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66章 惊讶
    这是夏文杰用尽全力的一拳,除了他自身的力道外还融合了他向前冲刺的惯性,当拳锋打中黑衣人的喉头时,发出清晰可闻的脆响声,而后再看那名黑衣人,身体摇晃着倒退三大步,大睁的双眼渐渐爬满血丝,身子连连摇晃,只一会的工夫,他就站立不住,扑通一声侧身摔倒,身体抖动,四肢抽搐,嘴角流出的大量带着气泡的血水。

    夏文杰这一拳直接击碎了他的喉头软骨,软骨碎片堵塞他的呼吸道,让他完全无法呼吸,就算立刻送他到医院,人怕是也救不活了。

    其实夏文杰在出拳的时候并没想过要致他于死地,主要还是因为他太紧张,经验又太少,第一次对上不明身份的亡命之徒,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道,以至于这一拳打下去,连他自己都后悔莫及。

    见黑衣人倒地后,他急忙冲上前去,蹲下身形查看他的伤势。

    喉头软骨已碎,黑衣人的脖颈都向内凹进去好大一块,即不能出气,又不能入气,脸色憋得像是要渗出血来,眼球上全是血丝,他大张着嘴巴,浑身抽搐,不过他还是伸出一只手,死死抓住夏文杰的手腕,两只充血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地瞪着他,直至他的心脏停止跳动。到死,他的眼睛都是在瞪着夏文杰的。

    他那临死之前充满绝望、憎恨的眼神,也在夏文杰的心中留下很长一段时间的阴影。

    不管黑衣人的身份是什么,是间谍也好,是恐怖分子也罢,他终究是个人,看着一条人命就这样殁于自己的手中,夏文杰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时候白语蝶已跑了过来,看到夏文杰以及他身边的尸体,不由得倒瞪大眼睛,吸口凉气,愣住好一会她才结结巴巴地说道:“文杰,他……他死了?你……你把他打死了?”

    夏文杰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仍是呆呆地蹲在那里,看着躺在地上业已一动不动的黑衣人,许久没有作出反应。

    很快,有数名大汉飞快地奔跑过来,他们手中皆提着手枪,来到夏文杰和白语蝶近前后,先看看地上的尸体,再瞧瞧他二人,众人一同端起枪,齐声喝道:“不许动。”

    大汉们的喊喝声拉回夏文杰早已飘到九霄云外的神智,他抬头环视周围的众大汉,而后举起手来,并以眼神向白语蝶示意,让她配合他们。

    这个敏感的时刻,在安全局的人眼里他俩都属于身份不明人氏,如果轻举妄动的话,真的有可能被安全局的人当场开枪射杀。

    见夏文杰举起了手,立刻有名大汉箭步窜上前去,将他摁在地上,从后腰抽出手铐,将他的双腕扣住。一旁的白语蝶也未能幸免,同样被一名大汉拷住双手,不过她可没有像夏文杰那么沉默,连声解释道:“我们都是学生,是警校的学生……”

    根本没人听她的解释,大汉把夏文杰和白语蝶全部拷好后,众人娴熟又迅速地将他二人架起,直接押向停在不远处的一辆商务车里,另有几名大汉快速地找来几件衣服,将地上的尸体掩盖住,而后守在左右,疏导周围惊慌失措的游客,让他们不要靠近。

    商务车里还算宽敞,夏文杰和白语蝶并排坐在后面,另有两名大汉坐在他俩的对面,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俩。

    夏文杰看看身边脸色苍白的白语蝶,然后清了清喉咙,向对面的两名大汉说道:“两位大哥能不能先找件衣服?”

    两名大汉凝视夏文杰片刻,再瞧瞧只着泳装的白语蝶,其中一人向同伴点点头。

    那人弯下腰身,从椅子下面抽出一只黑色的旅行包,打开后,抽出两件西装外套,披到夏文杰和白语蝶的身上。

    “谢谢。”夏文杰这时已完全冷静下来,还很有礼貌的那名大汉道了声谢。

    白语蝶则仍处于惊吓之中,坐在那里,身子绷得紧紧的,不停的往夏文杰那边靠。

    能够感受到她的紧张和害怕,夏文杰冲着她微微一笑,向对面的两名大汉努努嘴,低声说道:“别害怕,他们不是坏人,是安全局的人。”

    对面的两名大汉没有说话,不过眼神里却露出惊讶之色。

    所过时间不长,又有一名大汉钻进车内。这人有三十多岁,举手抬足之间透出一股精炼劲。进入车厢内,他先是打量夏文杰和白语蝶一番,而后说道:“你们是学生?”

    “是的,警校的学生。”夏文杰对上他的目光。

    “那个人是被你打死的吧?”大汉语气平静地问道。

    “他是你们要抓的人。”

    “你怎么知道?”

    夏文杰没有回答,他话锋一转,突然说道:“我认识夏枫。”

    他即不想向安全局的人透露自己的身份,又不想给自己引来太大的麻烦,而在安全局里,他唯一认识的人就是夏枫,他也只信任夏枫。

    “你认识夏枫?”大汉显得有些意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夏文杰。”

    都是姓夏。大汉心中一动,好奇地问道:“你和夏枫是……”

    “同学。”

    扑!那名大汉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如果夏文杰说自己是夏枫的弟弟,他还有可能会相信,要说他俩是同学,那就太可笑了。夏枫的年岁是不大,但是也有二十二三岁了,可眼前的这个青年充其量也就十八岁,怎么可能会和夏枫是同学呢?

    他沉思片刻,随后说道:“我会去向夏队求证此事,另外还会派人到警校查实你俩的身份,如果确认无误,自然会放你俩回去,不过在此期间,你二人只能留在安全局。”说完话,他回头对司机说道:“开车,回局里。”

    交代完这一句,他拉开车门又快速走了出去。

    见他要走,夏文杰突然追问道:“我可以知道那些人究竟是什么人吗?”

    看大汉皱起眉头,夏文杰低声说道:“我必须得知道,我究竟是个杀人凶手还是确实在为民除害。”说到这,他又补充一句:“这很重要。”

    那大汉愣了愣,接着笑了,语气柔和了许多,说道:“我不能告诉你太多,不过有一点可以让你知道,就算你没杀那个人,他被抓后依然会被判死刑。”

    他的话让夏文杰长松口气,至少在良心上让他好过了许多。

    s市国家安全局,单从外表上看,即不神秘也不现代化,相反,看上去还有些怀旧的风格。楼房的年代估计挺久远的,夏文杰感觉应该比自己的年岁还要大。

    进入其中,里面的装饰也是古香古色,和印象中那种特殊机关的先进形象完全不同。夏文杰和白语蝶被带进安全局后,分别被关进两个独立的房间。

    房间虽小,却是五脏俱全,有床有电视,下面铺着软绵绵的地毯,墙壁还贴有漂亮的壁纸,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温馨。

    不过夏文杰心知肚明,在这个温馨的房间里面不知装了多少的监控和监听设备,自己在房间里的一举一动还指不定有多少只眼睛在盯着看呢。

    房间里光线有限,厚厚的窗帘将窗户遮挡的严严实实,外界的光线一点都透不进来,只有棚顶的电灯散发着昏暗的光芒。

    夏文杰走到窗台前,将窗帘拉开,向前一瞧,好嘛,窗帘后面根本就没有窗户,就是一面冰冷的墙壁,窗帘只不过是一件装饰品罢了。

    他露出一丝苦笑,随即又把窗帘拉了回来,与其对着四面封闭的墙壁,还不如拉回窗帘,至少会让这个房间看起来更正常一点。

    他坐到床上,忍不住又开始担心起白语蝶,他不太清楚白语蝶的家境,不过也能感觉得出来,她的家境非常不错,应该是从小在温室里长大的花朵,现在突然遭受这样的对待,她能受得了吗?

    夏文杰的心里七上八下,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更久,房间的房门突然打开,一男一女从外面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那个男的他认识,是在商务车里问他话的那个人,走在后面的那名女郎她就更熟了,正是夏枫。

    “小枫……”进来之后,大汉回头冲着夏枫一笑,说道:“他真的是你的同学?”

    夏枫看了一眼房间里的夏文杰,脸上即没有意外也没有惊讶,冷艳又精美的五官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她只是冷冷淡淡地说道:“是我同学。”

    大汉流露出惊讶之色,他能判断出来夏文杰和夏枫之间会有某种关联,想不到的是,他俩竟然还真是同学。他喃喃地说道:“这怎么可能呢……”

    “吴大队,我能和他单独聊聊吗?”

    “当然可以。”大汉看看夏文杰,又深深看眼夏枫,转身走出房间。

    等大汉走后,夏枫脸上的表情不再像刚才那么死板,一本正经的。她走到夏文杰近前,上一眼下一眼像是不认识他似的打量着他。

    被她这么看,夏文杰有些尴尬,毕竟他现在只穿着一件泳裤。他苦笑道:“我说枫姐,出于同学的情谊,你是不是也该给我找套衣服穿?”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