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59章 反差
  张宇轩还从未想过这个问题,被夏文杰的问题给问愣住了。他琢磨了好一会,方喃喃说道:“分属两个结构,不存在谁职权大的问题吧?”

  夏文杰想想,笑道:“这么说吧,我们有没有权利对国安部进行稽核。”

  张宇轩揉着下巴,喃喃说道:“理论上是可以的。”

  “什么叫理论上可以?”

  “也就是说你有权力这么去做,但是没有能力把它做完。”

  “什么意思?”

  张宇轩笑了,反问道:“文杰,你知道国安部有多大吗?你知道要查核国安部需要动用到多少的专业人员吗?国安部下有机要局、国际情报局、政经情报局、台港澳局、情报分析通报局、业务指导局、反间谍情报局、反间谍侦察局、对内保防侦察局、对外保防侦察局、情报资料中心局、社会调查局、技侦科技局、技术侦察局……等等,这么庞大的一个系统,不是我们能查得了的,至少目前还不现实。”

  他说的这些局,夏文杰以前一个都没听说过,等张宇轩说完,他也就能理解他为什么认为稽核查不了国安部了。

  这么多的局,每个局又都涉及到不同的专业领域,想要去查人家,不要说你的专业知识一定要比人家强,但至少也得和人家差不多才行,就目前的稽核局规矩而言,这确实太不现实了。

  和夏文杰又聊了一会,张宇轩准备要走了,临走之前,他特意叮嘱道:“文杰,余局应该告诉过你,五四社的事你先不要去查,只需多听多看就行,不要有多余的动作。”

  他不知道夏文杰要电子干扰器做什么,但想来应该是和五四社有关,他还真担心夏文杰年轻气盛,想办大案,立大功,结果把他自己置入险境。

  夏文杰明白张宇轩误会了,但他并没有多做解释,这样的误会其实也正是他想要的,不然的话,他根本没有理由把电子干扰器留在自己身边。

  和张宇轩道别之后,夏文杰回到学校里。

  他正往宿舍楼走着,刚好遇到迎面而来的白语蝶。自从夏文杰把赵阳狠狠打过一次后,他和白语蝶的关系疏远了很多,主要是因为他给白语蝶造成的反差太大。

  白语蝶对夏文杰最深刻的印象无疑就是在医院里遇到他的那两次,当时夏文杰都是在哭,这给白语蝶留下了一种柔弱男孩的印象。

  可是那天看到他在教室里暴打赵阳以及赵阳同学们的场景,哪里还有半点柔软的样子,完全是猛虎出笼,像是被封印数百年的恶魔降临人间。

  夏文杰这种前后巨大的反差即让白语蝶无法适应,同时还有种被欺骗的感觉,虽说夏文杰从没在她面前说过‘我很柔弱’、‘我很好欺负’这类的话。

  这么多天过去,她有刻意疏远夏文杰,但脑海中还是会不时的浮现出他在医院里痛哭和在教室里打人的画面,两种截然不同的画面渐渐重叠到一处,反而让她对夏文杰更加好奇起来。

  今天她和夏文杰在学院里也不是偶遇,而是她专程在等夏文杰。

  看到白语蝶直直向自己走过来,而没像以前那样刻意回避,夏文杰多少有些意外。

  等两人走到近前后,他含笑点下头,正要礼貌性的打声招呼,白语蝶抢先开口问道:“文杰,你最近在忙什么?”

  夏文杰搞不懂女人心里在想什么,为什么总会对自己时阴时晴的,这比书本上的知识难理解多了。

  他淡然一笑,说道:“也没忙什么,有时间就看看书,或者到校外的酒吧去坐坐。”

  “对了,学校附近的那家兄弟酒吧是被你买下来了?”白语蝶好奇地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的?”夏文杰笑问道。

  “同学们都在这么传。”白语蝶说道。

  他点点头,说道:“是我买下了,因为当时老板卖得比较急,所以价钱很便宜。”

  听到夏文杰的亲口承认,白语蝶感到不可思议,他还只是个学生,竟然能买得起酒吧,想来家里应该很有钱才对,可看他平时的穿着和所用的东西,又都不是很贵重,他实在是个奇怪又充满迷团的一个人。

  她话锋一转,又问道:“你也加入五四社了吗?”

  “恩。”夏文杰应了一声,说道:“人家主动邀请我,我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和白语蝶边走边聊。

  “赵阳也在五四社,以后,你们可能经常会碰面。”白语蝶低声说道。

  听她直呼赵阳的名字,而不是称呼阳哥,夏文杰觉察到白语蝶和赵阳的关系似乎也没有像以前那么亲近。

  他含笑说道:“经常碰面并没什么,我不会主动去招惹谁,但也不是个可任人欺负的人。”

  听闻他这话,白语蝶突然笑了,只是简单的三言两语,但她却能从他的话语中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而这种安全感则是在赵阳那里体会不到的,虽说赵阳的背景很优越,虽说她和赵阳已相识了十多年。

  “对了,以前你说过要请我吃饭的,你不会忘了吧?”白语蝶笑吟吟地看着他。

  夏文杰当然没有忘,只是在发生那件事之后他觉得白语蝶已不会再接受自己的请客了,现在听她主动提起,他笑呵呵地点点头,问道:“你想到哪里去吃饭?”

  白语蝶眨眨眼睛,说道:“能买得起酒吧的人,应该也不会在乎请人到哪吃饭的问题……”

  听着她的自言自语,夏文杰头顶立刻滑下三条黑线。

  他急忙清了清喉咙,一本正经地说道:“买酒吧的钱并不是我的,而是我哥哥的,至于我……”说着话,他抖了抖自己身上的蓝衬衫,说道:“穷学生一个。”

  白语蝶被他逗得咯咯笑了起来,说道:“放心,我不会让你请我去大酒店吃饭的,周六,我们去吃烤肉吧。”

  夏文杰应得干脆,说道:“没问题。”

  “把你的手机给我。”

  “做什么?”

  “给我嘛。”

  夏文杰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白语蝶接过来,在上面快速地按下一窜电话号码,拨打出去,等了片刻,她自己的手机响起,而后她把电话挂断,并把刚才拨打的电话号码存进电话薄里。

  都弄好后,她把手机递换给夏文杰,说道:“我把我的电话存在里面了,等周六你打电话给我。”

  “好。”夏文杰含笑应了一声。

  和白语蝶重归于好,夏文杰非常开心,并非他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而是单纯地觉得如果和在一起相处四年的同学存有心结的话那太别扭了,不管是在课上还是在课下。

  翌日,晚上八点多,张铁给夏文杰打来电话,称李大鹏又到酒吧来喝酒了。

  夏文杰听后,快速地挂断电话,收拾好书本,然后把书包交给李虎,小声说道:“二哥,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帮我把书包带回宿舍。”

  李虎拉住他,问道:“文杰,什么事?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小事情而已,你继续上自习吧。”夏文杰拍拍他肩膀,而后快步走出自习室。

  翻院墙离开学校,来到兄弟酒吧,夏文杰径直地走到吧台前。

  站在吧台里面的张铁向一旁努努嘴,示意了一下。夏文杰举目看去,只见一名三十出头的汉子坐在吧台的里端正闷头喝着酒。

  这人长得其实不错,眼睛大大的,算是比较帅气的一个人,只不过整个人看上去就是感觉很颓废,胡子不知道几天没刮过,长出来好长,眼睛大而无神,浑浑噩噩的。

  夏文杰目光下移,特意看向他的手,果然,在他右手的小手指处是缠着厚厚的纱布。他深吸口气,走上前去,在青年旁边的空座坐了下来。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没有引起青年的任何反应,他甚至连看都没看夏文杰一眼,眼睛呆呆地看着手中的酒杯,也不知道他心里在琢磨什么。

  “你是李大鹏吧?”夏文杰首先开口。

  听到有人叫出自己的名字,李大鹏转过头来,看向夏文杰,上下打量他几眼,皱起眉头,疑问道:“你是……”

  “夏文杰。”

  “夏文杰……”李大鹏喃喃地念叨他的名字,感觉有些耳熟,猛然间,他眼睛一亮,说道:“你就是买下兄弟酒吧的那个夏文杰?”

  “初次见面,你好。”夏文杰乐呵呵地伸出手来。

  李大鹏呆呆地握了握他的手,说道:“你好。”

  “李哥今晚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啊?”夏文杰故作好奇地问道。

  “别提了,今天手气不好,又输了好几千块。”李大鹏摇了摇头脑。

  “李哥玩的是赌博机?”

  李大鹏愣了一下,看了看夏文杰,戒心十足地说道:“你不会要抓我吧?”

  夏文杰笑了,说道:“我又不是警察,李哥你怕什么?”

  听他这么说,李大鹏松了口气。

  夏文杰道:“说来巧了,我也对赌博机挺感兴趣的,李哥能不能带我过去玩玩?”

  李大鹏惊讶地睁大眼睛,想不到夏文杰还是同道中人。他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苦笑道:“带你过去倒是没问题,可我身上没有钱了,口袋比脸还干净……”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