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68章 上门
    王鸿兵考虑得很清楚,倘若夏文杰确实是个人才,等他毕业之后,把他从警队直接抽调到安全局就行。

    安全局方面给夏文杰和白语蝶安排了车辆,送他二人回学校。当他俩回到警校的时候,已然是下午三点多。

    原本好端端的一次假期游玩,谁能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意外,大半的时间都是待在安全局里。

    刚要进入校门,白语蝶突然拉住夏文杰,愁眉苦脸地说道:“文杰,我们说好了今天要去吃烤肉的……”

    夏文杰苦笑,他看看手表,说道:“看来,我们只能在学校附近找家烧烤店了。”

    白语蝶并不是真的那么想吃烤肉,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时间久一点,其实吃什么都无所谓。她喜笑颜开地说道:“我知道有家烧烤店很好吃。”

    “走吧。”

    折腾了一整天,一口饭都没有吃,本来夏文杰的肚子也很饿,可是当他看到烤肉的时候,立刻想起被自己打死的那名恐怖分子,以及那个人凹陷下去变了形的喉咙。

    别说是吃烤肉了,只是闻到肉香味他就忍不住一阵阵的反胃。

    他勉强在椅子上坚持了十几秒钟,而后突然站起身,箭步冲出烧烤店,到了外面,手扶着墙壁哇哇大吐起来。由于一天没吃东西,肚子里是空的,他吐出来的全是酸水。

    跟着他跑出来的白语蝶看他难受的样子,立刻也失去了胃口,她走上前来,边轻扶夏文杰的背身边安慰道:“文杰,你不要想了,安全局的人都说了,那个人是恐怖分子,你杀了等于是救了很多人的命……”

    白语蝶虽说也看到了那个人死时的恐怖模样,但毕竟不是她杀的人,她受到的影响要远比夏文杰轻得多。

    道理夏文杰都明白,但他就是控制不住,吐了好一阵,直至连胃酸都吐不出来,他才躬着腰身,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本应该是快快乐乐的一天,可对于夏文杰而言,这反而变成了最难熬的一天。

    当晚,夏枫还有给他打来电话,问他感觉怎么样。这时夏文杰已经恢复了很多,正躺在床铺上听着轻缓的音乐。

    听闻夏枫的询问,他苦笑道:“还能怎么样,一天都没吃进东西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而后夏枫说道:“这样吧,安全局有专用的心理辅导医生,明天我带你过去。”

    “不用了,太麻烦了,而且……明天我还有点事情要办。”

    “不会又是和你那个洋娃娃女朋友去约会吧?”夏枫不以为然地问道。

    “什么叫洋娃娃女朋友?”夏文杰又好气又好笑。

    “徒有其表,中看不中用,不是洋娃娃又是什么?”夏枫冷哼一声,接着以命令的口吻说道:“明天早上八点,我开车去接你。”

    “明天真的不行,这样吧,后天,后天我向学校请假,然后你带我去做心理辅导。”

    “说好了?”

    “恩。”

    “那你今晚早点睡吧,别想太多。”

    “我知道,再见,枫姐,哦对了,谢谢。”

    “切。”电话那边已挂断。

    夏文杰冲着电话笑了笑,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暖暖的感觉,被人惦念的感觉真的很好……

    翌日,夏文杰和白语蝶没有约会,他确实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夏文杰去到一座小区,和他一起的还有李虎。相处的久了,渐渐的,夏文杰已确认李虎是个可以信任的人,他把自己稽核的身份也告诉了李虎。

    李虎还是第一次听说有稽核这个部门,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夏文杰在打伤十多名学生后还能好端端地被警察放回来,甚至连校方都没对他做出太大的处分,原来是因为他早已加入稽核,有稽核做作为倚仗。李虎听得向往不已,他有询问夏文杰,他有没有可能也加入稽核。

    这一点夏文杰无法向他做出保证,他只能做到在余耀辉那里引荐李虎,至于会不会录用他,他没有决定权。

    自从知道了夏文杰的真实身份后,李虎更是坚定了跟着他念头,在他看来,做稽核可比做警察要威风得多。这次,也是他硬跟着夏文杰来的。

    其实夏文杰并不想带他,因为今天要做的事多少也存在些风险,不过李虎一再要求,最后拗不过他,夏文杰只好同意了。

    他和李虎来到这座小区是为了找一个人,阿木格。

    阿木格在这里租了几间房子,具体的地址是李大鹏告诉他的。

    夏文杰和李虎来得很早,还没到八点就到了。按照李大鹏交代的地址,夏文杰和李虎上到二楼,站定后,他举目向左右看了看。

    二楼共有三户,夏文杰知道,这三户都已被阿木格租下来,左右的两户是住着他手下兄弟,中间的那户才是阿木格自己住的房子。

    他沉吟片刻,舔了舔嘴唇,走到中间那户的房门前,不紧不慢地敲了敲房门。过了好一会,门内才传出不满嚷嚷声:“谁啊?”

    “我找阿木格。”夏文杰语气平静地说道。

    “你又是谁啊?找我们老大又有什么事?”

    “你打开门自然就会知道。”

    里面的人不再问话,等了片刻,随着门锁开动的声音,房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他看了看夏文杰和李虎二人,感觉脸生得很,满脸疑惑地问道:“你俩是……”

    “我叫夏文杰。”夏文杰含笑说道。

    “哦……”青年先是应了一声,紧接着瞪大眼睛,惊叫一声:“啊?你就是夏文杰?”说着话,他回头大叫道:“老大,夏文杰找上门来了!上次打伤你的那个夏文杰找上门来了。”

    在他的大叫声中,别说里屋的人被吵醒了,就连住在左右两户的阿木格手下也都被惊动,随着房门打开的声音,从左右两扇门后一下子窜出来十多号人,有的手握匕首,有的提着砍刀,众人一瞬间便把夏文杰和李虎围在当中,本来他们就长得歪瓜裂枣,现在又叱着牙、裂着嘴,看上去就如同一纵小鬼似的。

    面对这样的场面,夏文杰和李虎都很紧张,只不过前者没有表露出来,后者则是脸色阴沉、目光警惕地向四周众人扫视。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俩。”随着话音,阿木格**着上身,从中间那户房子的里屋缓缓走了出来。

    他分开人群,走到夏文杰和李虎近前,先是转身对旁边那名青年的脑袋狠狠拍了一巴掌,气呼呼地呵斥道:“你喊什么喊,很光彩吗?我被人打破头你觉得很光荣吗?”

    “对不起,老大……”那青年双手捂着头脑,脑袋立刻垂了下去。

    阿木格又狠狠瞪了他一眼,而后才看向夏文杰和李虎,扑哧一声笑了,皮笑肉不笑,伸着脑袋说道:“你俩今天是来送死的吧?”

    夏文杰神态自若,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话而显露出丝毫的紧张。他看看左右提着片刀的大汉们,说道:“一直有听说蒙古兄弟都很好客,阿木格,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客人吗?”

    阿木格差点被他的话气笑了,他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去你妈的客人!上次你俩打破我的头,打伤我两个兄弟,这笔帐我还没找你们清算呢,你俩算个什么狗屁客人啊。”

    夏文杰对他的气恼完全视若无睹,老神在在地说道:“我今天来到这,身份可和以前不一样,不仅是你的客人,而且还是你的恩人。”

    “放你妈的屁。”阿木格气得七窍生烟,忍不住破口大骂。

    “我既然来了,就是想把话说清楚,阿木格,你打算一直在这里和我说话吗?”夏文杰眨着亮晶晶的双眼,含笑问道。

    阿木格瞪着他好半晌,转身走回房内,说道:“你说得没错,要杀猪,也得把猪绑在案板上才行。带他俩进来。”

    随着他一声令下,在场的大汉们纷纷推搡夏文杰和李虎,把他二人推入房内。李虎转回头,叫道:“推什么推,老子长腿了,自己会走。”

    “呦,小子,死到临头了还他妈敢这么横。”

    夏文杰拍拍李虎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和无关紧要的人起争执。他走进房内,阿木格没有给他让座的意思,他自己倒是很主动地一屁股坐到阿木格的对面。

    阿木格撇了撇嘴,但强忍住没有发作,他沉声说道:“说说吧,你今天主动上门是怎么个意思?”

    夏文杰对上他的目光,说道:“你已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妈的。”一名大汉怒骂一声,接着举起手中的片刀,就准备向夏文杰冲去。

    阿木格抬起手来,制止住手下人,他审视着夏文杰,心思也在快速地转动。夏文杰不是个傻子,不会闲着没事跑到自己这里来胡闹,他究竟是什么目的?

    他沉吟片刻,问道:“夏文杰,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