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51章 纷争
    对于大家的询问,夏文杰没有解释太多,只说他自己也是糊里糊涂的就被警察放回来了。

    从夏文杰的嘴里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又快上课了,学生们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这时白语蝶走过来,自从得知夏文杰被警察带走之后,她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现在看到他平安回来,她总算是长松口气。

    她想对夏文杰说的话有很多,但一时间又不知从何说起,憋了半天才问出一句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合适的话:“你……为什么去找赵阳打架?”

    这回不用等夏文杰说话,一旁的李虎已忍不住抢先说道:“你怎么不先去问问你的阳哥为什么找人到我们寝室来打我们?”

    白语蝶本就是个不善言词的人,被李虎的抢白说得脸色涨红。

    看她窘迫的样子,夏文杰体贴地笑了笑,柔声说道:“我也不赞成打架,但我更无法容忍我的同学被人欺负。如果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是暴力,那么,去做吧。”

    白语蝶禁不住呆呆地看着夏文杰。很难想像,身材平平、相貌平平,只有一对眼睛亮得惊人的夏文杰,体内竟然会孕育着那么强大的爆发力,敢于一个人去挑战整整一个区队。

    她认为他这么做是很愚蠢的行为,因为太危险了,也太让关心他的人感到担惊受怕,只是这样的话她现在还难以启齿。

    这场风波总算是过去了,赵阳在警院里也消失了好长一段时间,此后,再没有人来找过夏文杰的麻烦,似乎事情就这样平息了,至少表面上看是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夏文杰在警校里的生活依旧忙碌,除了主修的刑侦,他还选修了一大堆的课程。

    用余耀辉话讲,他之所以把夏文杰安排进警校,不是让他做一名普通的学生,而是要他做一块海绵,要像海绵吸水一样,在警校里尽可能多的吸收所有有用处、有价值的知识。

    这段时间对他很重要,所学知识的多与寡,直接影响到他未来所走道路的远与近,也影响着他未来的仕途是一片光明还是黯淡无光。

    夏文杰自己也非常明白这个道理,现阶段就是他原始积累的阶段,等以后进入在那个弱肉强食的社会里,自己究竟能做个强者还是个弱者,关键的关键也正是看他现在的付出。

    以他的叛逆的个性,他不可能喜欢受人指使,也不可能喜欢听命于人,受其他人的摆布,但已经正式进入稽核的他又必须得听令于稽核的老大余耀辉。

    想要改变这一点,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自己具备余耀辉和稽核都离不开他的能力,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占据主动,不会成为任人摆布的棋子。

    当然,地球离开了谁都不会停止转动,要想成为一个无法取代、不可或缺的人那也太难,正因为这样,现在的夏文杰才卯足力气在做一块海绵,一个可以不断吸收和膨胀的海绵。

    夏文杰也很会调整自己的生活,如果一个人每时每刻都在绷紧神经学习,那么他也学不进去多少东西,等于没在学。

    在课余的时间,他偶尔也会到警校附近的兄弟酒吧里坐坐,或是听听音乐看看书,或是和老板王庆龙聊聊天。

    这段时间来,酒吧并不太平,更确切地说,是这一带不太平,当地的黑道之间为了争夺地盘持续发生争斗。

    北陵以东一带的混混向西扩张,由于警院距离北陵不远,很快,这场黑道混混的地盘之争也波及到警院附近,兄弟酒吧正处于这场旋涡当中。

    像酒吧、舞厅、ktv、洗浴中心等等这样的娱乐场所都是有黑道混混在收保护费的,这也是业内公开的潜规则,兄弟酒吧当然也不例外。

    原来在这一带看场子的混混头子叫郭得利,外号利哥。王庆龙和这位利哥相处的还不错,几年来,双方有来有往,相安无事。

    最近,北陵以东的混混打过来了,其头目是个绰号叫藏獒的混混,人如其名,就是条疯狗,见谁咬谁,在警院这一带和郭得利的势力打得不可开交。

    期间,藏獒手下的人有来兄弟酒吧收保护费,但王庆龙没有给。首先,当月的保护费他在月初的时候就已经交给郭得利了,现在让他再交一份,他接受不了。

    其次,他和郭得利相识好几年了,大家也都熟悉了,他不太希望换人看场子。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不认为像疯狗一样的藏獒能打赢郭得利的势力,现在若是交给他保护费,那就等于是白交。

    可以说此时的王庆龙是在押宝,他押的是郭得利赢。结果,他押错了。

    藏獒不是s市的本地人,这也是王庆龙不看好他的主要原因,但藏獒却很凶狠,手下也有一大批不怕死的兄弟,藏獒势力和郭得利势力争斗还不到一个月,便把郭得利的势力打压得不敢露头。局势岌岌可危,郭得利见势不妙,想要逃走,但藏獒连这样的机会都没给他。

    第二天,郭得利的尸体在他家中被人发现,同时被杀的还有他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一家三口无一幸免,酿成一桩灭门的惨案。

    虽说杀人的凶手已连夜逃走,被警方通缉,但了解内情的人都明白,这事的幕后主使人肯定就是藏獒。

    由于王庆龙一开始没有给藏獒交保护费,后来郭得利死了,其势力也被藏獒灭了,这时候王庆龙想要交保护费,藏獒也不收了。

    有次藏獒来到王庆龙的酒吧,当他面把话挑明,“你当初不是不肯交保护费看不起我吗,现在你想交也晚了,你这间酒吧肯定开不下去,要么,你就以十万块把酒吧转让给我,要么你就关门大吉。”

    地脚这么好又是这么大的一间酒吧,藏獒只肯拿十万块钱来买,王庆龙又怎么肯卖,他当场就决绝了。

    此后,藏獒的手下就像发了疯似的,天天来扫场子,进来之后又是打又是砸又是骂。

    就算王庆龙报警,找来警察,藏獒的人也早跑光了。可警察不能天天守在酒吧门口,只要警察一走,藏獒的手下人又会来闹,而且打砸的比以前更狠更烈。

    在藏獒的这么折腾下,酒吧根本经营不下去,别说赚钱了,天天都是赔钱,哪怕是家财万贯,这么耗下去也能把家当赔个精光。

    王庆龙终于受不了了,他萌生出去意,欲把酒吧外兑出去。对兄弟酒吧感兴趣的人还不少,但所有来看过的人在离开之后再也没谁回来过,连个电话都没给他打过。

    他心知肚明,这肯定又是藏獒在暗中捣鬼,使手段吓跑了那些想兑店的人。

    由于学业太忙,夏文杰有好一段时间没来酒吧,今天赶上周末,他和李虎一同来到兄弟酒吧。

    进来后,他发现酒吧里竟然一个客人都没有,就连服务生都不见了,只有王庆龙一个人坐在吧台前在喝着酒。

    “王哥,今天怎么回事,人怎么这么少?”

    “啊,是文杰啊,你来了。”王庆龙转头看了夏文杰和李虎一眼,露出苦笑,他摇了摇头,把杯中酒一口喝干,而后问道:“今天不用上课吗?”

    “王哥,今天是周末,学校放假。”夏文杰笑呵呵地走上前来,在他旁边的高脚椅坐下。

    “我都过糊涂了,忘了今天是周末。”王庆龙又倒了一杯酒。

    感觉几日不见,王庆龙苍老憔悴了不少,和以前意气风发的样子有天壤之别。夏文杰不解地问道:“王哥,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别问了,说来话长,来,文杰,陪王哥喝喝酒。”说着话,王庆龙又拿起两只空杯,一只递给夏文杰,一只递给和他同来的李虎,然后又给他二人各倒了一杯酒。

    夏文杰不喜饮酒,没推辞,但也没喝,李虎倒是兴致勃勃地端起杯子,慢悠悠地连喝好几口。酒吧里的洋酒都不便宜,这也是他平时消费不起的。

    “文杰,这位是你同学吗?”

    “是啊,他叫李虎。”

    “哦。”王庆龙点点头,和李虎握了握手,随后恍然想起什么,对夏文杰说道:“文杰,你稍坐一会就走吧。”

    夏文杰满脸的莫名其妙,就算自己只是一个陌生的客人,身为老板的王庆龙也没有往外赶的道理,何况他俩还这么熟呢。“王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唉。”王庆龙长叹了一声,随即将自己是怎么惹上藏獒,又是怎么被藏獒逼得无路可走的事原原本本地讲述一遍。

    最后,他幽幽说道:“说实在的,这几年,我的钱也赚够了,其实,一两年前,朋友就有叫我移民到加拿大,我一直都没同意,现在看来,也是到了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夏文杰眉头大皱。李虎则重重放下手中的酒杯,愤愤不平地说道:“那个藏獒也太过分了,凭什么这么欺负人?王哥,你为什么不报警抓他?”

    “每次来闹事的都是他的手下,要抓人也抓不到他的头上。”王庆龙苦笑道:“何况,像他这样的混子会没关系吗?谁知道他有没有靠山,他没靠山敢这么张扬吗?”

    “那就谁也治不了他了?”李虎瞪大眼睛怒声道。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