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44章 麻烦
    夏文杰笑了,说道:“看出来了,不然我也就不进来逛了。”喝口橙汁,他问道:“这里的生意怎么样?”

    “还不错,至少,比在d市要强得多,只不过这里比d市要乱一些,外地来的,在这里开酒吧不容易啊。”青年感触颇深地说道。

    夏文杰能够理解他的话,点点头,说道:“是啊,确实不容易。”

    即便在d市,外地人过去开酒吧也经常受欺负。你是外地人,你在本地就没有门路,随便哪个政府部门都能过来压你一下,踩你一脚,本地的混子那就更不用说了,不把他们打点好了,隔三差五就过来找事,闹得你干不下去。

    觉得话题有些沉重,青年哈哈一笑,话锋一转,说道:“我叫王庆龙,小兄弟,你呢?”

    “夏文杰。”

    “文豪、文杰……你兄弟俩是豪杰啊。”

    “哈哈……”夏文杰大笑起来。

    夏文杰和王庆龙相谈甚欢,越聊越近乎。等夏文杰要走的时候,王庆龙说道:“文杰,以后要常过来玩啊。”

    “好。”夏文杰含笑点点头,拿出钱夹,正要付账,王庆龙把他的钱推了回去,说道:“这次算我请客,下回来再说吧。”

    “那可不行,王哥,你要是这样的话下回我可不敢来了。”

    王庆龙一脸的为难,最后还是收下了夏文杰的钱,不过只收了成本价,给他打了很大的折扣。

    难得能遇到d市的老乡,而且还和哥哥认识,夏文杰非常高兴,以后再放假自己也有待的地方了。

    他带着愉悦的心情回到警校,不过偏偏有人来扫兴,打乱他的好心情。

    当他回到宿舍楼楼下的时候,仰面走过来两名青年,挡住了夏文杰的去路。

    夏文杰看了他二人一眼,陌生得很,不是自己在警校的同学,看年岁,似乎也比自己打两、三岁。他向左走,两名青年也向左走,他向右,两名青年也向右。

    最后,夏文杰站定,看向面前的二人,明显这两位就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他开口问道:“有事吗?”

    “你叫夏文杰吧?”其中一名又高又瘦的青年开口问道。

    “是。”

    “听说你挺嚣张的,开学一个多月了才来报道。”另一名身材稍矮的小眼青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那是我和校方之间的事,和你俩没什么关系吧。”夏文杰心中不痛快,但脸上的表情依然是淡漠又平静。

    “切。”矮个的小眼青年侧头嗤笑一声,说道:“我俩今天不是来找你说这件事。”

    “是来给你个忠告,以后,你离你们班的白语蝶远一点,别走得太近。”高个青年盛气凌人地警告道。

    夏文杰暗皱眉头,满头的雾水,他并不觉得自己和白语蝶走得有多近,再者说,自己和谁走到远近又和他俩有什么干系?他不解地问道:“请问,你俩是……”

    “你不用知道我俩是谁,你只需记住我俩的话就行了。记住,离她远一点。”高个青年再次警告道。

    他的话激起夏文杰骨子里的叛逆,他呵呵地笑了,反问道:“如果我不呢?”

    没想到他会开口拒绝,两名青年的脸色一瞬间阴沉下来,高个青年的双眼射出阴冷的目光,落在夏文杰的脸上,一字一顿地说道:“那样的话,恐怕,某些人就要倒霉了。”

    “休假的时候,碰上两个莫名其妙的人,我已经很倒霉了,难道,还能有比这更糟糕的事吗?”夏文杰一本正经地反问道。

    “操。”矮个青年怒骂了一声,作势要冲向夏文杰。

    高个的青年还算冷静,把同伴拉住,然后向周围望了望,见进出宿舍楼的学生不少,他缓慢地靠近夏文杰,贴近他,低声说道:“听说过……”

    他只说了开头,便猛然顿住,紧接着,话锋一转,说道:“别招惹我们,如果你还想在警校继续呆下去的话。”

    说完,他又深深看眼夏文杰,然后向同伴招下手,大步流星地走开了。

    看着他二人离去的背影,夏文杰还是一脑子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两人到底什么来路,让自己离白语蝶远一点又是什么目的。

    正在他怔怔发呆之时,田玉山、李虎、丁豆豆、孙延泽,李思远五人相继从宿舍楼里跑出来,围在夏文杰身边,问道:“老六,他们是谁啊?”

    夏文杰回过神来,看看众人,缓缓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刚才他们到寝室里找你,凶巴巴的,像是要找你打架似的,到底怎么回事?”田玉山满脸的紧张。

    夏文杰笑了,耸耸肩,说道:“鬼知道,莫名其妙,神经病吧。”

    “他们刚才和你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说让我以后别和白语蝶走得太近。”

    “啊!我知道了,他们应该是赵阳找来的人。”李虎恍然想起什么,惊声说道。

    “赵阳?他又是谁?”夏文杰露出茫然之色。

    “你到警校报道的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咱们回寝室说。”李虎拉着夏文杰走进宿舍楼。

    经过李虎和其他兄弟的讲述,夏文杰总算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赵阳也是警校的学生,比夏文杰高两届,在一一大队,算起来是他们的师兄。

    赵阳家和白语蝶家是世交,他俩也很早以前就认识。当初白语蝶来警校报道的时候,赵阳还带着一大票同学来帮忙搬东西、办手续,忙前忙后的。

    等正式开学的时候,赵阳还特意跑到他们班级里,当着所有学生的面,警告他们都离白语蝶远一点,别找麻烦。

    当时赵阳那叫一个嚣张,在数十号新生面前,旁若无人,耀武扬威。大家心里当然都是气愤难当,只是初来乍到,谁都不太敢招惹他。

    而且,白语蝶的性情本就很冷淡,从不会主动和谁搭话,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也没有哪个男生能和她走得过近,所以自从那次之后,赵阳也就没再来过他们班级,大家都渐渐淡忘了此事。

    现在,随着夏文杰的出现,原本的平静被打破,估计白语蝶主动向他示好的事被赵阳听说了,这才找了两名同学过来警告他,让他别和白语蝶走得太近。

    原来是这样。夏文杰又好气又好笑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和白语蝶是同学,既然是同学,就难免要在一个教室里上课,难免要有接触,怎么算远?怎么又算近?”

    “关键的是,白语蝶对你和对其他人的态度不一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她主动借人笔记。”

    “所以那是我的错喽?”夏文杰气乐了,嘟囔道:“简直是岂有此理嘛。”

    “反正啊,你还是和白语蝶保持距离的好,那个赵阳不好惹。”李虎正色说道:“我打听过了,赵阳的爸爸是赵刚……”

    “还好,不是李刚。”夏文杰嘿嘿地笑道。

    “我不是在开玩笑,他爸可是s市的市局副局长,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你能不能惹得起他。”李虎看着夏文杰,无不担忧地说道。

    夏文杰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说道:“我不管他爸是赵刚还是李刚,我不会主动惹别人,但也不代表别人可以随便来欺负我。”

    “文杰,冲动是魔鬼啊。”富二代出身的田玉山一直都报有民不与官斗的思想。

    “做魔鬼总比做缩头乌龟要好。”夏文杰淡然说道。

    此事过后,夏文杰还和以前一样,并没有刻意去躲着白语蝶,反而叛逆的个性还让他似有意又似无意地去主动接触白语蝶。

    别人越是想压着他,越是想牵着他的鼻子走,他就越想逆其道而行。这就是他的性格,也是他的本性。

    这天下课后,夏文杰和白语蝶结伴走出教学楼,刚到外面,便有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快步迎了过来。

    这人的模样英俊又帅气,身材也高大,古铜色的皮肤,身上带着一股浓烈的阳刚之气。

    他径直地走到白语蝶近前,连看都没看一旁的夏文杰,脸上露出帅气又迷人的笑容,柔声说道:“语蝶,我等你好一会了。”

    “阳哥有事吗?”白语蝶看着面前的青年,语气平淡地问道。

    刚接触白语蝶的时候,夏文杰也觉得她很傲慢很疏离,让人感觉她似乎很讨厌自己,可是接触的久了,他慢慢发现白语蝶的性格就是这样子的,很淡漠,对谁的态度都一样,那并非是讨厌对方,她本身也是个不善于与人交际的人。

    “没事就不能接你下课了。”帅气青年似笑非笑地说道,他对白语蝶说话的语气和态度似乎早已习以为常,并不在意。

    这时候,他目光一转,落到夏文杰的脸上,故作茫然地疑问道:“语蝶,他是谁?”

    “是我的同学,夏……”

    她话还没说完,夏文杰跨前一步,主动说道:“我叫夏文杰。”

    “哦,你好。”帅气青年笑呵呵地伸出手来。

    夏文杰与他握了握手。可是刚握住对方的手,夏文杰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对方手上传来的力道已远远超过了正常握手的力道。

    他嘴角扬起,不动声色,暗中发力的同时,含笑问道:“请问师兄贵姓?”

    “赵阳。”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