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61章 黑幕
    夏文杰笑了,淡然说道:“只是运气好而已,不过话说回来,我这个人运气一直都很好。”

    “恩。”李大鹏大点其头,呆呆地说道:“我看出来了。”

    夏文杰不再狂押一百分,而是一分一分的下小注,站于附近的那名工作人员似乎也觉得无聊,转身走回到桌台那边,和那个发福女人不知在低声嘀咕些什么。

    他转目瞄了他们那边一眼,心中暗笑,表面上还是未动声色,仍然一脸淡漠地拍着苹果机。

    要套一个赌鬼的话,最佳的场合就是在赌场上,也只有在这里,他的注意力才会被全部转移开,对你的防心也是最弱的。

    夏文杰似随意对李大鹏说道:“李哥跟着乌达混很久了吧?”

    “是啊,差不多接近十年了。”李大鹏边盯着赌博机,边心不在焉地说道。

    “听说,前阵子乌达为了一点小事就剁了李哥一根手指?”

    “你也听说这事了……”李大鹏边拍着机器边愤愤不平地说道:“没办法,谁让人家是老大呢。”

    “你是汉人,他是蒙人,你跟他的时间再长,人家也未必能把你当兄弟,李哥,我看你还是早点为自己想好退路这对啊。”夏文杰耸耸肩,低声善意地提醒道。

    李大鹏怔住,转过头来看了夏文杰一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喃喃说道:“兄弟,你说的似乎也有道理。”

    夏文杰笑了笑,话锋一转,又问道:“听说乌达最近和高俊杰、阿木格那些人闹得很凶啊?”

    “打翻天了都。”

    “乌达有办法对付他俩吗?”

    夏文杰等了好一会,没听到李大鹏答话,不解地看向他。李大鹏凝视着他,狐疑问道:“兄弟,你问这个做什么?”

    他随口说道:“现在这三伙人打得你死我活的,我看不出来谁能输、谁能赢,也不知道该主要打点谁,和谁处好关系。”

    李大鹏笑了,他添了添嘴唇,向夏文杰那边靠了靠,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兄弟你想找靠山,还得找乌达啊,高俊杰和阿木格……都快完蛋了。”

    夏文杰暗吃一惊,表面上未动声色,说道:“不会吧,乌达的实力那么强吗?”

    李大鹏看了看周围,小心翼翼地说道:“就在这个周末,乌达摆下和解宴,请高俊杰和阿木格吃饭,谈互相之间和解的事,其实,乌达早就雇好了刀手,北面的刀手,只要高俊杰和阿木格一到场,他俩就别想再活着走出去。”

    夏文杰心中一动,暗暗哼笑一声,好个阴险狡诈的乌达,连鸿门宴都用出来了。他悠然而笑,说道:“这么说来,以后乌达就是我们这一带的老大了?”

    “那是肯定的了,论头脑,就算把高俊杰和阿木格绑在一块也玩不过乌达。”李大鹏感叹着说道。

    夏文杰点点头,做到心中有数。他已经知道了乌达的大致计划,如果继续追问细节的话,势必会引起李大鹏的怀疑,他不做就此事多言,话锋一转,和李大鹏又聊起了一些杂七杂八的琐事。

    他二人又玩了一两个钟头,夏文杰又改变战术,开始加大赌注,和他刚开始玩时一样,每次都押一百分,而且全部押在二十倍上。

    一次没中,两次没中,这回一直等到第五次,夏文杰竟然又不可思议地中了,赌注二十倍的返还,不仅把刚才押的那些连本带利的捞回来,而且还净赚一万五。

    这时候,夏文杰的赌本已增加到三千多分。他看了看手表,感觉时间不早,对李大鹏说道:“李哥,太晚了,我们也该走了。”

    李大鹏看着夏文杰机台上四位数的分值,再瞧瞧自己只剩下两位数的分值,他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

    如果说夏文杰下重注中一次二十倍,那是他的运气好到冒泡,可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竟然两次下重注都中了二十倍,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兄弟,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他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夏文杰。

    夏文杰淡然一笑,扬头道:“出去说。”

    说着话,他起身离座,向桌台那边走去,同时说道:“结账。”

    夏文杰的机台上存了三千一百多分,兑换成钱,就是三万一千多,至于李大鹏,夏文杰给他的那五千块最终只能回几百块,这一会的工夫,四千多块钱就流进了人家的口袋里。

    在为夏文杰换钱的时候,那个女人的脸色都憋得发黑,她对李大鹏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鹏哥,你找到这个小兄弟不简单啊,咱们这里场子小,以后就还是别带他过来玩了。”

    如果今天夏文杰是一个人来的,他赢的这些钱恐怕一分都别想带出游戏厅,不过现在有李大鹏在场,那个女人即便察觉可能夏文杰暗中动了手脚,但也不好太声张,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咽了,李大鹏是个烂赌鬼没错,但他同时也是混黑道的,游戏厅方面对他还是有些忌惮。

    不等李大鹏说话,夏文杰含笑说道:“下回就算你们请我过来,我也不会来的。”

    女人哼笑一声,把钱都点好,交给夏文杰,说道:“你数数吧。”

    “不用了。”夏文杰将钞票随意地揣进口袋里,又冲着那个女人别有深意的一笑,率先向楼下走去。

    跟随他刚走出游戏厅,李大鹏就迫不及待地追问道:“我说兄弟,这到底怎么回事?苹果机里面到底有什么诀窍?你快教教我啊。”

    “李哥想知道?”

    “当然了。兄弟,你快说呀。”李大鹏急得抓耳挠腮,脸红的像猴屁股似的。

    夏文杰眨眨亮晶晶地双眼,说道:“我教你,倒也可以,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一件事。”

    “什么事?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那李哥就说一说乌达要干掉高俊杰和阿木格的具体计划吧。”

    李大鹏脸色一变,疑问道:“兄弟,你问这个做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纯粹好奇,想知道你们黑道上的人是怎么‘办事’的。”说话时,夏文杰脸上的笑容柔和又无害,无论是谁,在看到这样的笑容都很难再生出防心。

    “嘿。”李大鹏松了口气,向左右瞧了瞧,而后把夏文杰拉到一处墙角,将乌达要除掉高俊杰和阿木格的具体计划一五一十地讲给夏文杰。等他全部说完,摊手说道:“兄弟,我知道的可都告诉你了,你也千万别传出去,好了,现在你赶快告诉我苹果机里到底有什么窍门。”

    窍门?赌博机的窍门就是远离它、不碰它,只要不碰它就不会输,不输你就是赢,这就是窍门。

    夏文杰乐呵呵地说道:“苹果机其实就是一个程序,胜率都是早已经设定好了的,当它吞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自然就会向外吐一点,抓住它的规律,想在它身上赢钱也就不难了。”

    李大鹏眼珠连转,边听边琢磨。别看他整天浑浑噩噩的,但一说起赌博的窍门,他的脑袋突然变得灵光起来。寻思好半晌,他猛的大叫一声:“啊我知道了。”

    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把夏文杰吓了一跳,冷眼睨着他,暗骂一声神经病!

    李大鹏满脸的恍然大悟,又惊又喜地说道:“兄弟,你开始时是看有人在这台机器输钱了,感觉机器差不多要吐钱了,所以才连续押一百分的对吧?中了大奖后,你开始一分一分的押,其实就是在为后面的胜率垫底,等你觉得垫的差不多,机器又快要向外吐钱的时候,然后再继续押大注,我说的没错吧?”

    夏文杰眼巴巴地瞅着李大鹏,心里琢磨道:你这不是挺机灵的吗?这么机灵的头脑怎么就偏偏迷上了赌博机这种鬼东西呢?

    “怎么了?兄弟,我说错了?”

    “差不多是这个道理。”夏文杰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明白了,这下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其中还有这样的规律,明天我自己再过来试试,他妈的,我非得把以前输的钱统统捞回来不可。”李大鹏两眼放光,擦拳磨掌,跃跃欲试。

    他现在正在兴头上,以为自己学到了在苹果机上赢钱的窍门,完全没有主意到夏文杰脸上的异样。

    夏文杰给他讲的那些只是理论上的概念,实际上,用处并不大,尤其是在这家游戏厅里。

    一般开赌博机的人,都会在赌博机的主板内另装一套程序,你可以叫它木马,也可以叫它病毒,而在工作人员的手里会有一个遥控装置,它能够直接控制赌博机的走势。

    比如说,你明明已经看到苹果机的亮点走到你押的大奖上,并且已经停了下来,这时候只要工作人员按动他口袋里的遥控器,苹果机上的亮灯便又会往前多跳一两个格,让你认为好运气和你近在咫尺,只是擦肩而过罢了,下一把一定能赢。

    其实,迷恋赌博机的人他永远都不明白,他并不仅仅是在和那台冷冰冰的机器较量,而是在和机器后面活生生的人较量,所以他永远都不会赢,永远都是在以卵击石,既然偶尔能赢,那也是人家故意抛点甜头给你,目的是要在你身上赚取更多。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