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58章 伺机
    夏文杰向苏梦善意地作出提醒,让她提防赵阳。

    他不敢说自己看人有多准,但直觉告诉他,赵阳不是一个会善罢甘休的人。现在自己进入五四社,赵阳当然还会恨自己,不过他更会恨邀请自己入社的那个人。

    苏梦愣了愣,接着爽朗地大笑起来,摆摆手,说道:“你想得太多了,你的担心是永远都不会发生的。”

    她是五四社的一名骨干,而赵阳只是五四社的一名普通社员,他想要动她,还差得远呢。

    她对夏文杰的提醒不以为然,不过这也让她以后吃了大亏,当然这是后话。

    看出来苏梦没往心里去,夏文杰暗暗摇头,他话锋一转,说道:“对了,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什么事?”

    “王队是谁?”

    苏梦眨眨眼睛,看了夏文杰片刻,恍然大悟地说道:“你说的是王伟大哥吧!他是这一带分局的刑警大队队长,警告藏獒别来这里找麻烦的就是王哥。”

    “这次他帮了我的忙,我应该感谢他一下才对。”夏文杰若有所思地说道。

    “那到不必。王哥不是在帮你做事,而是在帮社团做事,既然同是社团里的兄弟,也就不用再提谢不谢的了。”苏梦豪爽地说道。

    夏文杰点点头,五四社的内部倒是很团结嘛!苏梦一笑,说道:“何况,就算王哥不去警告藏獒,他在这一带也长久不了。”

    “为什么这么说?”夏文杰不解地看着她。

    苏梦慢悠悠地说道:“藏獒这个人太心狠手辣了,据说原来这里的黑帮头子郭得利一家被杀的惨案就是藏獒找人干的。做事这么狠毒的人,又是个外地人,而且还是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咬人的疯狗,本地的黑道大哥们肯定容忍不了他的存在,估计用不上两个月他就会出事。”

    听着她侃侃而谈,夏文杰沉默未语。

    仔细想想,苏梦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能在s市混成大哥级人物的,没有一个是白给的,郭得利在s市混了那么久,或多或少也会有他自己的人脉关系,再者说,藏獒今天能咬死郭得利,弄不好明天就会去咬其他人,s市的那些黑道大哥们即便不想为郭得利报仇,但为了自保,也很有可能会联起手来把藏獒做掉。

    事实上还真的证明苏梦的推测没有错,连一个月都没到,藏獒就惨死在兴工街的十字路口上。

    那天傍晚,他所乘坐的轿车在路过兴工街十字路口的时候,分被两侧快速驶来的大货车撞个正着。

    轿车如同馅饼里的肉馅,被两辆大货车死死夹在中间。

    当时的场景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一米七宽的轿车竟被夹成不到一米,钢铁打造的车身都被扭曲成一团,里面的人也就可想而知。

    连同藏獒在内,轿车里的三个人都已不成人形,血肉已和车体混合到了一起,从钢铁的缝隙中流淌出来的鲜血都扩散出好远,血腥又恐怖。

    而两名肇事的货车司机当场双双弃车潜逃,在交警赶到之前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大规模的火拼,也没有动刀动枪,藏獒最终就是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于一场诡异的车祸当中。

    藏獒死后,兄弟酒吧这一带又陷入混乱之中,只不过这回是藏獒自己势力的内乱。藏獒是死了,可他打下来的地盘还在,他手下的兄弟们还在,总是要再重新选出一个当家人。

    在藏獒手下,有三个人的势力最大,一个叫乌达,一个叫高俊杰,还有一个叫阿木格。这三个人里,只有阿木格和夏文杰有过接触,也就是上次在兄弟酒吧找茬被打破头的那位。

    他们三个人都想坐上藏獒留下来的当家人位置,谁都不服谁,三人各自的势力之间也是争斗不断。

    这一段时间,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兄弟酒吧这一带经常会出现几人或者十几人火拼乱斗的场面。

    治安乱起来,这一带的娱乐场所都受到影响,包括兄弟酒吧在内。夏文杰本以为笼络住了藏獒,酒吧就可以安心做生意了,结果没想到藏獒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一命呜呼。

    正所谓是靠人人跑,靠山山倒,靠谁都不如靠自己。这时候的夏文杰心里生出由自己扶植一个黑道头目的想法。

    他的想法很大胆,但也很实际,既然不可能杜绝黑道的混混,那他也只能选择接受,可与其受制于人,看别人的脸色,还不如由自己来占据主导地位。

    目前,这一带最有势力的就三个人,乌达、高俊杰和阿木格。夏文杰要扶植一个能控制这一带黑道头目也只能从他们三人当中选。

    乌达和藏獒的性格很像,乖张暴虐,不太容易控制,高俊杰表面和善,实者是一肚子的阴谋诡计,而且为人翻脸无情,反复无常,唯一一个让夏文杰觉得合适的人选就是阿木格。

    阿木格这个人比较重义气,属于直性子,四肢的发达强过于头脑,在夏文杰看来,这个人是最容易受操控的。

    当然,想要收服阿木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你在拳脚上能把他打赢他就会对你惟命是从,这其中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契机。

    以夏文杰的行事风格,在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之前,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如果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他也会一直等下去,这就是夏文杰的性格,他宁可什么都不去做,也坚决不会去冒险。

    机会只会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这天,夏文杰在和张铁通电话的时候,后者无意间提起一件事,乌达的一名手下最近受了乌达的私刑,小手指被切掉了一块。

    这人名叫李大鹏,跟着乌达的时间很久了,可算是乌达的亲信之人,李大鹏这个人最大的嗜好就是赌,跟随藏獒、乌达等人到了s市后,他也没少去地下赌场。

    只是十赌九输,他去赌的次数越多,输的越多,输的越多他也越不甘心,就越想去把钱赢回来,一来二去,他输得更多。

    结果最近出事了,乌达发现李大鹏竟然偷拿自己的钱去赌博,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乌达当时气得七窍生烟,外面的事就够让他操心的了,现在倒好,还弄个家贼出来。

    乌达怒火攻心,当场就把李大鹏的小手指硬剁了下来,并且警告他,以后再偷拿他的钱,切下的可就不仅是手指,而是他的脑袋。乌达即气他做家贼,又气他不争气。

    可李大鹏也是窝了一肚子的委屈和怨恨,自己跟随乌达那么久了,帮他做过那么多的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只不过向他‘借’了一点钱而已,至于向自己动刀动枪,又剁手指又要剁脑袋的吗?自己跟了他这么多年算是白跟了。

    李大鹏心中窝火,最近常来兄弟酒吧喝闷酒。不是兄弟酒吧的酒比别的地方好喝,而是到这里喝酒可以不用他花钱。

    张铁跟随夏文豪的时间久了,潜移默化地受到夏文豪行事习惯和风格的影响,对于那些黑道上的混混,他很是大方,能让就让,搞好关系总是没错的。

    到酒吧的次数多了,李大鹏和张铁的关系也自然而然地慢慢变得熟悉,他心里对乌达有什么不满和怨气也时常会和张铁讲。

    夏文杰知道此事后心中一动,暗暗琢磨,这可是个好机会,拉拢乌达身边人的好机会。

    他叮嘱张铁,如果再看到李大鹏来酒吧里喝酒,立刻给他打电话。

    和张铁通过电话后,夏文杰又琢磨了一会,随即给稽核行动队的一队队长张宇轩打去电话,向他借一台小型的电子干扰器。

    他借的东西并非重要的物件,在黑市上也有得卖,电话里,张宇轩并没有询问太多,答应得很干脆,并亲自开车把电子干扰器送了过来。

    他带给夏文杰的电子干扰器很小,体积和火柴盒差不多,上面有发射器的开关,只要按动开关,电子干扰器可以发送出干扰电波,影响周围几米内的电子信号。

    在警校的门口见到夏文杰后,张宇轩一脸的不解,边把电子干扰器交给他,边问道:“文杰,你要电子干扰器做什么?”

    “具体怎么用我暂时还没有想好,不过最近一定能用得上它,先放在我这,有备无患嘛。”

    他打开电子干扰器外面的包装盒,将里面的小机器取出来,翻来覆去地看了着,随口问道:“张队,干扰器先放在我这里没关系吗?”

    张宇轩笑了,说道:“又不是什么重要的机器,没关系的。”

    “干扰器的有效距离是多远?”

    “差不多在五米之内。”

    夏文杰又把玩了一会,摇头说道:“我们稽核的设备是不是太落伍了点?”

    张宇轩不解地扬起眉毛,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夏文杰说道:“国安部的电子干扰器可以做得和手表一模一样,而且干扰的距离能在五十米开外,可我们的电子干扰器……这也太落后了。”边说着话,他边摇头苦笑。

    张宇轩耸耸肩,说道:“国安部的设备精良也是因为他们能用得上,就算把那么好的设备配置给我们,也只能存放在库房里面等着落灰,毫无用处。”

    夏文杰眨了眨眼睛,突然问道:“张队,是我们的职权大还是国安部的职权大?”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