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造化之王 > 第2545章 心言通
  叶真最近难得有空闲,又发现了一点感兴趣的事情,所以索性彻底在凰灵一族控制的紫枫与红枫两郡亲自调查起灵子灵圣的事情。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叶真实在是很好奇,这些看上去很普通的灵子灵女,怎么在凰灵二公主姜徽缨的口中,就成了影响到凰灵一族生死存亡的大事呢?

  而影响凰灵一族生死存亡的大事,叶真可得好好查查,查清楚缘由,说不定能够利用一二,关键时刻起到奇效呢?

  七八天下来,叶真发现,凰灵一族在占领控制的两郡之内,所有事务的重心,只有两个。

  一是推进两郡之地的子民对他们凰灵一族的七彩凰神的信仰。

  为此,凰灵一族的道境高手们,甚至不惜去做一些糊弄普通人的把戏。

  例如几名普通村民,在统治两郡的凰灵一族硬性要求下,每天早晚必须虔诚无比的去最近的七彩凰神殿或者领到家里七彩凰灵神像焚香祷拜。

  每一个月,必须去最近的七彩凰神殿中在祭司的带领下,对七彩凰神进行一次虔诚无比的焚香祷拜。

  但是,虔诚由心,一个人在祷拜时是否虔诚,恐怕就是造化神人当面,也看不出来。

  尤其是凰灵一族这种硬性的强迫性的祷拜,天知道有几个人是在作样子,几个人是虔诚的。

  凰灵一族的手段这就出来了。

  每月一次的在祭司带领下的祷拜七彩凰神时,祭司会祷拜当中加入一个不起眼的要求。

  让前来祷拜的信徒们,在诚心祷拜时许下一个愿望,许这个愿望的时候,必须在心中默念九遍,然后虔心祷拜,若是七彩凰神感受到了信徒的虔诚,自然就会显现神通,达成虔诚信徒的愿望。

  一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外人是极难得知的,但是凰灵一族精通神魂类的神通秘法,有一部分族人,会在修炼过程中觉醒一种心言通的天赋神通。

  心言通,可以明确的感应到神魂或元灵修为比自己低的生灵的心言,这种心言,一直指的是内心比较强烈或者不断重复的念头,又或者心内默言之事。

  这样一来,那些信徒默念了九次的愿望,就会被凰灵一族特意安排的心言通神通者给知晓了。

  然后,七彩凰神殿里的祭司会挑选出少部分比较容易办到和特征明显的愿望,来帮这些信徒实现。

  几乎是所有被强迫过来大周子民们,压根都谈不上虔诚,就是诚心祷拜都谈不上,都是为了活命而装装样子罢了。

  可是,顺道许个愿这个事,大家还是乐意干的,反正许个愿又不吃亏不上当的,不灵很正常,但要是灵了呢,那岂不是就赚了。

  所以,几乎所有人不管是不是真的信徒,不管有没诚心,但都顺手许了个愿。

  没几天,每个村里,突然间就有一小部分人欢天喜地的惊喜的大叫起来,惊喜万分的告诉左邻右舍,他那天在七彩凰神殿内许下的愿意,实现了,真的实现了!

  左邻右舍们自然是一通围观。

  有的是瘫痪在床多年的老母亲,突然间站了起来。

  有的是行将就木的老人,突然间白发变黑,变得孔武有力,身患重疾的孩子,一夜之间就莫名的好了。

  村里痴傻了几十年的二傻子,一夜间突然就开了窍,不再傻了,一家人抱头痛哭,乐开了怀。

  还有的是堵在家门前的几千上万年的大山,突然间开了一条缝,让往常与世隔绝的村民,眼前突然间就多了一条平坦大道。

  有的是村口的枯井里,突然间就冒出了清泉,省去了村民们天天要跑到二十里外挑水喝的辛苦。

  这种种的变化,将这些村民给惊呆了。

  尤其是那些愿望实现的村民,立马就从装模作样变成了虔诚的信徒,甚至有个别孝子,变成了狂信者。

  那些愿望没有实现的村民,则开始反思,为什么自己的愿望没有实现呢?

  全家人的集思广益下,纷纷找到了一个近乎统一的答案就是他们不够虔诚,不够诚心,他们当日的祷拜是装模作样的。

  于是乎,一家人都知道了接下为应该怎么做,不仅在每日的早晚祷拜中诚心无比,每月一次的神殿祷拜中更是虔诚无比。

  凰灵一族的手法很巧妙,每个月都有个别村民的愿望实现,对于道境强者而言,治好普通的绝症只是举手而劳,大幅度的搬山开河有难度,但是小搬一下,开个小水脉,也不是什么难事。

  于是乎,凰灵一族的这种手段下,两郡之地的大周子民,在短短半年之间,就有近半转化成了七彩凰神的真正信徒,而且还在持续转化中。

  不得不说,凰灵一族的这种手段,还是很有效的,尤其是在他们初期广收信徒的时候,还是极其有效的。

  但是当信徒基数达到一定程度,这方法就不管用了,毕竟愿望是无数的,但道境强者的精力与力量还有数量都是有限的。

  要是这管用,天庙早就将整个大周子民都收为信徒了。

  这是凰灵一族关注的第一件大事。

  凰灵一族做的第二个大事,就是广收灵子灵女。

  在叶真最初的想法中,这些灵子灵女,会不会跟许多神殿的圣子圣女一样呢?

  但就是现在,凰灵一族已经找到并确认了两百余灵女一百余灵子,而且筛选灵子灵女的事,还在继续进行中。

  一般的神殿稍等圣子圣女,挑选出三五个备选就不错了,那有一挑就好几百的,那圣子圣女也太不值钱了。

  而且,相比之下,哪怕是圣女圣女侯选人,在几乎所有的神殿中,地位都不低,而且要求从心灵到身体都纯净无比。

  但是,凰灵一族的灵子灵女,大多数都是四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在洪荒大陆,普遍人的平均寿命也在一百二十岁以上,所以四十岁以下的,皆是年轻人)。

  这些灵子灵女,在七彩凰神殿中,地位并不高,甚至连出入自由也没有,只能在限定的活动范围内行动修炼,给予修炼的功法,也很一般。

  就连吃食,也很一般,淡不上精美,仅限于填饱肚子的程度。

  而且,叶真还发现,好些个灵女,都已经是一两个孩子的妈了,所以凰灵一族这行为,压根不是在挑选圣子圣女。

  如此诡异的种种,让叶真奇了怪了。

  这样的待遇,这样的水平,让这些灵子灵女怎么可能影响到凰灵一族的生死存亡呢?

  一连调查了近十天,叶真也没调查出来个结果。

  叶真倒是想去凰灵二公主的凰灵宫内偷听一二。

  不过,凰灵一族在这方面非常的强大,关键的地方,比如七彩凰神的供奉神殿,凰灵宫内姜徽缨的寝宫、凰灵宫内的议事大殿,哪声有着先天五行神遁也进不去。

  除了日夜有元灵强大的凰灵族道境巡查外,那里的地底阵法,却是无比的精妙,完美的限制的先天五行神遁。

  虽然叶真早就明白,先天五行神遁不是万能的,但是如今这种限制秘法出现在凰灵族这样的太古人族手中,叶真还是有些不爽和无奈。

  毕竟无法窃听之下,叶真想要得到准确的情报,还要费更大的功夫。

  尤为要命的是,就连大耳朵的天音神通,也无法从凰灵宫内的议事大殿内听到任何声音。

  显然,凰灵族对于天音一族也有着防备,毕竟当初的太古人族颇为了解同为太古人族的天音一族,有所防备,也是应该的。

  这样一来,叶真这番辛苦调查,就劳而无功了。

  不过,叶真也不是无功而返,在离开时,叶真还是在那些灵子灵女身上,做了一些手脚的。

  不少灵子灵女出身低微,用的簪发的簪子,都是木簪,叶真就让小妖神不知鬼不觉的要几根木簪里边留下一颗分身。

  很微小的苔藓种子,暗自在木簪里边生长,但外边却看不出任何异常。

  还有凰灵宫内外的花草树木,以及七彩凰神宫内以及那些灵子灵女住所的花草树木中,叶真都让小妖留下了分身。

  不仅留下了分身,叶真还将小妖的本部分本体也留在了附近的山上。

  枫州与北海郡相隔极远,若是叶真离开,若仅仅是小妖催生出来的分身留在这里,压根无法发挥出监视作用。

  小妖本体留在这里,却可以时刻监视这里,一旦发现异常,就能马上能通过与叶真道宫中的真身根基联系并告诉叶真。

  之所以这么做,一是叶真觉的,凰灵一族的灵子灵女肯定有问题,或者是有图谋,叶真想知道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利益用。

  其二,是因为正如凰灵二主公姜徽缨所言,就算叶真从她里那里凰灵界与洪荒大陆的临时空间挪移通道通行符,但是,不到万不到已,叶真真不敢用那枚临时空间挪移通通行符。

  在此之前,凰灵二公主姜徽缨就对叶真的四色元灵生出了想法,千方百计的打听叶真的四色元灵的来历。

  而如今,叶真在洪荒大陆名声渐显,甚至可以说是树敌颇多。

  魔族、四海龙廷、娲灵一族、离亲王姬原等,都恨不得将叶真扒皮拆骨,而叶真与凰灵一族之间本身的关系好不到哪里去。

  可目前的凰灵界与洪荒大陆的空间挪移通道,是那种临时性的,需要时才会开启。

  换言之,叶真要过去,只要催动那枚通行符到达地头,有姜徽缨在,凰灵一族铁定知道是叶真要过去。

  那么不论是将叶真出卖,还是凰灵二公主姜徽缨设下天罗地网,都可以将叶真吃的死死的。

  哪怕是叶真带着三万血骷髅军团,也不敢轻易造次。

  麾下的血骷髅军团能够所向披靡,是建立在敌人的高端战力有人牵制,有友军配合的情况下。

  一旦面对过多的无法牵制的道境,血骷髅军团也要吃瘪甚至是损失惨重。

  所以,借叶真十个胆子,叶真也不敢用那枚姜微缨给的通行符,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说到底,叶真这一次亲身前往凰灵宫内犯险,其实就是确实一件事确定凰灵界与洪荒大陆之间,到底有没有空间挪移通道,以及相关情报。

  如果是固定的空间挪移通道,那叶真的办法多的是。

  可现实是凰灵族如今谨慎到了极点,几乎不给叶真任何可钻的空子。

  不过,如今既然确定了凰灵界与洪荒大陆之间,有临时空间挪移通道,那么叶真的初步目的就达到了,接下来,叶真就可以在这方面想办法。

  当然,如果最终叶真找不到安全的通过临时空间挪移通道的方法,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那么也不排除叶真涉险动用凰灵二公主姜徽缨给的通行符。

  有些事,叶真已然等不及了。

  在凰灵族控制的两郡之内,叶真留下种种布置之后,又留下了一部分极其精于隐迹刺探的巡天神将之后,这才离开。

  叶真悄无声息的在凰灵族控制的两郡之内,探索逗留了近十天才离开,其它人没什么,却将娲灵圣子给急坏了,这十天来,不知道挨了凰灵二公主姜微缨的多少白眼和嘲讽。

  “虞寿,你们娲灵一族这办事不靠谱的情况,什么时候能改下!你老早之前就给本宫夸下海口,叶真必定死无葬生之地。

  可现在呢,十天过去了,什么消息都没有,你不会是借个这名头来.......”姜徽缨的秀眸陡地瞪圆,变得不善起来。

  姜徽缨未尽的话,娲灵圣子虞寿是知道的。

  因为娲灵圣子虞寿一直对凰灵二公主姜徽缨有意,所有平素都是想方设法的接近,但却收效甚微。

  方才这是姜徽缨怀疑他虞寿用这个名义赖在凰灵宫内,来刻意接近姜徽缨。

  虞寿却是连呼不敢,他绝对不会这样的做的,他又不傻,他很清楚这样做不仅搏不到姜徽缨的任何好感,还会让姜徽缨更加的反感他。

  “那你到底有何安排或者计划,说出来给本宫听听?”姜徽缨也知道虞寿是不敢这样消遣他的,连忙追问起来。

  而且,这样追问,姜徽缨有着更复杂的心情在内。

  从叶真之前为交易示威而斩杀她凰灵族一千族人的事情而言,她希望叶真被杀,但从她谋划的那件事情上,那件对她至关重要的事情上,她又希望叶真活下来,不要被杀。

  一连十天,姜微缨都处在这种纠结而复杂的心情当中。

  “这事,与我合作的那边有交待,事情未成之前,绝对不可对人言,但事成之后,却可以告诉徽缨你了。”娲灵圣子虞寿说道。

  “你!”

  姜徽缨气结,一连十天了,娲灵圣子虞寿都用这句话来应付她,让她郁闷不已,也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与情报。

  “哼,要是再过几天还没结果,证明是虞寿在消遣你,那你以后就永远别再想踏入我的凰灵宫半步!”留下这句**的话,凰灵二公主姜徽缨一转身,扭着娇躯离开了。

  而留在凰灵宫内的娲灵圣子虞寿,哪怕这近十天了依旧没有任何动静,眼神依旧无比的坚定,也无比的期待。

  “有那边出手,这一次,任你叶真本事再大,宝贝再多,也是插翅难逃,必死无疑!”

看过《造化之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