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1088章 罹难
    “不敢啊?”看着吓得花容失『色』、汗如雨下的王静怡,陈鹏嘿嘿地发出一串怪笑声,把玩着手中的匕首,乐呵呵地说道:“杀人,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件事。www.shuge.net”

    说话的同时,他把刀锋顶在李春生的脖颈上,又看了一眼王静怡,然后手上慢慢加力,将匕首的锋芒一点点的向李春生脖颈深处『插』进去。

    随着刀锋刺穿皮肉,李春生的身子开始急剧地哆嗦起来,这时候,周围的青年纷纷走了过来,将他的双手双脚死死摁在地上。

    鲜血顺着匕首的血槽嘶嘶地向外喷着,被摁在地上的李春生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他张大嘴边,但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陈鹏,眼角都快张裂开。

    陈鹏对他濒死前的眼神视若无睹,就当着王静怡和冯娟的面,一点一点的把匕首的整个刀身全部『插』进李春生的脖颈中。

    此情此景,已完全把二女惊呆吓傻,看着挣扎越来越弱、瞳孔渐渐放大、目光涣散浮起一层死灰的李春生,她俩甚至都惊叫声都发不出来,坐在地上,呆若木鸡棺尸最新章节。

    等李春生趴在地上的身子一动不动之后,陈鹏这才把匕首从他的脖颈中一把拔出来,鲜血顺着李春生的喉咙汩汩流淌出来,将地面染红好大一滩。

    陈鹏嘴角噙着冷酷的笑容,低头看着李春生的尸体,两眼闪烁着兴奋的光彩,他的眼神就好像在看自己刚刚完成的一件艺术品。

    过了一会,他甩了甩刀身上的血迹,正要对王静怡说话,口袋中响起一连串的手机铃声。

    他嘴唇蠕动,不满地嘟囔一声,而后把血迹斑斑的匕首递给一旁的手下,然后张开手掌,在地面上胡『乱』的蹭了蹭,抹掉血迹后,他方站起身形,把口袋中的手机掏出来。

    看眼来电,他面『色』顿时一正,急忙把手机接通。“滕哥,你找我有事吗?”陈鹏拿着手机,向旁边走出几步,小心翼翼地问道。

    “听说,你今天抓了几个人。”话筒里传来沙哑的问话声:“他们是干什么的?”

    “滕哥,他们是进山里来玩的游客。”

    “你确认?”“当……当然,其中还有两个女学生呢。”“既然是游客,你抓他们做什么?”“滕哥,兄弟们整天憋在这深山老林里也太无聊了,我想给大家找点乐子嘛!”

    “你觉得一哥交代给你的任务很无聊是吗?”电话那头的人死气沉沉地问道。“不、不、不,滕哥,你……你误会了,我没这个意思……”“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不久前我已经提醒过你,最近这段时间地基很不太平,老虎帮已经先后派出三波人来打探,你的任务就是给我盯紧北面的入山口,少惹麻烦,你现在当我的话是放屁吧。”

    “滕……滕哥,我和兄弟们守在这里可一直都是兢兢业业的,只要有人进山,肯定瞒不过我们的眼睛,这次抓的三个人是……是我们在路上恰巧遇上了,就顺带手把他们带回木厂玩玩……”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木厂那边的所作所为吗,这几年,木厂那一带失踪的人还少吗,以前我懒得管你们,睁只眼闭只眼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了,可现在是非常时期,你******还敢给我惹事生非。”

    “滕哥,我……”“把你们抓的人立刻处理干净,从现在开始,你们都给我安分守己点,再让我知道你们主动生事惹麻烦,小心我剥你的皮。”说完话,电话那头的人把电话挂断。

    陈鹏站在原地,愣了片刻,他长长吁了口气。他一边揣起手机,一边转回头,看向手下的众人,皮笑肉不笑地问道:“是你们给滕哥通风报信的?”

    众人面面相觑,其中一名青年小心翼翼地说道:“鹏哥,我们一直都跟你在一起,哪有机会给滕老大通风报信啊。”“是啊,鹏哥,我看,没准就是大彪和耗子那两个家伙干的。”

    陈鹏闻言,脸『色』阴沉下来,他脱下土黄『色』的薄棉袄,又撸了撸袖子,狠声说道:“早晚有一天我会收拾掉这两个混蛋。”

    说话之间,他走回到王静怡和冯娟近前,大手伸出,一把把冯娟的头发抓住,将其从地上狠狠拽起来,然后他把着冯娟的头发,使她惊慌失措的脸庞向上扬起,问道:“这个女人你们喜欢吗?”

    周围的青年看了看,又瞧瞧另一边的王静怡,纷纷撇嘴说道:“鹏哥,她长的也太不好看了,我们比较中意那个!”说话的同时,人们纷纷向王静怡扬下头。

    陈鹏嘴角挑起,点点头,说道:“既然不喜欢,留着也没用。”他单手按住冯娟的脑袋,将其摁跪到地上,另只手向旁边的青年勾了勾,有人上前,递给他一根钢管,陈鹏接下钢管后,连犹豫都没犹豫,双手将钢管抡起,对准冯娟的脑袋就是一记重击。

    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脆响,这势大力沉的一击,把冯娟跪坐在地上的身子都打得向前飞扑出去,落地后,她双目圆睁,脸上还残留着惊恐的表情,但眼中已然没有了神韵,死灰占据了她的双瞳冥书txt下载。再看她的后脑,被硬生生砸出个血窟窿,鲜血飞溅了满地。

    陈鹏深吸口气,将手中的钢管随意的向旁一丢,接着对左右的青年挥挥手,说道:“把尸体都处理干净。”说着,他走到王静怡面前,把已然麻木的她拽到一张桌子前,将她推倒在桌上,随后他向上纵身,跳上桌面。

    王静怡现在已然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她感觉身体似乎都已不再是自己的了,一动也不能动。

    她眼睁睁看到陈鹏跨坐在自己身上,把自己身上衣裤一件一件的扒掉,她眼球转动,又看向一旁,只见有两名青年正拖着李春生和冯娟的尸体走到一座木材加工的大型机器前,那两名青年先是把冯娟的尸体放到加工台上,用剪刀把她的衣服全部剪掉,然后打开机器,『操』作台上的齿轮开始飞速地旋转起来,两名青年推着冯娟的尸体,像锯木材一般把尸体锯割成一段段,然后又把肢解开的尸块全部推进『操』作台下面的一只巨大的塑料桶里。紧接着,两名青年又动作熟练的把李春生的尸体放了上去……

    身下突如其来的剧痛感让王静怡麻木的身子终于有了感觉,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可是她凄惨的叫声得不到周围人任何的同情,只激发出众人哈哈的狂笑声。

    夏文杰、仇显封、赵东三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原路返回的李春生、王静怡、冯娟三人会在半路上发生这样的不幸。此时,他们三人还在按照老虎帮提供的坐标继续往山林中深入。

    白天的时候天气格外晴朗,可到了傍晚,风云突变,先是刮起大风,而后鹅『毛』般的大雪漫天飘洒下来。

    雪景只是看起来很美,身在其中,便感受不到美感了。雪片夹杂在狂风当中,那真如同刀片一般,刮在人的脸上,火辣辣的刺痛。

    夏文杰、仇显封、赵东头上顶着厚厚的棉帽,脸上戴着雪镜,口鼻包裹着围脖,顶着风雪艰难地向前走着。天『色』越来越黑,时间才刚刚五点而已,天『色』已然暗得伸手不见五指。

    赵东走到一颗松树后,停下脚步,转回头,对后面的夏文杰和仇显封说道:“杰哥,我们在这里歇歇吧?”

    “什么?”耳边全是呼啸的风声,夏文杰根本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赵东拉下围脖,凑近到夏文杰的耳边,大声喊道:“杰哥,雪下得太大了,我们停下来歇歇再走吧!”

    这回夏文杰总算是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了,他点点头,喊道:“找个能避风的地方。”

    “好。”赵东重新拉起围脖,向前方的山脚走去。

    他们又足足走出半个多钟头,才在山脚下找到一处凹坑。凹坑的两边有两大快凸起的石头,算是勉强能挡住一些风,三人全部挤进这个小小的凹坑当中,把地面的积雪又向外推了推,三人疲惫不堪的席地而坐,呼哧呼哧狂喘着粗气。歇息了一会,赵东小心翼翼的把gps和地图拿出来,仔细比对。夏文杰看了他一眼,问道:“我们距离目标还有多远?”

    赵东在地图上点了两下,说道:“杰哥,我们现在是在这,距离坐标的位置还有……差不多还有六十公里左右。”如果是在一马平川的地方,六十公里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用上两天就能走完,但这里是未开发的原始森林,没有道路,而且漫山遍野的积雪,更要命的是还时不时的会出现暴风雪,这让他们的路程变得漫长又艰辛。

    “把地图收好,别让风刮跑了。”夏文杰提醒一句,拉下袖口,看眼手表,说道:“我们先在这里休息半个小时,然后继续赶路。”

    “杰哥,我们是不是等暴风雪停了之后再走?”赵东小声问道。夏文杰若有所思地摇摇头,说道:“暴风雪的出现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好机会。”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