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45章 遇变
    “原来你就是赵阳师兄,久仰大名,听同学说,他们刚来学校的时候还没见到上课的老师,倒是先在教室里见到赵阳师兄了。”夏文杰脸上是笑呵呵的,但手上却在不停的加力。

    想不到看上去身材削瘦的夏文杰竟会有这么强劲的掌力,原本想给他一个教训的赵阳这时候反而吃了闷亏,他感觉自己不像是握住人的手,更像是握住一把铁钳子,传来的力道似乎要把自己的手指夹断,他想缩回手,可不管他如何用力,夏文杰仍把他的手握得紧紧的,没有丝毫的松动。现在反而是主动发难的赵阳骑虎难下,进退维谷。

    赵阳是比夏文杰年长了几岁,而且在警校也受训了三年多,可是和雷锋训练营出来的夏文杰比起来,他还是要差上一大截。

    别的不说,单说在训练营时,夏文杰所遇到的任何一个对手都不知比他要强出多少倍,就身体素质而言,即便是训练营里的普通士兵都比赵阳强过太多。

    如果单单比拼掌力的话,夏文杰现在足可以不动声色地捏折他的掌骨,不过他最终还是松开了手,毕竟他和赵阳没什么深仇大恨,让他明白自己并不好欺负、以后少来找自己的麻烦也就行了。

    他笑眯眯地说道:“如果赵阳师兄没有别的事,我和语蝶就先走了。”

    他这话听在赵阳的耳朵里,无疑是觉得夏文杰已经向自己下了战书。

    他怒极而笑,不留痕迹地把那只刚才被握的手背于身后,乐呵呵地对夏文杰说道:“好,真不错,文杰师弟,我可记住你了。”

    夏文杰说道:“能被师兄记住,也算是师弟的荣幸。”

    赵阳点点头,看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的白语蝶,柔声说道:“语蝶,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不了,阳哥,我现在还不饿,想晚点再去食堂。”

    “那好……等下回一起去吧,到时你给我打电话。”

    “恩。”白语蝶冲着他点点头。

    赵阳没有久留,转身离去之前,再次深深看了一眼夏文杰。

    看着他快步走开的背影,夏文杰问道:“你和他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是啊,我在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阳哥了,算起来都有十多年了。”

    听闻这话,夏文杰的眼神黯然下来,他突然想到自己那两位青梅竹马的好友,雪松和小婧,只是他没有白语蝶那么好运,她的青梅竹马还在她的身边,而自己的青梅竹马却在天上。

    见他久久没有说话,白语蝶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我看他……很关心你。”

    “恩!一直以来,阳哥就像大哥哥一样照顾我。”说着话,她又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夏文杰,低下头来,小声说道:“我们两家还订过娃娃亲,那时候我还不懂事呢。”

    夏文杰乐了,笑问道:“那你喜欢他吗?”

    “不知道。”白语蝶语气平淡地说道。

    “不知道?”夏文杰笑呵呵地看着她。

    “彼此之间太熟悉了,早就不存在喜欢还是不喜欢的感觉,就好像……好像……”白语蝶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能确切形容自己和赵阳之间的关系。

    夏文杰接话道:“亲人。”

    白语蝶愣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是的,就像亲人一样。”

    夏文杰能够理解,他对雪松和小婧也是这样的感觉,是伙伴,但更像是兄弟姐妹。他深吸口气,望向远方的天际,幽幽说道:“能有一个从小到大的伙伴在身边,是很幸福的一件事,要珍惜。”

    他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落寞和哀伤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刺痛到白语蝶的内心深处,她不由自主地抓住夏文杰的手,说道:“文杰……”

    夏文杰第一时间抽回手,对白语蝶一笑,说道:“我得回寝室了,晚上自习再见。”说完话,他向白语蝶摆摆手,随后向宿舍楼走去。

    他太清楚青梅竹马被人夺走的滋味有多苦痛,所以,他不愿意插足于白语蝶和赵阳之间,何况他和白语蝶之间也没什么,没必要因为赵阳对自己的敌意去刻意亲近白语蝶,那也显得自己太幼稚了。

    夏文杰只把白语蝶当成自己的普通同学,然而赵阳并不是这么认为的,他已把夏文杰视为实实在在的威胁。

    日子风平浪静的过着,又到周末,夏文杰在傍晚的时候出了警校,到对面的兄弟酒吧去坐坐。

    兄弟酒吧内部的装饰和龙虎酒吧非常像,这也是夏文杰喜欢来这的原因之一。坐在里面,听听音乐,喝喝饮料,看看课本,也是很舒服的一件事。

    他在酒吧里一直坐到晚上八点多,直至接近归校的最晚时间,他才向老板王庆龙道别,回到学校。

    他回到宿舍楼,刚进大门,就见到一名相邻寝室的同学在风风火火地往外跑,险些和他撞个满怀。

    夏文杰侧身闪躲的同时随口问了一句:“干吗去啊,这么着急。”

    那名学生看到夏文杰,眼睛顿是一亮,说道:“文杰,你可算回来了,你们寝室出事了。”

    夏文杰皱了皱眉头,问道:“出了什么事?”

    “刚才有几个一一队的学生去了你们寝室,把你们寝室的人给打了。”

    听闻这话,夏文杰脸色顿是一变,没再多问,快步向自己的寝室跑去。

    当他回到寝室时,外面还围站着不少的学生,他好不容易分开众人,走进里面一瞧,寝室内已是一片狼藉,椅子、书本、文具散落满地,就连他床上的被褥都被仍到地上。

    另外还有两人坐在寝室里端的地上,夏文杰定睛细看,一人是李虎,一人是丁豆豆,后者是鼻子流着血,左脸肿起好高,还有明显的巴掌印,李虎更惨,衣服被扯开好几条口子,脸上更是鼻青脸肿的,嘴角直往下滴着血。

    “这是怎么回事?”夏文杰箭步冲到他二人近前,蹲下身子,边查看他俩的伤势边急声问道。

    “你还问怎么回事,不全是因为你嘛……哎呀呀……”李虎刚开口说上一句,便疼着直哼哼。

    “因为我?”

    “那些人是来找你的,见你不在,二哥和我可倒霉了。”丁豆豆捂着脸,囫囵不清地说道。

    “是赵阳干的。”夏文杰喃喃说道,他的语气不是在发问,而是很肯定。

    “不是他……还能是谁啊?这回我俩可被你害惨了。”丁豆豆疼得眼中直泛泪光,咧着嘴说道。

    “别说了,我先送你俩去医院。”夏文杰一手搀扶一个,用力把他二人从地上托起。

    这时候,原本在上自习的田玉山、孙延泽、李思远也闻讯赶了回来,看到寝室里的情况,他们三人也都傻了眼。

    “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扶一把啊。”夏文杰回头向他们叫道。

    三人回过神来,立刻冲上前去,帮着夏文杰扶住李虎和丁豆豆。

    “都让开,快都让开。”见还有众多的学生堵在房门口,田玉山冲着他们连连挥手,边扶着李虎往外走边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来我们寝室打架了?”

    丁豆豆把情况又向他们说了一遍。田玉山气得直咬牙,他没有责怪夏文杰的意思,而是怒声说道:“太过分了,一一队的人也太过分了,他们凭什么到我们寝室来闹事,凭什么来我们这里打人。”

    他们还没走出宿舍楼,区队长和警校的保安也相继赶到,问清楚事情的原由后,队长对夏文杰等人说道:“你们先送李虎和丁豆豆去医院,这件事我会去处理的。”

    “队长,一一队的人跑到我们一三队来打架闹事欺负人,学校怎么的也得把他们开除吧。”

    “放心吧,我一定会让学校严肃处理的。”队长拍着胸脯向他们保证。

    队长这时候说得很好,可他所谓的严肃处理到最后竟然就是不处理。第二天,警院里是一片风平浪静,好像根本没发生过这起一一队学生到一三队宿舍打人的事件。

    夏文杰有去找队长,队长说他已经把此事上报给大队长了,至于大队长要怎么处理,又是怎么和一一队那边沟通协调的,他就不清楚了。

    他只是个区队长,能力有限,职权更有限,他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如果大队长那边不作为,不做处理的话,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夏文杰多多少少已预料到事情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一一队的学生们不是傻瓜,他们既然敢主动跑到一三队的宿舍打人,肯定是有所倚仗。

    赵阳的爸爸是市局的副局长,有这层关系在,想必校方也不太敢碰他。

    他没有和区队长多说什么,了解清楚情况后,他便回去上课了。

    和平常一样,上课的时候,夏文杰依旧全神贯注的认真听讲,时不时的在课本上画几下重点内容,与平时不同的是,李虎和丁豆豆都没在课堂上,孙延泽和李思远都坐得离他远远的,只有田玉山仍和夏文杰坐在一起。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