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 > 第65章:索性就谈谈夫妻生活
<>
  
      “哼……”靳母说道,“这辈子最恨小三,那个小贱人最好祈祷这次之后不再生事,不然不用你嫂子出手,我就得不让她好过。”
  
      ——
  
      池瑞儿被抢救了过来,人也很快清醒了过来。
  
      躺在病床上,左手腕被绑着纱布,一双眼睛哭的通红。
  
      靳倾言站在那里,就那么看着她,也不说话。
  
      最后,她自己倒是忍不住了,问,“为什么要救我,让我直接死了不就好了。”
  
      “那你为什么不上吊,上吊死的快,割腕割得不深,又疼又死的慢。”他的话令她哭的更汹涌了,池瑞儿看他,“现在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我在你心里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对吗?”
  
      “这话你不该问你自己吗?”靳倾言继续说,“如果你真的想放弃自己的生命,谁都拦不住,是害怕坐牢所以才这样的吗?”
  
      “我能说我是后悔自责吗?”池瑞儿低头,“我不应该那样做,让她现在都生死不明,都怪我。”
  
      “她已经回去了,受了一些外伤。”
  
      她猛然抬头,“回去了?!”
  
      察觉自己反应太大,她又赶紧说,“这太好了。”
  
      “瑞儿,我不希望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不欠你,也与你无怨,这件事我会处理好,你不会坐牢的。”他说这话的时候脑海里再次浮现今日安小柠的笑容,心微微拧了拧。
  
      “倾言,我之所以那么做,只是不想让你为难,我知道我没脸说这话,但是我现在想跟你在一起,虽然晚了,还是想争取,不想再错过了。”
  
      “我不会离婚的,这话我今儿就当没听过,以后别再说了。”靳倾言眸子冷清了几分,“瑞儿,我让世辛给你找了一处房子,你出院便去那边养伤,我会派人在那边陪着你,保护你,房子我送你。”
  
      “嗯……”她此时不知还能说什么,只是苦笑,“不是说爱的力量是最伟大的吗?倾言,你爱我不敢娶我,我看不起你。”
  
      “难道我将原配妻子抛弃娶你,你就看的起这样的我?”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先在医院好好住着,我还有事要处理。”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池瑞儿心里抓狂,她以为自己很了解他,却发现,她认识他这么久,还是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靳倾言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回到家,以为安小柠肯定要盘问他,谁知道她蹲在地上给刚洗澡的毛毛吹狗毛,知道他回来,一个正眼都没瞧他。
  
      靳倾言主动搭腔,“晚上想吃什么,我让陈姨做。”
  
      安小柠笑眯眯的说,“想吃什么我自己有嘴,不劳烦靳先生。”
  
      这声靳先生叫的他很是烦躁,“都一家人,喊什么靳先生。”
  
      “一家人?”安小柠只笑不语,继续给毛毛吹狗毛。
  
      靳倾言见她不想搭理自己,便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时不时抬头看她。
  
      安小柠给毛毛吹好,便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看新闻,当看到自己被害的案子宣告告破的时候,她的心骤然往下沉。
  
      果不其然,警方宣告,原本的幕后凶手是这五个人编出来的虚拟人物,目的为了减轻处罚,并且经过详细的调查,当晚安小柠去茶馆会友,这五个人认出她的身份后,便动了邪恶之心,抢劫之后企图营造出安小柠醉酒驾车坠亡的假象,未料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当晚便给抓获归案了。
  
      下面的评论一片大快人心的欢喜声,高赞S国的民警们真是办案效率快。
  
      安小柠知道,这个结果出来,已成定局。
  
      她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甚至不用想,是谁的授意。
  
      想要摆平这件事,一点都不难。
  
      只是她的心跌落到了谷底,他果然用行动表里如一的诠释了他的话,在她和池瑞儿只见,他选择池瑞儿。
  
      也对,毕竟是他心尖上最爱的女人,理所当然,不是吗?
  
      安小柠的指甲深深的嵌入肉里,疼意来袭,她不能白白的受委屈受罪,不能。
  
      吃饭的时候,安小柠看向旁边的他,“既然你选择不顾一切保她,我也不能吃亏,明天给我打两千万,我的账号你知道。”
  
      靳倾言只说了一个字,“好。”
  
      安小柠将豆腐乳和菜都倒进米饭里,使劲搅拌,最后大口大口挖着吃,许是车钱又挣回来了,许是觉得自己的命真的很值钱,她边吃边笑,笑的发涩,将一切的委屈和怒意全部随饭一起吞咽。
  
      ——
  
      晚上,她躺在床上看书,他坐在卧室里的沙发上,慢条斯理的品尝他自己亲自调制的酒水,>
  
      蓝色的液体在高脚杯里轻晃,他的身形靠在沙发上,眸子却始终落在她身上。
  
      安小柠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却始终不曾回给他一个相应的目光。
  
      最后,靳倾言放下高脚杯走到床边,将书从她手里抽出,“我们谈谈。”
  
      “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懂八卦,会算命,不知道你要跟我谈哪一样?”
  
      看她装傻,靳倾言俯下身子凑近她,温热的呼吸带着丝丝酒意盖到她的脸上,“嗯……那索性就谈谈夫妻生活吧。”
  
      不等安小柠回应,他如猛虎一般捕捉到她柔/软的chun,一只手按住她的手,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不容她动弹半分。
  
      她的耳朵染上一层薄红,眼睛却未有动情之色,只是凸显一层疏离,丝毫不受他的撩拨。
  
      靳倾言一双眼睛紧紧锁着她,脸亲昵的从嘴唇蹭到她的脸,最后落在她的耳边,“乖,把嘴张开。”
  
      安小柠一把将他推开,依旧笑容满面的说,“我们打牌好不好,谁输了,谁喝一杯酒。”
  
      “赢了的呢?”
  
      “赢的人可以在今晚,为所欲为。”
  
      靳倾言眯眼,“这可是你说的,来就来。”
  
      安小柠心里冷笑,跟我玩牌,输死你。
  
      于是两个人开始玩,靳倾言从未想过,今晚输的这么惨,一连五次,皆他输。
  
      原本就喝了一杯,这下五杯下去,人已经晕了。
  
      。

看过《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