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70章 收服
    “老大?老大?老大你在听吗?”

    “我在!现在饭店那边的情况怎么样?”阿木格毕竟是在道上混了十几年的过来人,他很快镇定下来,冷静地问道。

    “饭店的门窗都已经被堵死了,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我知道了。”阿木格挂断电话,然后慢慢放下手机,喃喃说道:“乌达……是真的想致我们于死地啊……”

    夏文杰放下筷子,拿起餐纸,擦了擦嘴角,慢条斯理地说道:“你的这个十几年的好朋友早就变了,你视他为兄弟,他视你为劲敌。”

    阿木格久久没有说话,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这时候,他的手机又一次响起,还是小志打来的电话。他接通,话筒里传来颤抖的说话声:“老大,警察……警察……”

    “什么警察?把话给我说清楚。”

    “到处都是警察,已经把饭店包围了,完了,饭店里的人都完了……”

    阿木格倒吸口凉气,警察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乌达刚刚杀掉高俊杰的时候到了,天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他猛的抬头看向夏文杰,骇然道:“这……这都是你安排好的?”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乌达杀了高俊杰,理应给他偿命嘛。”说着话,夏文杰拍下椅子的把手,挺身站起,绕过茶几,来到阿木格近前,拍拍他肩膀,两眼闪烁着亮得惊人的光芒,笑吟吟地说道:“现在,高俊杰死了,乌达又被警察抓了,以后,你就是这一带势力最大的老大,不过你也要记住,你的这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我既然能把你捧起来,也有办法再把你摔下去。”

    阿木格激灵灵打个冷战,以前他并不觉得夏文杰有多可怕,充其量就是个挺会打仗、打人挺狠的青年,现在,他算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一股恐惧感。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甚至都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怕夏文杰什么,但就是怕他。

    也许正是他的那份从容、那份随意才让人觉得倍感恐怖吧,谈笑之中,却又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内,他带给人的不是那种实实在在的威胁,而是一种心理上的恐惧感。

    阿木格吞了口唾沫,突然站起身形,倒退两步,对夏文杰正色说道:“今天你救了我的命,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老大,你让我做的事,我一定会去做,你不让我做的事,我绝不会去碰。”

    夏文杰笑了笑,伸出手来,说道:“拿来。”

    阿木格怔住,不解地问道:“拿什么?”

    “账本。”夏文杰柔声说道:“既然你的命都是我的了,那么账本也应该交给我。”

    要想控制一个社团,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掐住它的经济,只有控制住他的经济命脉,才能把它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上。

    不过阿木格却是满脸的茫然,疑问道:“老大,什……什么账本?”

    夏文杰摇了摇头,反问道:“你手下有这么多的兄弟,你又看了那么多的场子,每月收的保护费不入账吗?有账就得有账本,给我。”

    阿木格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看看周围的手下弟兄,小声说道:“我们……我们也从来都没有什么账本啊,收了钱,我都拿出来和兄弟们分了、花了,也没入过账啊,再说,什么叫入账?”

    看他那一脸茫然的傻相,再瞧瞧其他那些人满面的莫名其妙,夏文杰心中苦笑,暗道:一群笨蛋!他沉吟好一会,说道:“既然你们已经凑到一起,就应该组成社团,不然的话,永远都是一盘散沙的虾兵蟹将,永远都成不了大气候。

    要成立社团,自然就要有社团的规矩,以后再从个个场子收取的保护费,不能拿来就分个一干二净,你们也不能再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有今天没明日的生活,所有收来的费用全部上交,交到社团手里,再由社团每月定期发饷,你们觉得怎么样?”

    众人面面相觑,谁都没有说话。夏文杰比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的年龄都要小,他们又为何要听他的?

    见无人响应,夏文杰目光一转,落在阿木格的脸上。

    阿木格当然明白他的意思,现在该是自己站出来表态的时候了。他面色一正,说道:“我说过,从今天以后,你就是老大,我阿木格什么事都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

    他一表态,下面的兄弟们不能在装聋作哑,纷纷心不甘情不愿有气有力地应道:“是。”

    “社团的财务暂时由我来管,以后若是能找到专业的人才,便交由那个人去打理,有问题吗?”

    “没有。”阿木格立刻摇了摇头。

    夏文杰一笑,拍拍他的胳膊,说道:“听我的,规矩或许会有很多,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和你手下兄弟的日子,绝对不会越过越穷,你们也不会像藏獒那样,最后死得不明不白。”

    说了这么多,他终于说道一句众人最爱听的话了。他们在黑道上混,过着刀头舐血的生活,归根结底为的是什么,就是想过上富足又安定的日子,如果夏文杰真能让他们过上这种生活,他们也愿意尊他为老大。

    从这一天开始,夏文杰正式收服了阿木格的势力。

    其实在这件事上,他并没有出多大的力气,只是赶上了一个好机会。

    乌达想暗算高俊杰和阿木格,独占藏獒留下的全部地盘,而夏文杰借力使力,拦下阿木格,救下他性命的同时,也让他对自己又感激又敬畏,另一边,他在暗中又秘密联系了刑警队的队长王伟,借用警方之手,抓乌达个杀人行凶的现行,趁机打掉乌达势力。

    当然,王伟肯听夏文杰的指使也并非他二人同是五四社的人,最主要的原因是王伟这么做他自身也能赚到实惠,打掉乌达这么大的一个黑势力,等于是他自己也能立下了大功,可以让他以后的仕途之路更加平顺。

    夏文杰和王伟可谓是各取所需、各谋所得,当然是一拍即合。

    现在,阿木格是被夏文杰收复了,只不过阿木格对他是惧怕多于感激,是怕自己也被他算计,步乌达和高俊杰的后尘,而非真心实意地想跟他。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他的心理彻底发生变化。

    有次,他的家里给他打来电话,说阿木格的母亲病重,需要到省城的医院做次大手术,可手术的费用很高,需要三十万块钱,他家里拿不出来这么多的钱,只能找他。

    按理说,阿木格自己的势力也不小,三十万对他应该不算大数目,但阿木格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一直以来,只要他赚了钱就是和手下的兄弟们去吃喝玩乐,逛最好的夜总会,住最贵的酒店,找最漂亮的小姐,手里几乎没有存款。

    后来夏文杰听说了这件事后,便从他自己的兄弟酒吧里提钱,可是这时候兄弟酒吧也营业不太久,账面上的资金也同样没有三十万,夏文杰倒是也果断,让张铁把酒吧里的藏酒拿出来卖掉,凑出三十万,交给阿木格。

    兄弟酒吧里的藏酒都是王庆龙积攒数年得来的,其中不乏珍品,现在几乎是以白菜价向外甩卖,张铁心疼得肝直颤。

    为了此事,他也和夏文杰激烈争论过好几次,每次都问夏文杰为了一个黑道的混子,到底值不值得这么做?

    夏文杰的回答都是一个字:值!

    张铁把酒吧里的藏酒卖掉大半,才勉强凑出三十万,将其全部交给阿木格。

    这件事可让阿木格深受感动,而且他也看到了,夏文杰真的是在倾家荡产的为自己凑钱,这份恩情,他哪怕是终其一生也还不完啊。

    也正是在这件事之后,阿木格才算是死心塌地的追随夏文杰,哪怕是为了夏文杰丢掉性命他也在所不辞。

    三十万是一笔大数目没错,但以三十万来买下一颗人心,在夏文杰看来不仅是值,而且是大值特值,这笔买卖可能比他用八十万买下兄弟酒吧都要赚,以后的事实也恰恰证明,确实是这样的。

    这时候的夏文杰,还远远没把阿木格当成兄弟,只是把他看成一个可以为自己所用而且用起来还不错的工具罢了,从内心来讲,他还是憎恶黑社会的,对黑道中的人仍是充满了仇视的心理。

    当年两名好友的过世给夏文杰留下极深的心理创伤,这可能需要通过十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来慢慢平复。

    高俊杰被杀,乌达被抓,藏獒留下的三股势力一下子就只剩下阿木格这一根独苗,接下来阿木格几乎没费多大的力气,便顺理成章地接管了全部的地盘,完全继承了藏獒的地位。

    只不过这时候的阿木格势力已不是由他说了算,真正的首脑是他背后的夏文杰。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