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47章 去哪
    周围的学生们再无人敢上前一步,吓得纷纷后退,赵阳的脸色更是难看,他站在教室的里端,看着满身血迹的夏文杰,身子都在微微地抖动着。

    这可能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怕,第一个感到从内心深处生出恐惧是个什么滋味。

    当身下的学生彻底陷入昏迷之后,夏文杰终于停止了出拳,他嘘了口气,慢慢站直身形,依旧向赵阳走出,同时幽幽说道:“赵阳,你还欠我兄弟们一个道歉。”

    赵阳回过神来,脸上露出勃然大怒的表情,他想用愤怒的表象掩盖中心中的不安和恐惧。

    此时,他帅气的五官已变得扭曲,扯脖子尖声大叫道:“夏文杰,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你一个人就可以打倒我们一整班的人吗?”

    说着话,他侧头向左右的同学叫道:“大家一起上,给我往死里打,不管出什么事都算我的。”

    他在区队里一直都像土皇帝似的,周围的同学没有不惧他、怕他、敬他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有不凡的背景,还有另外一层因素在,这层因素留在以后再说。

    在他的尖叫声中,教室里的男生们面面相觑,而后,人们不约而同地一齐向夏文杰围了过来。

    环视周围一步步向自己聚拢过来的学生,夏文杰面无惧色。

    以少战多的准则很简单,就是短、快、多,在最短的时间内以的速度尽可能多的击倒对手,而且要做到打倒一人便要让他在短时间内爬不起来,丧失战斗力。

    “上……”

    不知是谁最先喊喝一声,这声喊叫也拉开了众人一齐围攻夏文杰的序幕。

    如果没有经历过在雷锋训练营的磨练,夏文杰可能连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打不过,但是现在,这些三年级的警校生在他眼中就如同孩童一般。

    一名手持椅子的男生由正面向他飞扑过来,夏文杰侧身跳跃,在闪过对方砸来椅子的同时,他人还在空中,快如闪电的向侧后方击出一拳。

    这是他最拿手的本领,鹰击。

    这一拳正中那名男生的后脖颈,夏文杰落地后,再没有回头看一眼,目标转移到其他学生身上。而那名被打的男生只是觉得后颈酥麻了一下,并没有其它的感觉。

    他回头一瞧,夏文杰正背对着自己,他心头暗喜,举起手中的椅子,对准夏文杰的背后便要砸下去。

    可他还没来得及把手中的椅子砸出,身体一瞬间就好像不属于自己的似的,抡起的椅子掉到了地上,他也随之站立不住,软绵绵地摔倒,他手扶着一旁的桌椅想爬起,可不管他怎么用力就是站不起来。

    连沈洛那么强壮自小就接受严格训练的身体都承受不住夏文杰的鹰击,更何况是他呢?

    在接下来的打斗当中,夏文杰的出手更重更狠,全是奔着对方的要害去的。

    虽说期间他也不时地遭受周围人的重击,可他能承受得住,但他随之而来的反击却是周围人承受不起的。

    只一会的工夫,二十多名围攻夏文杰的学生已倒下了十多号人,躺在地上,横七竖八,有的人已当场昏迷,有的人即便是清醒着也已失去战斗力,趴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这就是从雷锋训练营里出来的学员,他们不是国家机器上的螺丝钉,而是国家机器上的那只利爪。

    教室里现在已是一片狼藉,桌椅板凳散落满地,倒下的人混在桌椅板凳当中,还能站立的人则已是惊吓得连连后退。

    在他们眼中,夏文杰根本就不能算是个人,是怪物、是野兽,反正就不是人类。

    一直躲在后面没有参战的赵阳这时候已然吓得魂不附体,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惹上的竟然会是这么可怕的一个恶魔。

    看到站在教室中央的夏文杰,脸上、身上全是血迹,尤其是指尖,还在向下滴淌着鲜血,赵阳直觉得背后一阵恶寒,心里生出毛骨悚然之感。

    即便他距离夏文杰还有好远,他仍忍不住一退再退,一直退到墙壁前,再无路可退为止。

    教室里还能站立的学生只剩下十来个,其中有几人是女生,至于男生们,现已被夏文杰吓破了胆,一个个退出好远,只有赵阳的三位死党还站在他附近,喘着粗气,握着拳头,眼巴巴地看着他。

    甩了甩手上的血水,夏文杰冷冰冰的目光落在他们三人脸上,问道:“你们还要再打吗?”

    三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名学生怪叫一声,向前冲去,到了夏文杰近前,飞身横踢一脚,扫向夏文杰的脸颊。

    他的姿势又帅气又漂亮,看起来也很吓人,不过对于夏文杰而言,这就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他向后仰身,先是躲开对方的飞腿,不等对方从空中落下,他顺势一拳击出,正中对方的肚子。

    那名学生身子还在半空中便倒飞出去,如同个大沙包似的重重地摔落在地,双手捂着肚子,脸色憋得涨红,身子佝偻成一团,疼的已发不出叫声,只剩下喉咙里的呻吟声。

    另两名学生看得暗暗乍舌,但现在是箭在弦上不等不发,他俩把心一横,分从夏文杰的前后夹击他。

    绕到夏文杰身后的那名学生默不作声地从地上捡起一条成人手腕粗细的桌腿,悄悄接近夏文杰身后,看准他的后脑,使尽全力猛砸下去。

    这么粗的桌腿,而且有棱有角,若是真被它砸中后脑,夏文杰的脑袋也得当场开花。他的偷袭又快又隐蔽,可是夏文杰的动作更快,背后如同长了眼睛似的,猛的转回身形。

    对方出手在前,他出手在后,但他的拳头却先一步打中对方的面门。

    这一记重拳,让附近的学生都听到清脆的骨折声,再看那名偷袭的学生,嗷的怪叫一声,身子直挺挺地向后倒飞出去,拿在手里的桌腿也一并摔出好远。

    站于夏文杰正前方的那名学生还没来得及出手,他的两名同伴已相继倒地不起,他吓得再没有出手的勇气,双腿突突直哆嗦,站在夏文杰面前,嘴唇颤抖,一动都不敢动。

    完了!赵阳在心里哀叹一声,如果自己再不跑,下场恐怕会比任何人都惨。他眼珠转动,瞄到自己的不远处就是一扇敞开的窗户。

    他们的教室位于三楼,对于普通人而言算很高,但对于警校的学生而言,跳下这样的高度不算多么困难的事。他看都没看自己的死党和同学,毫无预兆,转身就向窗户冲了过去。

    来到窗台近前,他飞身跳到上面,作势要往下跳。

    夏文杰反应极快,见他要跑,随手抓起旁边的一把椅子,另只手横着一划,将挡在他面前的学生横推出好远,紧接着,他臂膀抡起,喝道:“你要去哪?”

    嗡!椅子被他狠狠甩飞出去,不偏不倚,正砸在窗台上赵阳的双腿。这一椅子砸的结实,让赵阳后仰着从窗台上摔下来,扑通一声,背后重重落在地面上。

    这还是夏文杰手下留情了,如果他瞄准的是赵阳的背后,这一椅子得直接把他砸出窗外,大头朝下的摔下去,不死也得重伤。

    赵阳摔回到教室里,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快散了架子,躺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你的同学在为你拼命,而你却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要偷偷逃跑,也太不够义气了吧。”

    夏文杰一边向他走去,一边伸出手来,抓住一张桌子,随着他的走动,桌子摩擦地面,发出嘎嘎刺耳的摩擦声。

    “我错了、我错了,我……我向你道歉总你行了吧……”赵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地上坐起,看着如凶神恶煞一般的夏文杰,他吓得在地上连连后蹭。

    “为什么要向我道歉,现在在医院里的是我的同学、同寝的兄弟,而不是我。”夏文杰走到赵阳面前,站顶,冷冰冰地眼睛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我向他们道歉,我现在向他们道歉……”

    “如果道歉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纷争了。”夏文杰双手扣住书桌的桌面,掂了掂桌子的分量。

    看出来他要干什么了,赵阳吓得魂飞魄散,尖叫道:“杀人啦,夏文杰要杀人啦……”边叫喊着,他边要从地上爬起。

    “哼。”夏文杰冷笑一声,突然举起书桌,对准赵阳的背后猛砸下去。啪!书桌的桌面狠狠拍在赵阳的背上,将他砸在地上,硬是拍出个‘大’字形。

    只这一记重击,赵阳就已经被砸懵了,他颤巍巍地还在努力向前爬,跟在他身后的夏文杰则再次举起手中的书桌,对准他的后背又一次猛拍下去。

    啪!这一次发生的声响比刚才还大,也把赵阳砸的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正所谓骂人无好口,打人无好手,既然决定动手,就要把对方打疼、打怕,打到他再不敢来找自己的麻烦,打得他以后再见到自己就会生出退避三舍的反应,不然的话,白费力气不说,以后麻烦恐怕只会更多。

    夏文杰缓缓把书桌从赵阳的背上挪开,低头看了看他,此时的赵阳双眼紧闭,鼻口窜血,看起来像已昏死过去。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