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53章 便宜
    扑!夏文杰这一刀深深刺进那名大汉的大腿。

    “哎呀……”那大汉疼得尖叫一声,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夏文杰一只手还握着刀把,弯下腰身,凑进大汉扭曲成一团的脸前,柔声问道:“玩刀很爽吗?”

    大汉叱牙咧嘴地看着夏文杰,一句话都没说。夏文杰笑了笑,握着刀把的手腕慢慢转动,再次问道:“我在问你,玩刀很爽吗?”

    “啊……”他手腕一转,连带着刺入大汉大腿里的蒙古剃也在转,那种钻心的疼根本不是正常人类所能忍受的。大汉都发出不是人类能发出来的惨叫声。

    “回答我的问题。”夏文杰两眼射出骇人的森光。

    “不……不爽……”这几个字是大汉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那以后就不要再玩了。”夏文杰轻轻拍打下大汉的脸颊,毫无预兆,猛的一收手,将蒙古剃从大汉的大腿上硬拔出来,在蒙古剃背面的锯齿上还挂着一条条鲜红的肉丝……

    这回大汉没有再发生惨叫声,人已两眼翻白,当场疼晕过去。

    夏文杰挺直身形,看向对面的那三位目瞪口呆地大汉,甩了甩蒙古剃上的鲜血,似笑非笑地问道:“你们也想等我出手吗?”

    他们都是藏獒手下的亡命之徒,打起架来出名的不要命,但是现在面对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青年,他们却怕了,那是会打内心深处生出寒意的怕。

    “我……我们走,带上他俩,走。”首位的大汉一手捂着鲜血淋漓的头顶,一边对身边的两名兄弟颤声说道。

    那两名大汉小心翼翼地向夏文杰接近过去,越是靠近他,两人的表情就越凝重,走得也越慢,等到了他近前后,他二人的汗毛都忍不住竖立起来,生怕对方会突然向自己下手。

    好在夏文杰并没有向他俩出手的意思,两人吞口唾沫,快速地扶起昏迷不醒的同伴,紧接着,踉踉跄跄地退回到为首大汉的身旁。

    “你……你叫什么名字?”为首大汉两眼盯着夏文杰,问道。

    刚才夏文杰有报名,只不过他没有注意听。夏文杰嘴角挑起,冷笑一声,好像生怕对方会听不清楚,一字一顿地说道:“夏、文、杰。”

    为首的大汉点点头,又深深看了他一眼,不过一句狠话都没敢说,倒退两步,随后转身快步向外走去。

    “等一下。”夏文杰突然喝道。

    为首大汉心头一惊,心脏跳的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他转回身,说道:“夏文杰,你还想怎么样……”

    他话音还未落,只见夏文杰手臂一挥,一道电光向他疾射过去。为首的大汉连点反应都没做出来,只觉得一阵寒风从自己的耳朵根下面掠过,与此同时,背后传来‘咄’的一声。

    他浑身发冷,慢慢转回头,只见一把明晃晃的蒙古剃正钉在酒吧的房门上,鲜血正顺着蒙古剃的刀刃在缓缓向下滴落。

    “带上你们的刀。”夏文杰低头扣着指甲的缝隙,轻描淡写地说道。

    为首大汉伸出手来,用出好大的力气才把蒙古剃从房门上拔下来,再一句话未说,拉开房门,逃也一般冲了出去。另外两名大汉扶着昏迷不醒的同伴也随之快步走出酒吧。

    他们来的快,跑的更快,只不过来的时候是五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逃走的时候则是一个头破血流,两个身负重伤。

    等五名大汉离开了好一会后,王庆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呆呆地看着夏文杰,一时候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王哥,刚才没有吓到你吧?”夏文杰脸上令人心里发毛的戾气消失,取而代之的又是平日里柔和的笑容。他变脸如翻书,这又让王庆龙久久反应不过来。

    夏文杰说道:“对待他们那样的混混,不能一味的求软退让,那只会让他们越发的得寸进尺。和他们打交道,拳头往往比钞票更管用。想让他们不再来找麻烦,就得先让他们怕你,顾忌你。”

    王庆龙呆呆地点下头,过了许久,他才心有余悸地长出口气,喃喃说道:“文杰,难怪你敢买我的酒吧,原来你比那些人还……还可怕……”

    “哈哈。”夏文杰仰面而笑,摇头说道:“王哥,我只是个学生。”

    回想夏文杰刚才打架时的模样,王庆龙激灵灵打个冷战,那哪里还像是个学生,简直比黑社会还黑社会。

    夏文杰收敛笑容,面色一正,说道:“这次我出手打了他们,想必他们一定会回来报复,王哥,你先把酒吧关了,找地方躲一躲吧。”

    王庆龙连连点头,就算夏文杰不提醒他,他也不会再留在酒吧里了。他说道:“那……兑酒吧的事……”

    “王哥,到时我打电话找你。”

    “好、好、好。”王庆龙连声答应着。现在,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赶快把这个烂摊子推出去,不管由谁接手,只要不在自己手上就行。

    离开酒吧,夏文杰和李虎回往学校,路上,李虎满脸的兴奋,对夏文杰说道:“文杰,你刚才可太牛了,三两下就把那几个混子打服了。”

    “他们没服,只不过是见风使舵,看占不到便宜,就先走了。”

    “以后他们真的还会再来?”

    “当然。”夏文杰很肯定,对黑道混混他又不陌生,太熟悉他们那一套了。他说道:“等他们再来的时候,可就不会是只来四、五个人了,恐怕十四、五个人都不止呢。”

    “那……那怎么办?”一听到事情还没完,反而还被惹大发了,李虎有些慌乱,他急声说道:“你明知道他们会回来找麻烦,你还要买那间酒吧?”

    “上算啊。”夏文杰笑道:“光是里面的装修、音响、灯光设备还有藏酒,就不止八十万了吧。”

    “可是藏獒的人要是再来怎么办?”黑社会不敢进警校里找麻烦,但他们可敢在警校外闹事。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把酒吧买下来总是没错的。”夏文杰满不在乎地说道。

    “文杰,你有那么多钱吗?”李虎狐疑地看着他。用八十万买下兄弟酒吧确实很上算,也便宜的令人咋舌,但八十万并不是个可小数目,至少一般的家庭是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的。

    夏文杰耸耸肩,笑道:“我没有,但我哥哥会有。”

    “对了,酒吧过户时要写你哥哥的名吗?”

    “当然。”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把酒吧过户在自己的名下?即便是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嘛!李虎在心里嘟囔一句,不解地摇摇头。

    夏文杰乐了,反问道:“我们是什么?”

    “学生啊。”

    “什么学校的学生?”

    “警校啊。”

    “那毕业后能做什么?”

    “当然是做警察了。”

    “是啊,要做警察,警察是公务员,公务员的名下可以有生意吗?”

    经他这么一说,李虎才恍然大悟,又是惊讶又是佩服地看着夏文杰,说道:“文杰,你想的还真够长远的啊。”

    夏文杰哧哧的笑了,他以后不会做警察,而是稽核,一个查人的部门,如果自己都不遵守法律,违反法纪的话,那还怎么去查别人?

    再者说,酒吧是在哥哥的名下还是在他自己的名下都无所谓,兄弟俩这么多年来相依为命,和一个人没什么分别。

    回到宿舍后,夏文杰给哥哥夏文豪打去电话,提到自己准备在s市这边买下一家酒吧。

    夏文豪听完乐了,说道:“真是兄弟俩一条心啊,什么事情都想到一起去了,我最近也看好了一家酒吧,距离咱家的酒吧不远。”

    “啊?哥,你要开分店了?”

    “算是挺难得的一次机会,确实有这个打算,对了,你那边的酒吧要多少钱?”

    “八十万。”

    “八十万?”夏文豪对此颇感惊讶,疑问道:“什么样的鬼酒吧才值八十万?”

    “其实酒吧是不错,只不过最近发生了一点变故,所以,酒吧的老板算是半卖半送吧。”

    “有这样的好事?”

    “是啊。”

    “那好,我明天把钱汇给你。”

    “哥,你再传真一份委托书过来。”

    “委托书?你要那个做什么?”

    “我准备把这家酒吧放到你名下,有了委托书,你不用再特意跑过来一趟,我在这边就能帮你办了。”

    “你看好的酒吧,还是记在你名下吧。”

    “毕业后我要做警察,名下又怎么可能有酒吧呢。”

    “你看,当初我就反对你念警校,可你倔啊,非要去念那个破警校……”

    听哥哥又要在电话那边老生常谈、长篇大论,夏文杰连忙打断道:“不上警校,不来s市,也碰不上这样的好机会,哥,你赶快去办份委托书,明天我就得要用。”

    “行了,我知道了。对了,你最近在警校过得怎么样?既然都上了警校,那就好好学习,别整天把精力都花费在那些没用的事上。”

    “哥,我心里有数,你就别操心了。”“你是我弟,我能不操心吗……”

    好不容易应付完哥哥的询问,夏文杰长松口气,挂断电话。

    他要盘下兄弟酒吧的事并没有避着同寝的室友,听他打电话说要买下学校旁边的酒吧,众人都来了精神。

    尤其是田玉山,眼睛瞪得好大,惊问道:“文杰啊,那家兄弟酒吧八十万就卖了?八十万是首付吗?”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