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1091章 动手
    “老贾,滕哥什么事啊?”小赵从山洞的里端走出来,带着一脸的好奇,来到老贾的近前。手机看小说wap.shuge.net

    “没什么事,就是提醒咱俩小心一点,最近进山的人很多,而且陈鹏在m市木厂那边还不省心,总惹麻烦。”老贾放下电话,边摇头边说道。

    “哦。”小赵应了一声。老贾问道:“这回又丢什么了?”小赵摇摇头,说道:“我也看不出来丢什么了,东西那么多那么杂,我哪能记得住啊!”

    老贾耸耸肩,然后目光落回到床铺的被褥上,又无奈地叹口气,说道:“这被子是不能用了,上面打了霜,『潮』乎乎的,我们要是盖一宿,不到第二天早上咱俩就得被冻死。”

    说着话,他恍然想起什么,说道:“小赵,你去找两个睡袋。”

    小林嘟囔道:“我去哪找睡袋啊……”话到一半,他突然想起自己刚才打开的双肩包里有睡袋,他快步走回到山洞里端,把夏文杰放下的那只双肩包又翻了出来,打开,从里面拽出折叠成一卷的睡袋。

    此时,夏文杰就在一旁的纸箱里正查看着手机,刚才对方有打电话,他以为这里有信号,可是把手机拿出来一瞧,一格信号都没有。他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对方用的应该是卫星电话。

    小林在纸箱中又翻出一只睡袋,然后拽出两张棉毯,走回到老贾那边,他一边把睡袋铺在床垫上,一边说道:“老贾,你生堆火吧,山洞里太冷了踏上极巅最新章节。”

    在老贾生火的时候,小林又嘟囔道:“我倒是希望今晚还能有暴风雪,这样咱俩也不用在山洞里遭这份洋罪了。”

    老贾噗嗤一声笑了,苦笑,说道:“你就别抱着这个期望了,滕哥已经说了,这几天都不可能再有大的暴风雪了。”

    小林抓了抓头发,忍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

    且说身在山洞最里端的夏文杰,他轻轻把纸箱口的纸皮推开,然后慢慢站起身形。对面的仇显封和赵东透过纸箱的小窟窿眼看到夏文杰起身,他二人也悄然无声地站了起来。

    山洞里端本就光线昏暗,旁边还有那么多的纸箱隔挡,身在山洞中段的老贾和小林根本看不到夏文杰那边的情况。夏文杰向对方的仇显封和赵东做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示意他二人先不要轻举妄动,等对方睡下之后,己方再出手偷袭也不迟。

    明白了他的意思,仇显封和赵东双双点下头,而后,三人重新蹲回到纸箱里,耐心等待对方睡熟。

    时间不长,老贾在床铺附近的一只凹坑里生起一堆柴火,山洞里的光线也随之明亮了不少,小林坐在火堆旁,一边向柴火中扔着松木,一边问道:“老贾,你在这快满六年了吧。”

    老贾闻言一笑,说道:“还有两百一十三天。”

    “记得这么清楚。”

    “满六年我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当然得记清楚了。”老贾乐呵呵地说道:“这些年也攒了不少钱,离开这里之后我就打算退休了,带着家人搬到海南去住,好好享受生活。”

    “我还得等两年多才满六年呢。”小林用充满羡慕的目光看着老贾,说道:“等我离开这,我也退休,到时候我去南方找你,我们做邻居,哥俩还在一起。”

    老贾仰面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才几岁,还有大把的好时光,跟我学什么。”

    小林叹道:“这些年住在山里,钱是没少赚,但也落下一身病,到南方可以好好养一养嘛,如果是有命赚钱,没命花钱我这辈子不是亏大了?”

    老贾收起玩笑之意,点点头,说道:“你能这么想是最好不过的了,早点离开这个大泥潭,也省得终日过提心吊胆的日子。”

    两人边烤火边聊着天,过了一会,他俩也都困了,双双钻进睡袋中。又等了十多分钟,听他二人的呼吸声变得冗长又匀称,夏文杰、仇显封、赵东三人纷纷跳出纸箱。

    夏文杰向他二人做了个行动的手势,仇显封和赵东立刻抽出军刺,高抬腿轻落足的向对方二人走过去。他俩的动作又缓又轻,悄然无声地接近到那两人的近前,低头看眼在睡袋中熟睡的两名大汉,他俩纷纷蹲下身形,把刀锋压在二人的脖颈上。夏文杰站在两只睡袋的中间,抬起脚来,蹬了蹬年轻的那名汉子。

    看年岁,那人也就二十六七的样子,头发又『乱』又长,一脸的络腮胡子,在其额头还有两道横疤,即便是闭着眼睛睡觉,仍让人觉得他相貌凶恶。

    被夏文杰蹬了两脚后,那名大汉翻了个身,眼睛依旧是闭着的,嘴里嘟嘟囔囔地说道:“老贾,别闹。”

    夏文杰嘴角微微扬起,又再次蹬了蹬对方。这回那名大汉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睛,气呼呼地说道:“老贾,你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他话没说完,正看到一名陌生的青年就站在自己的身旁,在昏暗的山洞里,青年的那对眼睛异常的明亮,仿佛两盏小灯泡似的,『射』出锐利的精光,他身子不由自主地为之一震,下意识地惊问道:“你是谁……”

    他腰眼用力,想要坐起身形,忽觉得脖颈一凉,他垂目一瞧,这才发现在自己的脖颈上还架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而在自己的另一侧,则蹲有一人天医仙途无弹窗。

    一瞬间,他惊出一身的冷汗,心也随之提到嗓子眼,他目光发直地盯着抵在自己喉咙处的匕首,声音颤抖地低吼道:“老……老贾,老贾你快醒醒……”

    “大半夜的,你鬼叫个什么?”躺在另一个睡袋中的中年汉子不满地翻了个身,在他翻身的同时,横在他脖颈上的匕首也顺势从他的脖侧划过,伤口并不是很深,只是划开一层表皮,但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他激灵灵打个冷战,他下意识地睁开眼睛,等他看清楚周围的情况后,人也呆住了,不知道这三人是怎么混进山洞里的。

    “不想死,就别动,也别叫。”夏文杰站在两人的中间,垂头扫视二人一眼,柔声说道:“我问什么,你俩就回答什么,记住,这是你俩保命的唯一机会。”

    两名大汉脸『色』难看,谁都没有说话。夏文杰不紧不慢地蹲坐下来,他先是看向年轻的大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小林!”年轻的大汉正要说话,旁边年长的大汉沉喝了一声,打断他后面的话。

    他深吸口气,咬牙问道:“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他话还没说完,蹲在他旁边的仇显封伸出大手,一把把他的嘴巴捂住,在他耳边细声细语地说道:“我们是谁不去重要,也和你没有关系!”说话的同时,他举目看向夏文杰,现在只要夏文杰对他使个眼『色』,他便会毫不犹豫地结果对方的『性』命。

    夏文杰向他稍微摆了下手,示意他先留下活口。他看向年轻的大汉,柔声说道:“我再问你一次,你叫什么名字。”

    “我……”年轻的大汉下意识地看眼同伴,嘴巴张开,犹豫了片刻,把到嘴巴的话又咽了回去。

    深深看了他一眼,夏文杰面『露』无奈之『色』,他抽出军刺,然后又看向赵东。后者会意,用匕首继续『逼』住年轻大汉的同时,另只手盖住他的嘴边。年轻大汉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夏文杰手中的军刺已然狠狠刺了下去,就听扑的一声,军刺的锋芒穿透睡袋,深深『插』入年轻大汉的大腿。后者疼得闷哼一声,身子佝偻成一团,可是赵东的大手死死捂住他的嘴巴,他的叫声也全部被堵在口中,一句也喊不出来。夏文杰没有立刻把匕首拔出来,等了一会,见大汉的挣扎渐渐弱了下去,他凑近对方,一字一顿地说道:“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

    大汉的额头、脸上都是汗珠子,连他的内衣裤都被冷汗浸透,剧痛激发出他体内的暴戾之气,他瞪圆眼睛,对贴近自己的夏文杰怒目而视,嗓子眼里还不断地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

    见状,夏文杰敲敲额头,又耸耸肩膀,握住军刺的手慢慢转动。他的手一转,军刺也跟着转,而此时军刺还深深『插』在对方大腿内,这一转动,那名大汉哪还能受得了?

    他的嗓子眼里发出嗷的一声怪叫,双眼泛白,差点当场晕死过去,豆大的汗珠子顺着他的下巴滴滴答答地流淌下来。

    夏文杰的手掌终于停止转动的动作,在大汉的耳边小声说道:“这就是不合作的下场。我们有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你想把我的手段全部尝试一遍吗?”

    大汉脸上的戾气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恐与惧怕,他身子哆嗦着,眼巴巴地看着夏文杰,连连摇头。夏文杰向赵东使个眼『色』,后者会意,把捂住对方嘴巴的大手慢慢移开。

    夏文杰说道:“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大汉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地吸着气,缓了一会,他吞口唾沫,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我叫林海峰……”

    听对方开口肯说出他自己的名字,夏文杰的心也就放了下来。只要对方肯开口,就说明他的心理防线已然崩溃,他有办法让他交代出全部有价值的情报。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