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52章 重手
    “除非他哪天犯下大案,他背后的人也罩不住他了,或许有可能吧。”王庆龙摇头说道。

    李虎默然,这样的机会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啊?他看向夏文杰,问道:“文杰,你说呢?”

    夏文杰苦笑,像这种黑社会的混子,确实不太好查办,而且也查不完,抓走一批又冒出一批,可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有生,不仅在中国是这样,在各个国家都是如此。

    他问道:“王哥,你要是走了,酒吧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卖给藏獒吧。”

    “王哥你真打算以十万块钱卖给他?”李虎惊讶地张大嘴巴。

    他环视酒吧,这么大的地方,别说里面的装修、藏酒值多少钱,更别说这么大的公建值多少钱,光是酒吧专用的营业执照就已经超过十万的价码了。

    “我出国之后,恐怕也不会在回来,酒吧根本照顾不上了,扔在这里就只能是荒废掉,这里毕竟是我这些年的心血,我实在不忍心……”说到这里,他猛然顿住,抬头看向夏文杰,脱口说道:“文杰,不如你来兑下酒吧吧。”

    说完,还没等夏文杰接话,他的脑袋立刻又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连忙说道:“不行,我不能害你。”现在他的酒吧就是个大火坑,不管由谁兑下来,都摆脱不了藏獒来找麻烦。

    说白了,藏獒想要的不是让他的酒吧经营不下去,而是想霸占他的酒吧,想一口吞掉这块大蛋糕。若是夏文杰兑下他的酒吧,下场也会和他一样,只能砸在手里。

    不过,他无意间说的话却让夏文杰心中一动,亮晶晶的眼睛随之变得更亮,由自己兑下兄弟酒吧,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兄弟酒吧的生意怎样,他心里很清楚,这就是个稳赚不陪的买卖,唯一的麻烦点就在那个藏獒身上。

    王庆龙怕他,不过夏文杰倒是不怕。

    他沉吟了一会,正色问道:“王哥,如果我真想兑下兄弟酒吧,你打算多少钱卖给我?”

    王庆龙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脸上一副‘你疯了吧’的表情,他皱着眉头问道:“文杰,话我都跟你说清楚了,这间酒吧已被藏獒看上,就算换成你做老板,他也会来闹事的。”

    “这点王哥不用担心,我也不怕他,王哥你就说打算多少钱卖给我吧?”夏文杰含笑说道。

    “这……这……”他这么讲,倒是让王庆龙为难了。他这间酒吧的价值起码在五百万左右,以现在所面临的状况,到底该多少钱卖给夏文杰他也拿不准。

    他思前想后,好半晌,伸出一根手指,顿了顿,又伸出拇指,比个八的手势,说道:“文杰啊,如果你真想买的话,八十万,八十万卖给你吧,如果你觉得贵,价钱再少些也行。”

    夏文杰噗嗤一声笑了,八十万,这么大的酒吧,王庆龙才要区区八十万,他怎么可能会觉得贵,这根本就不是在卖酒吧,简直是在送酒吧。

    他点点头,说道:“好,八十万,我买了。”

    “啊?”王庆龙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夏文杰,没错,正常情况下用八十万能买下这等规模的兄弟酒吧几乎和中了五百万的大奖没什么区别,但关键的问题是现在不是正常情况,还有个恶霸在对酒吧虎视眈眈,垂涎三尺呢。

    “文杰啊,你可要考虑清楚,酒吧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你也知道,王哥可不想害你啊。”王庆龙满脸为难地说道。

    “王哥,我考虑得很清楚,八十万,我买了。”夏文杰语气肯定地说道。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那咱们就这么定了?”

    “好,王哥,什么时候可以过户?”

    “随时都可以。”

    “恩,这两天内,我就让我哥把钱汇过来,如果可以的话,让我哥过来一趟也行,办理过户手续。”夏文杰正色说道。

    “啊,你找文豪过来啊,那是最好不过了。”在王庆龙的眼中,夏文杰终究还只是个小孩子,心智可能未必会成熟,他的话也未必就算数,虽说夏文豪是文杰的哥哥,但也和家长差不多,把事情和文豪说清楚了,如果文豪决定要买,那自己也不会觉得良心有愧了。

    他们正说着话,酒吧的房门突然被人大力的推开,紧接着,从外面走进来五名彪形大汉。

    这五人,打扮不一样,有的穿短袖,有的穿砍袖,但身材倒是都差不多,又粗又壮,向脸上看,大脸小眼,颧骨高,颇像蒙古人的长相。

    “呦!今天生意不错啊,还有两个不长眼的鬼东西在这里喝酒呢。”为首的大汉大嘴撇撇着,乐呵呵地向吧台这边走过来,另外四人跟在他身后,边走着边踢着两旁的桌椅,不时发出咣当的巨响声。

    看到他们,王庆龙脸色顿是一变,下意识地下了高脚椅,呆呆地看着他们。

    为首的壮汉目光在他身上缓缓扫过,看向夏文杰和李虎二人。

    他歪着脑袋,咧着嘴,抬手刮了刮自己的下巴,猛然提腿踹了踹夏文杰屁股下的高脚椅,说道:“小子,滚蛋,今天这里不营业。”

    若换成旁人,这时候早被他们这群凶神恶煞吓跑了,夏文杰却坐在高脚椅上纹丝未动,他含笑转头对上壮汉凶狠的目光,接着,举了举手中的酒杯,问道:“我可以先喝完这杯酒的吗?”

    “你他妈的是聋了?我现在就让你混蛋,听清楚了没有?”说话之间,壮汉猛的一挥手,把夏文杰手中的酒杯打飞出去好远,落地后,啪的一声摔了个细碎。

    不等夏文杰做出反应,他身边的李虎已先动了。李虎的为人也是真虎,见对方突然动了手,他想都没想,抓起吧台上的酒瓶子,对准那壮汉的脑袋狠砸下去。

    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动手,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脆响,这一酒瓶子砸的叫一个结实,那么厚重的洋酒玻璃瓶都应声而碎,再看那名壮汉,疼叫一声,双手抱着脑袋踉跄而退。很快,鲜血混着酒水便顺着他双手之间的缝隙流淌下来。

    想不到这两个看似年龄不大的青年会这么横,说动手就动手,而且一上来就是下死手。

    后面的四名大汉愣了片刻,其中有两人搀扶着壮汉,另外两人则怪叫着向夏文杰和李虎扑去。

    这两人身材壮,步伐也矫健,三步并成两步,瞬间来到夏文杰和李虎近前。其中一人伸手抓住夏文杰的衣领子,另只手握紧拳头,高高举起,作势要打下去。

    还没等他出拳呢,夏文杰手疾眼快,抢过李虎手中的半截酒瓶子,猛的向上一刺。就听扑的一声,酒瓶破碎处的锋芒一下子刺入对方抓着夏文杰衣领的手腕,玻璃碎片都深深刺进他的腕骨里。

    “啊……”那名大汉惨叫出声,整个人都疼得突突直哆嗦。如果说李虎的下手狠,那么夏文杰的下手就更狠,完全没有考虑自己会不会刺断对方的手筋,废了对方的一只手。

    他快如闪电地跳下高脚椅,一把抓住那大汉的头发,向一旁的吧台台面猛撞下去。

    啪!只一次的撞击,便已让大汉满脸桃花开,鲜血顺着他的鼻孔直窜出来。不过夏文杰并没有停手,仍死死抓着他的头发,又向吧台猛撞第二下、第三下……

    撞击了五、六下之后,那大汉的脸已几乎看不清楚五官,血肉模糊成一团,猩红的鲜血在吧台上都溅出好远。

    夏文杰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黑社会,他的出手也没有一丁点的手下留情,准确来说,他根本就没把对方当人来看,当成个沙包,当成个会咬人的畜生,反正就没当成人。

    他如同发疯一般摁着大汉的脑袋一个劲的往吧台的大理石上撞,这根本就不是在打架,而更像是要杀人。现场的几名大汉都吓傻眼了,一旁的王庆龙和李虎也都看傻眼了。

    在王庆龙的印象中,夏文杰就是个很平易近人又很柔和的一个年轻人,可怎么才一转眼的工夫他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残忍、嗜血,仿佛变成一台没有感情的冷血机器。

    即便李虎也是第一次见到夏文杰打架,那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恐怖。

    他回过神来,健步窜到夏文杰近前,把他用力地拉住,大声尖叫道:“文杰,再打他就死了。”

    夏文杰并没有失去理智,相反,他心里明镜似的,自己用什么样的力度能打死人,用什么样的力度能让人重伤。他不会蠢到真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人打死。

    他慢慢松了手,大汉的头发失去他的拉扯,硕大的身躯随之贴着吧台软绵绵地滑倒下去,躺在吧台的下面,一动都不动,鲜血在地上慢慢扩散开来。

    夏文杰挑目看向其他人,语气平缓地幽幽说道:“你们都给我记住,从今天开始,这间酒吧就是我的,再敢来挑事,这……”

    他抬手指指躺在地上的大汉,嘴角扬起,露出残酷的冷笑,继续道:“就是下场。我的名字叫夏文杰。现在,带上你们的人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

    “操。”和昏迷大汉一同冲过来的另一人终于回过神来,他回手从后腰上拔出一把蒙古剃,直冲向夏文杰,同时恶狠狠刺出一刀,捅向他的肚子。

    “小心……”李虎看得清楚,正要推开夏文杰,后者倒是先把他推开了,紧接着,他侧身让过对方的锋芒,不等大汉收刀再刺,他出手如电,扣住大汉持刀的手腕,向反关节向外一扣,那大汉吃疼,怪叫着松开手指,蒙古剃也从他手中掉落下来。

    蒙古剃还没落地,夏文杰来个海底捞月,探手将其抓住,想都没想,回手就反刺一刀。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