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1095章 取证
    夏文杰托着林海峰的手稍微加了加力,示意他不必紧张,他一边环顾四周,一边说道:“你必须得让我看到基地里种植的罂粟才行,不然的话,我们冒险进来就变得毫无意义了。书阁网www.shuge.net”

    林海峰眨眨眼睛,沉默好一会,最后他无奈地长叹口气,心不甘情不愿地点头应道:“好……好吧。”说着话,他向前面努努嘴,说道:“你俩架我去七十号大棚。”

    听他说七十号大棚,夏文杰和仇显封这才注意到,每座大棚的门上都是贴有编号的。这里总共建有多少的大棚,夏文杰看不出来,但看大棚门上的编号,已经有三位数的。

    他架着林海峰向前走,同时低声问道:“基地里的大棚有多少?”

    林海峰说道:“好像有二百多吧,具体的数量我也不清楚。”

    夏文杰打量四周,就他们现在路过的大棚来看,每座大棚的规模都不小,如果总共有二百座以上的话,那这里所种植的罂粟以及每年的鸦片产量,只能用天文数字来形容了。

    他问道:“地基里不会只种植罂粟,也有生产毒品吧?”

    林海峰摇摇头,说道:“滕哥……滕哥不让在基地里生产毒品,滕哥说基地只负责种植这个环节,其它的环节一律与基地无关,因为负责的环节越多,暴『露』的几率也越高。”

    聪明!夏文杰暗赞一声,虽然他没见到滕元华这个人,但只听林海峰的讲述,他对滕元华的才能已是心生佩服,只可惜,这个人并没有走上正道。

    在林海峰的指引下,他们三人在大棚间穿行,东拐西绕,没有走出太远,便来到七十号大棚的门前。

    林海峰低声解释道:“看管这一片大棚的是陈麻子,我和他的交情还不错随身带着传国玺无弹窗。”说话之间,三人正要打开七十号大棚的房门,这时候,不远处的一座大棚的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名彪形大汉,这人身高有一米八开外,体型也粗壮,身上穿着类似于制服的套装,脸上还带着一副白『色』的口罩。

    看到夏文杰三人,这名大汉不由得先是一愣,紧接着他下意识地抬手抓住腰间的配枪,凝声问道:“什么人?”

    “麻子,是我!”林海峰抬起手来,把脸上的防寒镜向上一推,又对那名彪形大汉点下头。

    彪形大汉定睛一瞧,抓住配枪的手立刻松开,紧绷的身子也随之松缓下来,他随手把脸上的口罩拉下来,乐呵呵地说道:“原来是你小子,你不是去后山守仓库了吗?”

    夏文杰偷眼打量,这名大汉的模样长得并不算难看,但却生了一脸的大麻子,整张脸坑坑洼洼,看上去有些吓人。

    “唉。”林海峰装模作样地叹口气,说道:“我刚到后山就出事了。”

    “怎么了?”“妈的,我被狼咬伤了。”林海峰指了指自己受伤的大腿,说道:“疼得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过来向你要块大烟。”

    “『操』,被狼给咬了,现在不是已经没狼了吗?”“谁告诉你没狼的,后山经常有狼群出没的好吧!”

    王麻子闻言耸耸肩,向林海峰甩头说道:“过来吧!”他一边回手拉开房门,一边看向夏文杰和仇显封二人,问道:“小林,他俩是谁啊?”

    “守外山的兄弟,如果不是他俩,我就被狼咬死了,也是他俩把我送回基地的。”“哦。”王麻子打开房门,走进大棚里。夏文杰和仇显封架着林海峰跟了进去。大棚里的光线很明亮,气温并不是很高,在二十度左右,这也是最适合罂粟花生长的温度。举目向大棚里面观望,花池共有长长的三列,中间有两列走道,放眼望去,整座大棚里红彤彤的一片。

    罂粟花并不像传闻的那样,散发着浓烈的香味,它的香味其实很淡,淡到几乎闻不出来,而且罂粟花对人也没有『迷』幻的作用,它本身就是『药』材,有清肺止咳的功效,只是它的果实可以制成毒品罢了。

    等夏文杰三人进来后,站在门口的王麻子立刻把房门关严,而后他走到花架子近前,从里面掏出一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半瓶黑乎乎的东西。

    王麻子一边拧开瓶盖,一边说道:“小林,以后你可得小心一点,别哪天真被狼给吃了。”

    林海峰白了他一眼,嘟嘟囔囔地说道:“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死的!”

    王麻子噗嗤一声笑了,他从一旁又拿起一根筷子,从瓶内挑起一块黑乎乎粘稠状的东西,递给林海峰,说道:“给你。”

    林海峰接过来,看了两眼,他吞了口唾沫,说道:“王麻子,你倒是给我弄点水来啊,这东西干咽能咽得下去嘛!”

    “你的事还真多!”王麻子白了他一眼,转身向一旁走去。在大棚的角落有座椅,还有一张不大的小桌子,上面摆放着不少的杂物。

    趁着王麻子去取水,夏文杰把暗藏在袖口内的手机向外探了探,在手指缝隙中『露』出摄像头,不留痕迹地拍摄着大棚内的一切。

    时间不长,王麻子拿着一只保温杯走回来,递给林海峰。后者皱着眉头,先是把筷子上黑乎乎的粘稠物放入口中,囫囵吞枣的咽下去,紧接着他拿起水杯,咕咚咚的把一大杯的水喝个精光。

    王麻子从瓶中挑出来的东西正是罂粟花的果实,也就是俗称的大烟。大烟不仅可以用来抽,也可以当『药』物来吃,有麻醉止痛的功效。

    把一大杯的水喝干,林海峰长长吁了口气,脸上的五官都扭曲成了一团,嘀咕道:“真他妈苦啊他从末世来!”

    “你就知足吧,这种东西外面的人想吃都吃不到呢!”王麻子拿回水杯,乐呵呵地说道。

    “谁会吃大烟?那是脑子病得不轻。”林海峰一边和王麻子打屁,一边偷偷看向夏文杰,向他连使眼『色』,现在他们已经进入大棚了,是不是也可以走了。

    夏文杰淡然一笑,示意他稍安勿躁,他慢慢旋转着掌中的手机,尽量拍摄下更多的内容。

    见夏文杰没有立刻要离开的意思,林海峰暗暗心急,但又不能表『露』出来,他随口问道:“麻子,上回你在我那拿的随身听是不是该还我了?”

    王麻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歪着脑袋说道:“我说你这小子也太不讲究了,一个破随身听还管我要,刚才你向我要大烟的时候你怎么不提随身听的事?”

    林海峰呲牙一笑,说道:“麻子,你也知道,仓库里的东西又不是我的,万一哪天滕哥去查……”

    “查个屁!滕哥什么时候去查过仓库?”王麻子老神在在地说道:“我一天到晚的呆在大棚里都快无聊死了,那个随身听你就别想要回去了。”稍顿,他又嬉皮笑脸的凑过来,说道:“你想要回去也可以,得拿东西来换。”他看眼夏文杰和仇显封,然后拉着林海峰向旁走了几步,小声说道:“小林,我可听说了,二驴子前几天从仓库里拿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林海峰闻言眉头拧成个疙瘩。王麻子挤眉弄眼地说道:“你给我也弄一个,我就把随身听还你。”

    “你还真是不吃亏啊,拿个随身听就想换笔记本,你当我傻子啊?”林海峰不满地说道。

    “大家都是兄弟嘛,再说你这次来向我要大烟,我二话不说就给你了,够意思吧?你……你也给我整个笔记本……”

    王麻子正磨着林海峰要笔记本的时候,突然间,大棚的房门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名身穿棉服的大汉。

    看到他,王麻子和林海峰同是吃了一惊,紧接着,二人下意识地站直身形,齐声说道:“仁哥!”

    见林海峰和王麻子对进来的这名大汉毕恭毕敬,夏文杰立刻判断出来此人的身份不同寻常,他和仇显封也双双点头说道:“仁哥!”

    进来的这名大汉三十出头的年岁,淡眉『毛』,小眼睛,一张国字脸又宽又方,看其长相就给人一种工于心计的感觉。

    他先是看看王麻子,又瞧瞧林海峰和夏文杰、仇显封,皱着眉头问道:“你们这么一群人都跑到大棚里做什么?”

    此时林海峰的心已然提到嗓子眼,急声说道:“仁哥,我……我这就走。”说着话,他作势就要往外走。可是他的脚步还没迈出去呢,那名大汉已伸手把他拦住,小眼睛微微眯缝起来,在林海峰的脸上来回打转,他慢悠悠地问道:“小林,我没记错的话,滕哥昨天晚上已经派你和老贾去守仓库了,可现在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谁让你回来的?”

    “仁哥,是……是这样的……”一旁的王麻子正要帮林海峰解释,那名大汉看也没看他一眼,面『色』不善地沉声说道:“我没有在问你!”

    王麻子身子一哆嗦,吓得赶紧闭嘴。

    这名大汉名叫车智仁,朝鲜族人,他在地基里的身份并不算很高,但要论起心狠手辣他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也正因为这样,基地里的普通帮众没有不怕他的。王麻子和林海峰自然也不例外。

    林海峰小心翼翼地说道:“仁哥,我……我是回来治伤的。”“治伤?治什么伤?你哪受伤了?”车智仁歪着脑袋,上下打量着林海峰。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