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65章 搏杀
    “应该是安全局的人,他们可能在执行任务。”夏文杰边说着话边探头向更衣间那边望去。

    只见哪些大汉刚刚跑到更衣间近前,还没来得及往里进呢,从更衣间里先跑出一人,由于距离较远,还有那么多人挡着视线,夏文杰没有看清楚那人的长相,不过隐约瞥到那人身上有血,手里还拿着枪。

    嘭、嘭、嘭!冲出更衣间的那人看到冲过来的大汉们,想都没想,举枪就打。众大汉们反应也快,一瞬间便四散卧倒。枪战已不是在更衣室里了,而是打到了光天化日下,这回游乐场里可彻底乱了套,好似炸锅一般,游客们的尖叫声不断,在泳池里的拼命往外游,在泳池外的四散奔逃,哭喊声、呼叫声此起彼伏。

    冲出更衣间的那人在连开三枪后,立刻又退回更衣间里,里面的枪声业已是此起彼伏,连续不断。

    因为有数名大汉堵在门口,情绪惊慌的游客们跑不出去,可是猛然间,在游客的人群里传出一声枪响。

    一名正在维持秩序、稳定游客情绪的大汉胸口突然中枪,他身子僵了一下,紧接着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当场就不行了。

    这一下可没人再肯听大汉们的指挥了,游客们尖叫连连,一股脑的往外跑。

    躲在树后的夏文杰看得清楚,而且他已快速地判断出来,堵在门口的那些大汉都是安全局的人。

    与匪徒展开交火,第一时间封锁现场是没错的,但安全局的人显然也没预料到竟然还有匪徒是混在游客当中。

    别说安全局的人没看清是谁开的枪,就连躲在一旁的夏文杰也同样没看清楚。

    现在他更能确定,这绝非普通的匪徒,而是经受过专业训练的,要么是别国的特工,要么就是恐怖分子。

    见安全局的人已堵不住门了,夏文杰握住白语蝶的手,说道:“我们走。”说着话,他拉起白语蝶就向大门那边冲去,随着游客的人流,一同向外跑。

    带着白语蝶离开险境只是他的目的之一,他的另一目的是想找混在游客里放冷枪的那个人。

    可是要在茫茫多的游客当中找出刚才开枪的那个歹徒又谈何容易?毕竟歹徒的脑门上没有刻着‘我是枪手’四个大字,如果对方乔装好的话,那就和普通的游客没区别。

    夏文杰的唯一线索就是歹徒一定不是穿着泳装,而且他身上的衣服一定很宽松,也只有这样,他才能藏住枪。

    只不过符合这个条件的人也太多了,夏文杰和白语蝶出了游乐场,来到外面后,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处全是乱糟糟的人群。

    而且周围又聚集过来很多看热闹的人,现场的情况也就更杂更乱了。

    夏文杰眯缝起眼睛,缓缓扫视周围,毫无预兆,他猛然大叫一声:“你站住。”

    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把周围的人皆吓了一跳,包括他旁边的白语蝶在内。人们下意识地纷纷转回头看向他去。在喊完这一声后,夏文杰也在快速地观察周围的人群。

    猛然间,他发现人群里有个穿黑色t恤的人在听闻自己的喊声后身形明显顿了顿,但却没有回头,反而垂首加快了脚步。

    夏文杰心头一动,下意识地跟了上去。

    白语蝶不明白怎么回事,边一路小跑地跟在他的身边,边急声说道:“文杰,你走得太快了,等等我。”

    夏文杰并没有放慢脚步,越走越快,不知不觉他已跑了起来,一路上,也撞到不少人。

    当他快要接近那个穿着黑色t恤的人时,身旁突然传来气恼的大骂声:“他妈的眼睛瞎了,撞到人了看不见吗?”

    “我操,小子,原来是你啊。”

    他刚刚撞到人,正是在游戏场里纠缠他和白语蝶的那三个青年。

    三个青年本以为他和白语蝶都趁乱跑了,还暗自惋惜不已,到了嘴边的天鹅肉就这么飞走了,没想到他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

    有一名青年反应快,出手也快,向前急穿几步,抓住夏文杰的手腕,贼笑道:“小子,我就说我们有缘嘛,又见面了……”

    这时候,夏文杰业已到了那名黑色t恤人的身后,抬起手来,拍下他的肩膀,幽幽说道:“朋友,等等再走。”

    那人站定,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就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现在的情况很有意思,一名青年拉着夏文杰的手腕,而夏文杰的另只手则是按在那黑衣人的肩膀上,三个人好像被定了格似的。

    过了有两三秒钟,黑衣人突然转回身,与此同时,一只黑洞洞的枪口也调转过来。

    夏文杰看得真切,那一瞬间,他就觉得后脊梁骨窜起一股寒气,来不及细想,他立刻向下低身。

    嘭!

    在他蹲下身形的同时,枪声在他头顶上方响起。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子弹就是贴着自己的头发丝掠过去的。

    他反应快,及时躲开那颗子弹,而就站于他身后正抓着他手腕的那名青年则没有那么好运,被这颗迎面而来的子弹正击中眉心,他的两眼之间立刻多出个拇指粗细的血窟窿。

    连叫喊声都没有发出来,青年的脸上还带着茫然,两只空洞洞的眼睛瞪得好大,人业已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眼睁睁看着同伴倒在地上,眼神涣散,嘴巴张着,身子还在急促地抽动着,另外那两名青年完全惊呆吓傻,如同两根木头桩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哗。

    随着黑衣人的这一枪,现场的人群又仿佛炸开锅似的,人们四散奔跑,互相冲撞,互相推挤,尖叫声中夹杂着惨叫声,惨叫声中带着哭声,岂是一个乱字能形容。

    一枪没能命中目标,竟被对方闪躲开了,那名黑衣人似乎也有些意外,他放低枪口,又准备向夏文杰开第二枪,这时候,蹲在地上的夏文杰突然扫出一腿。

    嘭!在枪声响起的同时,黑衣人的身子也失去平衡,侧翻倒地。他打出的那颗子弹,就钉在距离夏文杰脚尖不足半寸的地上,将地面打出个圆窟窿。

    那黑衣人身体也健壮,倒地后,立刻又翻身站起,他快,可是夏文杰的速度更快,他在举手要打第三枪的时候,夏文杰已一跃而起,脚尖不偏不倚,正踢在他的手腕上。

    啪!黑衣人的手枪脱手而飞,摔出好远。黑衣人倒退两步,低头看看被踢青好大一块的手腕,然后又迅速地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夏文杰。

    现在他二人才是第一次正眼打量对方,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后,两人同是一愣。

    黑衣人之所以感觉意外,是因为夏文杰看起来即不可能是安全局的人又不可能是警察,因为他太年轻了,可能都还没到十八岁,安全局和公安局又怎么可能会录用年龄这么小的人呢?

    夏文杰的意外是因为对方的长相,黑衣人眉毛浓重,眼窝深陷,鼻梁很高,虽然是黑头发黑眼珠,但看长相,和外国人差不多。

    外国人?或是新疆人?如果是前者,他极有可能是国外特工,如果是后者,十之**就是恐怖分子了。

    夏文杰本就亮晶晶的眼睛这时候光芒更盛,他握紧拳头,身子微微向前倾斜,双腿一前一后的分开,做出准备进攻的架势。

    黑衣人突然开口,用生硬的汉语说道:“你不是安全局的人,也不是公安,别自找麻烦。”

    “你说得没错,两者我都不是,但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为民除害。”夏文杰话音刚落,人也随之冲了出去,借着前冲的惯性,一拳直击黑衣人的面门。

    黑衣人显然接受过近身格斗的专业训练,他向旁侧身,让过夏文杰的拳头,回手就是一记掌刀,劈砍他的脖颈。

    夏文杰向下低身,从黑衣人的腋下钻过,但他可不是整个身子都钻过去,他一条腿停留在黑衣人的身前,另一条腿则跨到他的背后,肘臂顺势向前一推,正撞在黑衣人的胸口上。

    受其冲劲,黑衣人不由自主地后退,可他一退,刚好被夏文杰跨到他背后的腿绊了个正着,人也随之仰面摔倒。

    不给他再次爬起的机会,夏文杰纵身飞扑过去,人在下落的过程中,使出全力,以肘部猛撞黑衣人的胸口。

    这一击打得结实,同时还伴随着骨头破碎的脆响声。黑衣人忍不住闷哼一声,他能感觉得到,恐怕自己至少有一条肋骨已被对方打折了。

    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年纪轻轻身手怎么会这么厉害,他强忍着剧痛,把夏文杰狠狠退开,然后连滚带爬地站起身,一手捂胸口,快步向前跑去。

    如果没受伤,他或许还能趁乱甩开夏文杰,但现在肋骨已断,他根本跑不快,又哪里还能甩掉夏文杰?

    后者三步并成两步,追到他的背后,一记猛虎掏心打去,直击他的后心。黑衣人勉强避让,可是他只避开了夏文杰的前招,没有躲开他的后手。

    夏文杰一击不中,另只手的掌刀顺势劈出,正中黑衣人的喉咙。黑衣人吭哧一声,向后连退好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脸色瞬间就被憋得通通红。

    他还没缓过这口气,夏文杰的重拳又来了,身子在前急窜的同时,一拳恶狠狠击向他的喉咙。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