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71章 治疗
    夏文杰把阿木格下面的兄弟进行了精简,有用的留下,没用的剔除掉,削减不必要的人员开支。另外社团开始实行记账,所有的支出全部要走账,夏文杰让张铁暂时来监管这边的账目,以后,阿木格的手下人再收来保护费,统一交到兄弟酒吧这里,然后等到月中的时候,按照每个人对社团贡献的多与寡再分发工资。

    他不是在以一个黑道帮派的方式来管理阿木格这些人,而是按照企业化的方式进行管理,每个社团成员就像是企业里的员工,工资也是以底薪加奖金组成,底薪大家相差不多,即便是阿木格比下面的小弟也高出不了多少,真正的差距在于奖金上面。

    既然决定组建社团,那么就必须得有个自己的名字,夏文杰和阿木格、张铁聚到一起还核计过这件事。

    阿木格主张起个响亮的名字,让人一听就害怕的那种,张铁则认为应当低调,社团的名字要越不引人注意才越好。

    夏文杰思前想后,琢磨了一会,给社团起了个名字,天道。

    通过他起的名字也能看得出来,他并没有打算让这个社团长久的经营下去。

    何谓天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就是天道,混黑道的,丧尽天良的事做多了,你就一定得还,即使人不收你,也自会有天来收你。这正是夏文杰为其取名天道的初衷所在。

    现在的他肯定没有想到,今日他一时兴起为其命名天道社的小社团在不久的将来竟然能发展成大集团,实力扩张之快,甚至都超出了他自己的控制。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阿木格是一根筋、直肠子,他哪有夏文杰那么多的鬼心思,听完夏文杰的提议后,他连连拍手赞好,附和道:“好,天道社这个名字好,听起来就觉得大气,以后谁敢招惹我们,那就等于是逆天叛道,好啊,这名字太好了。”

    夏文杰暗暗翻个白眼,拍拍阿木格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你还真会解读。”

    “老大,我说的不对吗?”阿木格呆呆地看着夏文杰。

    后者龇牙一笑,大点其头,道:“深知我意。”

    阿木格眨巴眨巴眼睛,看夏文杰在笑,他也跟着咧开大嘴哈哈地大笑起来。阿木格就是这样的人,十来岁就离开家到外面混,混了十来年,拳头是比以前硬了,但心眼还像以前那么多,而夏文杰最喜欢的也正是他这一点。

    至此以后,阿木格连同手下的数十号兄弟正式以天道社的名头在黑道上打拼。

    不过与其他的黑道比起来,他们实在太很穷了,因为黄赌毒这三样夏文杰都不准他们碰,而这三样又是黑道最主要的来钱渠道。

    阿木格为此向张铁抱怨过,现在黄赌毒都不能碰,自己这叫混的什么黑道。

    张铁很是机灵,也非常有经商赚钱的头脑,他给阿木格出个主意,放贷,现在由他管理社团的账目和资金,他可以把钱借出去,只要阿木格能保证把钱连本带利的收回来,这里面的利润就大到他们吃不完,而且还会像滚雪球那样,越滚越大,越来越赚钱,这可比提着脑袋搞黄赌毒那些强多了,即暴利又低风险。

    阿木格一听就乐了,拍着胸脯向张铁保证,他只要能把钱借出去,自己就有办法把钱收回来,要说动脑筋,他不在行,要说拼拳头,他比谁都能耐。

    张铁和阿木格一拍即合,做起私人放贷,这件事夏文杰并不知道,他二人也没有在夏文杰面前刻意提起过。

    在夏文杰收复阿木格的第二天,他向学校请了假,跟着夏枫去看心理医生。

    夏枫开着一辆红色的福特轿车来接他。即便是周末,夏枫也和平时的穿着一样,黑衣黑裤白衬衫,一身标准的职业女性打扮。

    她的年龄并不大,今年也才二十二岁,比夏文杰年长不足五岁,只是穿上职业装后,显得成熟许多,和休闲打扮的夏文杰走在一起,让人一眼就会认定一个是姐姐,一个是弟弟。

    在去医院的路上,夏枫问道:“昨天在群里聊得好好的,你怎么突然不见了呢?”

    “遇到点事,然后就没上线。”夏文杰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而后好奇地问道:“我下线之后你们又聊什么呢?”

    “也没什么,你也知道,正经事他们是不会聊的,成天只会东拉西扯。”

    夏文杰扑哧一声笑了,夏枫的话固然难听,但说得也没错,事实就是这样。他话锋一转,又问道:“对了,去看心理医生还用接受催眠吗?”

    “看情况吧。”

    “我不想被催眠。”夏文杰嘟囔道。

    “为什么?”夏枫好奇地问道。

    夏文杰喃喃说道:“被催眠后,谁知道他会问我什么,我又会说些什么。”

    夏枫噗嗤一声笑了,摇摇头,说道:“你这个人,就是防心太重,表面上看起来很随和,其实,你是打心眼里排斥与人接触。”

    夏文杰怔了怔,接着笑道:“听起来枫姐好像你很了解我的样子。”

    “难道不是吗?”

    他不置可否,说道:“枫姐是刚好相反,表面上看是不想与任何人接触,而内心却是渴望与人交流,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即期待又怕受伤害。”

    夏枫不以为然地嗤笑一声,心里却很惊讶夏文杰的洞察力。她耸耸肩,说道:“听起来你自己都快成心理医生了,那我们还是不要去医院好了。”

    “正合我意。”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夏枫坏笑着补充一句。她喜欢看夏文杰吃瘪时的模样,那会让她感觉……很可爱。

    心理治疗主要是以谈话为主,催眠只是辅助手段,而且催眠的本身也有一定的危险性,不是有必要,医生是不会使用催眠的治疗方式。

    再者说,催眠并没有像电影、小说中那么夸张,它也需要被催眠者的配合,如果被催眠者对催眠本身有排斥心理,催眠也不会成功的。

    心理治疗对夏文杰的效果不大,在接受治疗的时候,需要患者敞开心扉,而夏枫说得没错,夏文杰的防心太重,想让他对一个刚认识的人敞开心扉,那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的事,哪怕对方是名医生。

    接受心理治疗一上午,所收到的效果甚微,心理医生建议夏文杰在下一周继续过来接受治疗。

    夏文杰想都没想,立刻就拒绝了,倒是夏枫帮他答应下来,向医生预定下次治疗的时间。

    在离开医院的时候,夏文杰向夏枫抱怨道:“下周还要来啊?”

    “医生都说了,你这次很不配合,下周如果还这样的话,大下周也得来。”

    夏文杰撇撇嘴,说道:“好吧,来就来,下周枫姐你不用来接我了,我自己过来就行。”

    夏枫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反问道:“如果我不来接你,你自己会准时在医院里出来?”

    被她一语道破心思,夏文杰心虚地呵呵干笑两声。

    出了医院,坐进车里,夏枫看看手表,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她说道:“我们先去吃饭。”

    夏文杰问道:“到哪里吃饭?”

    “暂时还没想好,想到哪就去哪。”夏枫一边启动汽车一边随口说道。

    夏枫开车,漫无目的地逛了一会,而后带着夏文杰去了一家酒店的西餐厅。

    五星级的酒店,西餐厅里的东西也不会太便宜,夏文杰跟着夏枫进来之后,低声说道:“枫姐,吃个午饭而已,不要来这种地方吧?”

    “你还怕我请不起你吗?”夏枫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那倒不是……”

    说话之间,二人已被服务生领到一处空席位。

    两人落座后,夏枫接过菜单,熟练地在上面点了两客牛排,几样西菜,还有两份冰淇淋。因为工作的关系,夏枫不喜饮酒,这一点她倒是和夏文杰一样。

    等服务生离开之后,夏枫身子向后一靠,端着双臂,边看着对面的夏文杰边问道:“你考虑得怎么样?”

    夏枫的思维很跳跃,经常会突如其来的抛来一句话,让人听得满头雾水。那么聪明的夏文杰也没听明白她究竟在问什么,说道:“考虑什么?”

    “毕业后进入安全局的事。”

    哦,原来是问这个。夏文杰笑了笑,摇头说道:“没有这个打算。”

    “你是不想和我一起共事?”夏枫危险地眯缝起眼睛。

    “当然不是,恰恰相反,以后有机会,我还希望能把枫姐拉出安全局,拽到我身边来呢。”他这是实话,以夏枫的能力,做稽核肯定没问题。

    听闻这话,夏枫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傲然说道:“可惜,我对做警察没兴趣。”

    “说得也是,以警察的薪水恐怕就吃不起这么贵的餐厅了。”夏文杰边环顾四周的环境边随口说道。

    夏枫哼笑一声,说道:“你以为警察赚得少啊?如果那么看重钱,我早就转行当警察了。”正说着话,她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拿起来看了看,并没有接,又把电话放下了。

    夏文杰怔了怔,问道:“枫姐怎么不接电话?”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