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46章 爆发
    对于田玉山的体贴,夏文杰表面上没说什么,但心里确实很受感动。

    田玉山家里有钱那是不假,全是令人羡慕的名牌,但他身上却没有一丁点的骄纵之气,对待同寝的兄弟,真就如同大哥照顾弟弟们一般。

    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学生们三五成群,不时地夏文杰这边张望,低声窃窃私语,人们都已知道他们寝室昨晚发生的事,也知道是因为夏文杰而起,私下里也是说什么的都有。

    白语蝶走到夏文杰的座位旁,关切地问道:“文杰,听说你们寝室的两位同学昨晚被人打了。”

    不等夏文杰说话,田玉山抢先说道:“是有这么回事,白语蝶,就不劳你关心了。”

    与其说事情是因夏文杰而起,还不如说是因她而起,现在,自己的两个同寝兄弟还躺在医院里呢,而惹出事端的人却一脸的无辜和无知,还厚着脸皮来问,哪怕她长得再好看,美若天仙,田玉山的心里也会对她生出厌恶感。

    夏文杰能理解田玉山态度的恶劣,他看着白语蝶,脸上露出无奈地苦笑,纠正道:“被打的不是我的同学,而是我们的同学。”

    “是……是阳哥找人做的吗?”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夏文杰模棱两可地说道。

    田玉山在旁冷笑一声,说道:“除了他,还能有谁?”

    “放学的时候我会去找他。”白语蝶脸色难看地说道。

    “不用了,你千万别去,算我求你,别再管我们的事,也别在来害我们寝室了行吗?”田玉山瞪着白语蝶,语气不善地说道。

    白语蝶从小到大也没受人这样指责过,泪水禁不住在眼眶中打转。

    夏文杰站起身形,对她笑了笑,说道:“确实不用了,现在还无法确实到底是谁做的,你突然去找赵阳质问他,也不太好。”

    她咬着嘴唇,看看夏文杰,再瞅瞅田玉山,最后什么话都未说,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等到最后一节课过半的时候,夏文杰突然皱了皱眉头,举起手来,对讲台上的导员说道:“老师,我肚子不太舒服,可以先……”他抬手向门外指了指。

    导员正讲课讲在兴头上,突然被他打断颇感不痛快,不耐烦地挥挥手。

    夏文杰把书本一股脑地塞给身旁的田玉山,低声说道:“老大,我去趟卫生间,东西你先帮我拿着。”

    “恩。”田玉山没有多想,点点头,小声问道:“没事吧?”

    “可能是吃坏了东西。”夏文杰毛着腰,快步跑出教室。他的肚子并没有不舒服,他要去的当然也不是卫生间。

    走出教室,夏文杰来到教学楼的大厅,向进进出出的学生打听,一一队的赵阳在哪间教室上课。

    问一个人不知、问两个人不知,究竟会问到知情的人。有名学生把赵阳上课的教室门牌号告诉夏文杰,后者道谢,而后按照那名学生告诉他的门牌号去找。

    当他来到赵阳教室门口的时候,里面还在上课,他倚靠着墙壁,默默站在走廊里,静心等候。

    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终于,下课的铃声准时响起。

    教室里也随之传出一阵哗啦啦整理书本的声音。时间不长,教室门打开,讲课的老师率先走出。

    老师前脚刚出去,他便走进教室里,把一名跟在老师身后的学生撞得倒退好几步。

    “喂,你眼睛瞎了?赶去投胎啊?”那名学生也是暴脾气,被夏文杰又撞得胸口生疼,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随后他又上下打量夏文杰,疑问道:“你说啊?来我们教室做什么?”

    夏文杰没理他,甚至都没向他多看一眼,举目在教室内环视。很快,我的目光便落在坐在教室后面的赵阳身上。他扬起头来,问道:“赵阳,是你做的吗?”

    看到他一个人竟然找上门来了,赵阳怔住片刻,紧接着噗嗤一声乐了,说道:“夏文杰,昨天晚上没能把你堵在寝室里,今天倒好,你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说着话,他又向周围的学生们大声说道:“兄弟们,他就是夏文杰,今天给我关门打狗。”

    只听他这话,夏文杰已可百分百的确定,昨晚的事就是赵阳做的,即便他没直接参与,也是他在背后指使的人。

    事情得到了确认,他点点头,未在多说什么,把蓝色的衬衫拽出来,然后将扣子一颗颗的解开。

    见状,一屋子的学生们都看愣住了,不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

    见夏文杰把衣服扣子全部解开,并开始脱起衣服,被他撞到的那名学生冲上前来,叫道:“你他妈的是跑来我们教室表演脱衣舞的吗?”

    他一句话,把教室里的学生们都逗笑了,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

    夏文杰仍是不理他,把衣衫脱掉后,仔仔细细的叠好,放到窗台上。

    “妈的,我和你说话呢。”那名学生气呼呼地一把抓住夏文杰的肩膀。

    不等他用力拉扯夏文杰,后者突然回手反扣住他的手腕,紧接着向旁一翻,那名学生吃疼,自然而然地松开夏文杰的肩膀,不给对方再出手的机会,夏文杰的另只拳头已狠狠打了出去。

    啪!这一拳正中那名学生的面颊,后者怪叫一声连退数步,身子还没站稳呢,夏文杰又箭步窜上前来,借着前冲的惯性,脑袋顺势向前一撞,他的脑门狠狠磕在那人的面门上。

    这一击太狠了,把那名学生的鼻梁骨都像撞断了,门牙也掉了两颗,满脸全是血迹,他双手掩面,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疼得满地打滚。

    哗。

    夏文杰突然下重手伤人,这可把在场的学生们吓得不轻,也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教室里一片哗然,不少人都被惊呆吓傻了,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夏文杰只着背心,边抹着额头上的血迹,边一步步向赵阳走去。

    “你以为你可以一手遮天,谁都碰不得你,治不得你,可你忘了,这个世界上还存在两个字,例外。”

    “我******的。”当夏文杰走到教室中央的时候,终于有学生反应过来,大骂一声,向夏文杰扑去。

    就听哗啦一声,他和夏文杰双双摔倒在地,连带着,撞翻数张桌椅。主动出击的那名学生撞得头昏眼花,倒是被撞的夏文杰好像毫无感觉。

    当对方正艰难地想从地上爬起时,他已然快速地站起身,随手抓起一把椅子,对准那名学生躬起的后背便猛砸下去。

    咔嚓!这一椅子砸得结实,如泰山压顶一般击打在学生的背后,木头椅子一瞬间四分五裂,支离破碎,而那名学生则哀号一声,重又趴回到地上。

    夏文杰不依不饶,举起手中仅剩下的一只椅子腿,劈头盖脸的抡了下去。

    教室里随之传出一阵劈劈啪啪的闷响声,再看那学生,头上、身上都是血。周围众人无不看得心惊胆寒,这个夏文杰哪像个新生,简直就是个疯子。

    感觉再被夏文杰打下去,自己的同学就得被他活活打死,周围有两名较近的男生抢步冲出来,一人搂住夏文杰的腰身,另一人对着他的脸颊狠击了一拳。

    啪!他的拳头打在夏文杰的脸上,后者没怎么样,倒是把他的拳头反震得又痛又麻。

    夏文杰目光一凝,嘴角缓缓扬起,对方还没来得及再打他第二拳,他抢先踢出一脚,正中那男生的下体。

    这可是致命的狠招,也多亏夏文杰在出脚的时候还留点情面,不然的话,以他的脚力,足可以踢碎对方的下体,能让他当场毙命。

    即便如此,那名男生也受不了,惨叫着连连后退,最后一屁股坐到地上,就这一会的工夫,他已疼出一身的冷汗。

    夏文杰没再理他,回手扣住搂他腰身那名男生的腰带,臂膀用力,大喝一声,将那男生的身躯竟硬生生地抡到空中,他扣住对方腰带的手不松,另只手在他肩头上一抓,倒提着他的身躯向一旁的书桌撞去。

    咔!那名男生一头摔在书桌上,将书桌都砸了个稀碎,他自己也是头破血流,当场昏死过去。

    夏文杰正要继续向前走,突然发现刚才被他踢中下体的男生还在不断地痛叫,他转身走向他,一手抓住他的头发,另只手握紧,抡拳就打。

    一拳下去,那名男生的眼神已经涣散,两拳下去,那男生已鼻口窜血,叫不出声来,第三拳、第四拳、第五拳打去,那人已是两眼翻白,神智不清,处于半昏迷状态,他的惨叫声也戛然而止。

    可是夏文杰的拳头并没有停下来,每一拳打下去都能溅的血沫横飞,溅在周围人的身上,也溅在他自己的脸上、身上。

    此时再看他,只能用恐怖来形容,脸上、身上都是血点子,向下滑动时,在他脸上、身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血痕。

    即便是警校生,大三的警校生,学生们也没见过这样打架的,他那都不算是打架,看上去更像是想要对方的命。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