礁石旁,单臂一动,"砰砰”抬手敲打了几下。

    “噗”的一声,一团血雾从礁石下方喷出,活物般的飞快围绕少年转动几圈后,就无声没入少年身躯中。

    石牧吸入血雾后,当即精神大振,在海水中长吐了一口气后,竟然如鱼儿般的张口自由呼吸起来。

    接着他身形一动,飞快转到了礁石后方,从海沙中飞快挖出一个锈迹斑斑的铁锥和凿子,对着礁石下方认真凿弄起来。

    在淡淡白光中能看的清楚,巨大礁石底部竟压着一个水缸大小的海蚌,通体洁白如玉,一丝杂色没有。

    不过这庞然大物,此刻大半部分都被巨大礁石死死压住,无法动弹,只是表面偶尔有点点银光忽闪而灭。

    在巨大礁石被凿的一侧下方,赫然已空了十之八九,甚至在海底一些潜流冲刷中都有些微微颤动模样。

    一柱香时间后,不停凿弄的石牧,已经有些疲倦起来。

    他随之再次憋住了气息,停下了手中动作,一转身的又来到了先前礁石正面,再轻拍打了石壁三下。

    下面巨蚌闻听此声,表面银光一阵流传后,竟将蚌壳勉强打开一条缝隙,从中喷出一团血雾来。

    先前一幕,顿时重现了。

    石牧将这些血雾吸入体内后,呼吸重新如常起来,又手持锤凿的游回原来位置,继续低头苦干起来。

    巨大礁石下的白色巨蚌,是少年两年前在此处海底发现的,结果被其无意喷了一口血雾后,就立刻获得了临时在水中自由呼吸的能力。

    他惊喜之下知道巨蚌不凡,这才回家取出锤凿,重回到海底处一点点的凿打着礁石底部,打算将这枚巨蚌救出来。

    这只巨蚌也是灵性十足,似乎知道石牧在施法救其,每当他在海底处无法呼吸时,都会喷出一团血雾,让其能够自由呼吸下去。

    不过礁石实在太大了,即使石牧在水中可以自由呼吸,在海底中能够发挥出的力量仍然不多,而此石又坚硬无比,如此这般持续凿了两年之久才堪堪接近成功。

    在此期间,石牧发现巨蚌喷出血雾,更是出乎原先预料的玄妙异常!

    这两年来,随着他吸入体内的越来越多,原本一团血雾只可以让其海底坚持很短时间,如今已经一炷香时间绰绰有余了。

    同时石牧还发现,血雾不但可让水性大涨,对身体也有益处!

    他原先因为缺少药物辅助而停滞不前的淬体,竟一口气从四层修炼到了如今的七层,另外脑中许多想不明白的事情也豁然开朗起来,似乎对悟性也有一定的启迪效果,更让他心性明显比同龄人早熟了许多。

    否则区区一个十几岁少年,又怎可能在青衫老者面前表现的这般沉着冷静。

    这一次他足足忙碌了大半晚后,才带着满身疲倦的离开海底,返回了渔村的住处。

    按照以往惯例,他每进一次海底,都要休息数日养足精神才会下海第二次,但现在情形下,自然不能如此了。

    第二天晚上,原来的海边处,少年再次跳进了大海。

    第三天晚上,海底深处!

    “轰”的一声。

    随着数块碎石滚落而下,原礁石剧烈颤抖起来,开始向凿空的一侧微微倾斜而下。

    原本被紧紧压在巨石下的巨蚌,外壳一阵银光大放后,也拼命晃动的挣扎起来。

    “成了”

    石牧见此大喜,一扭身躯,双臂一划,就飞快游到了礁石另一面去,以免被砸到。

    巨响不断,礁石已经倾斜了小半过去,眼看就要完全倒塌,巨蚌就勉强下方挣脱而出。

    但就在这时,忽然一股不知名潜流迎着巨石倒塌方向一冲而来。

    “轰隆隆”一阵连绵巨响后,原本倾斜的礁石一阵晃动后,竟然又诡异的重回原来位置,已经挣脱几分出来的巨蚌,当即要再次被一压而住。

    “不好”

    石牧见此,几乎想都不想的低喝一声,猛然腰肢一沉,双足“噗”“噗”两声深陷海沙中半尺深去,双臂一抖,竟接连两拳狠狠向礁石捣出。

    “砰”“砰”的两声闷响!

    少年拳头狠狠砸在了石壁上,附近海水一阵翻滚,巨大礁石微微一颤后,压下之势当即为之微微一缓。

    巨蚌借此机会,通体白光一闪,再一个模糊后,竟然莫名的在原处凭空消失了。

    石牧却身子腾腾的倒退数步远去,两手剧痛之下血肉模糊,张口喷出一团血,两眼一黑的直接昏迷了过去。

    就在这时,少年附近海水一动,巨蚌就在白光缭绕中重新浮现而出,双壳徐徐一打而开,里面显露出一名怀抱血色圆珠的迷你女童来。

    迷你女童看容颜有六七岁大,身子只有三寸来高,身穿轻纱般肚兜,肌肤如雪,五官精致异常,一对星辰般漆黑眼珠仔细打量了昏迷少年和其鲜血淋淋的双手后,小脸上不禁露出深深的感激之色。

    她莲藕般手臂一动,将手中血色圆珠高高举起,绽放出一圈圈的银色光浪向四面八方飞卷而去。

    下一刻,“嗖”“嗖”声大起,无数大小各异的贝壳从海底各处疯狂涌出,并飞快簇拥到少年身躯下方,将其徐徐向上方托去。

    不大一会儿工夫,海面上海水一分,少年身躯就漂浮而出。

    众多贝壳则随之一轰而散,再次沉入海底去。

    银光一卷,巨大贝壳在少年附近再次浮现而出,两扇蚌壳大张之下,迷你女童重新显露而出。

    她看了少年一眼后,见其仍然昏迷不醒的模样,再看了看手中血色圆珠后,小脸露出些许迟疑之色,最终还是一咬牙,将手中圆珠冲少年一抛而去。

    圆珠在少年上方处,滴溜溜一转,“噗”的一声,大股血雾一喷而出!

    ……

    数日后,女童出现数万里外的海面上,身形已经和正常孩童无二,身边却多出一个身穿蓝色宫装的中年美妇。

    二者足下踩着一头房屋大小黑色巨龟,向大海深处飞快驰去,两侧尽是泛起的滚滚浪花。

    美妇单手牵着女童,一边用爱怜的目光看着女童,一边口中不断说着:

    “丫头,你这次要不是先碰到我,恐怕你真要遭遇不测了。啧啧,天蚌灵女,这可是天生的水行术士,就算整个东海历史上,也是万年一遇的事情。看来注定我们东海水族将要大兴了!对了,丫头,你叫什么名字,我为什么没有看见你的灵珠,在传闻中,所有天蚌灵女都应该有一枚伴生灵珠,这可是炼制护身法器的绝佳材料……”

    “呀呀……”

    女童口中发出咿呀的声音,另一只小手不停向妇人比划着什么。

    “哦,你叫香珠,将灵珠赠人了,那人是你的救命恩人?嗯,知恩图报,这倒是应该的……什么,那是个人族,还是个男子。丫头,你记住了,人族男子全都最不可靠了,下次见到,直接一掌打死就行了。走,跟师傅将珠子要回来去……什么,你说灵珠许久前在海底处被一团不知名怪血污秽了,已经没有作用了。哦,若是这样的话,那就算了,算是便宜那个人族小子了,但以后不准和此人见面了……”

    随着妇人的声音越来越小,巨龟载着二人在海面上渐渐远去,最终化为了一个黑点,彻底消失不见了。

    ……

    石牧在昏沉沉中只觉浑身滚烫无比,全身血液似乎都沸腾起来,口干舌燥异常,猛然一声大喝后,整个人蓦然坐了起来。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坐在海边的沙滩上,四周静悄悄一片,没有任何人影存在。

    少年愕然了片刻,再下意识的一低首,顿时大吃了一惊。

    只见原本应该血肉模糊的两只手背,此刻光滑一片,哪还有丝毫伤痕存在。

    石牧怔怔的将双手翻来覆去的看了数遍后,再感应体内血液异常,脸上不禁满是狐疑之色,再思量了一会儿后,忽然想起了什么,猛然在身上一阵摸索。

    结果片刻后,他就从胸前衣襟中摸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晶莹圆珠。

    “这是……”

    少年有些狐疑,不过却可以肯定此前自己身上绝没有此物。

    石牧自然不知道,以前巨蚌向其喷出的那一团团血雾,其实就是女童手中灵珠中所存那团外来异血所化。

    只不过原先这团异血只被石牧吸收掉十分之一而已,如今女童为了给他治伤,才一口气将剩余异血全逼了出来,让其伤势转眼间恢复如初的。

    灵珠本身却因为女童不再压制异血污秽缘故,已经灵性丧失,如今只成了一颗罕见些的夜明珠,否则女童还真舍不得将此物留下的。

    石牧把玩了手中圆珠一会儿,感觉的此物圆润异常,知道价值不菲,当即小心贴身藏好。

    接下来的时间,他再次跳入海水中,在倒塌礁石海底处再寻觅了一番,确定那巨蚌真的已经走掉后,才有些怅然的重新浮出海面,返回了渔村的家中。

    三日后上午,青衫老者等人出现在了渔村内。

    没多久后,一辆黑色马车在几名骑士护送下,飞快驶出村再,向丰城方向滚滚而去了。

    ;

看过《玄界之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