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43章 入职
    翌日,周六。

    余耀辉给夏文杰打来电话,让他今天到稽核总局去一趟,办理入职手续。

    目前稽核还是以l省为试点,试施行。总局设在省城s市,下面有四个分局,分别在d市、t市、j市和a市。

    为了掩饰身份,稽核总局没有挂出牌子,而是打着贸易公司的幌子。它所处的地角倒是很不错,在s市的商业区,只是与周围的高楼大厦比起来,稽核所在的三层小楼显得寒碜了一点。好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院子、停车场应有尽有,院门口还有自己的警卫。

    夏文杰按照余耀辉告诉他的地址来到稽核总局,没等迈步往里走,先被门口的警卫拦住,递出身份证后,警卫仔细确认了一番,而后方对他放行。

    总局的院子里空荡荡的,进入办公楼,里面也看不到什么人,夏文杰想打听一下余耀辉的办公室在哪都找不到人。

    就在他四处张望的时候,大厅内的楼梯上走下来一人,一位二十多岁穿着职业装的女郎。她下了楼梯台阶,含笑来到夏文杰近前,问道:“你是夏文杰吧?”

    “你是……”

    “我姓高,叫高婷,是余局的秘书,余局正等你呢。”

    “啊,高姐,你好。”夏文杰很有礼貌地打声招呼。

    高婷一笑,转身说道:“文杰,跟我来吧。”

    她带着夏文杰上了楼梯,一直走到三楼。

    经过二楼的时候,夏文杰还特意瞅瞅二楼的走廊,和一楼一样,也是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他忍不住问道:“高姐,怎么总局里的人这么少?”

    高婷笑了,回头解释道:“稽核的人本就不多,现在各队又都出外查案了,总局里也就没剩下几个人了。”

    “那万一有人来生事怎么办?”

    “总局有警卫队,不用担心的。”

    说话之间,高婷把夏文杰带到三楼的一间办公室前,推门走了进去,首先应入眼帘的是她所在的秘书办公室,在秘书办公室的里面,才是局长办公室。

    到了局长办公室门前,高婷先轻敲两下房门,而后推开房门,向里面说道:“余局,文杰到了。”

    “恩!让他进来吧。”办公室里传出余耀辉的声音。

    高婷退出办公室,把夏文杰请了进去。

    她的办公室只是一处中间的隔断,面积很小,里面余耀辉的办公室可不小,足有二十多平,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的相貌堂堂的中年人不是余耀辉还是谁?

    看到夏文杰进来,余耀辉将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以品头论足审视的目光啧啧嘴,摇摇头,说道:“文杰,我以为你在雷锋训练营受训三个月能壮实不少,怎么感觉比以前还瘦呢?”

    夏文杰耸耸肩,说道:“是比以前白了,白得不健康,自然就显得瘦了。”

    “哦。”经他这么一说,余耀辉才恍然大悟地连连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看你的脸色,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呢。”

    夏文杰心里不以为然,他有办法能把自己弄进雷锋训练营,难道会不知道雷锋训练营位于地下,三个月的受训时间是完全不见天日的?

    余耀辉爱装糊涂他也懒得理会,他开门见山地问道:“余叔……余局,你让我来不是要办入职手续吗?赶快开始吧。”

    他习惯性地称呼余耀辉余叔,转念一想,现在是工作时间,还是称呼他余局合适。

    无须自己提醒,夏文杰就懂得分寸、知道改口,余耀辉十分欣赏,他慢悠悠地说道:“文杰,我先带你去参观一下总局吧。”

    “不用了。”夏文杰苦笑。现在连个人都没有,空荡荡的有什么好参观的?

    余耀辉见他兴趣不大,也不勉强,随口问道:“在警校过得怎么样?还能适应吧?”

    “还好,和想像中的不太一样。”他这是实话,在他想来,警校不会好到哪去,等他进了警校后发现,警校的风气还是很正的,至少他现在所看的表面是这样。

    “能适应就好。”余耀辉按下电话座机的按钮,说道:“小高,文杰的入职手续你都整理好了吗?”

    “报告余局,都整理好了。”

    “你现在拿进来。”

    “是!余局。”

    时间不长,高婷敲门而入,同时还拿起来一厚打的文件。

    这些文件大多都需要夏文杰签名,刚开始他还每一页的细看,有看不明白的地方还会询问一番,可是不管他提出怎样的疑问,余耀辉都能找到让他签下名字的理由。

    到最后夏文杰也懒得再问了,将文件中所有需要他签名的地方一股脑的签完,最后他整了整文件,递给余耀辉,问道:“余局,可以了吗?”

    “恩。”余耀辉接过文件,大致翻看了一遍,笑呵呵地点点头。随后,他拉开办公桌的抽屉,递给夏文杰一只信封,说道:“里面有工作证和工资卡,以后,你就是稽核的正式一员了。”说着话,他站起身形,伸出手来,又正色道:“文杰,欢迎你加入稽核。”

    看余耀辉突然变得这么一本正经,夏文杰也随之站起身,握了握余耀辉的手,半开玩笑地说道:“余局,我现在用不用说几句入职感言啊?”

    原本一脸严肃的余耀辉被他逗得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要是想说的话我也不反对。”

    夏文杰耸耸肩,打开信封,从里面倒出来一只小本子和一张银行卡,问道:“我每月的工资是多少?”

    还以为他能说出什么入职感言呢,憋了半天就说出这么一句。余耀辉哭笑不得,没好气地说道:“两千。”

    “才两千?”就算夏文杰不太看重金钱,但薪水关系到他的价值,难道自己就值两千块钱?

    “你现在是在进修,只能拿到基本工资,这已经不少了,等你开始在稽核上班的时候每月都有奖金,那要比基本工资多得多。”余耀辉幽幽说道:“做稽核很不容易,风险也很高,薪水是肯定不会低的。”

    “哦。”夏文杰应了一声,放回银行卡,又拿起工作证,不是很华丽,但做工很精细,封皮是红色的,上面的一行字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下面的三个字是:稽核局。

    打开,里面有他的照片、名字、入职的时间、级别等等。在级别栏里,标注的是科员,也就是最低级别的公务员。

    夏文杰反复看了几眼,然后将工作证也放回到信封里,小心地揣好。

    接下来,他和余耀辉又谈了一些稽核的事,顺便了解一下稽核的现状。

    本来余耀辉打算中午和夏文杰一起去吃饭,但总局的一队似乎在外面遇到点状况,余耀辉必须得赶过去,便让夏文杰先回学校了。

    难得今天休息,夏文杰坐车回到警校附近后没有立刻进入校内,而是在警校的周边闲逛。

    当他逛到警校西侧的时候,发现街道对面有家酒吧,有趣的是,酒吧的牌子和夏文豪的龙虎酒吧很像,同是黑底红字,只不过名字不同,叫兄弟酒吧。

    或许自小就接触酒吧的关系,夏文杰自己也喜欢逛酒吧。他穿过横道,走进这家兄弟酒吧。酒吧内部的环境优雅又别致,只是现在还没有多少客人,里面冷冷清清的。

    夏文杰来到吧台,站在里面的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今天放假,夏文杰没有着装,青年也看不出来他是警校的学生。他边擦着杯子边笑问道:“小兄弟想喝点什么?”

    “橙汁。”夏文杰边打量酒吧的布局边随口说道。

    来酒吧大多都是喝酒的,只点饮料的很少。青年又看了夏文杰一眼,边倒橙汁边问道:“你是学生吧?”

    夏文杰含笑点点头,指指外面,说道:“在对面上学。”

    “警校啊?”

    “对啊。”夏文杰接过青年递给他的橙汁。青年笑问道:“听口音,你是d市人吧?”

    “你也是?”

    青年含笑点点头,说道:“我过来已经有五、六年了,以前,我在d市也开过酒吧。”

    “在d市的哪里?”夏文杰来了兴趣。

    “黄河路一带。”青年回道。

    呦,巧了,哥哥的酒吧也在哪里。他问道:“那你应该知道龙虎酒吧吧?”

    “当然,当时我开的那间酒吧距离龙虎酒吧还不远呢。”

    夏文杰笑了,说道:“那是我哥哥的酒吧。”

    “你哥哥是夏文豪?”

    “你们认识吗?”

    “见过两面,但不熟。”青年又把夏文杰打量了一番,摇头说道:“你和你哥哥长的一点都不像。”

    夏文杰仰面而笑,说道:“大家都这么说。”

    青年也乐了,感叹了一声,说道:“你哥哥经营酒吧很厉害啊!我和你哥哥都是最早在黄河路开酒吧的,后来那里的酒吧越开越多,生意也越来越难做了,你哥哥的龙虎酒吧好像没受到什么影响,反而越做越大,倒是我开的那间酒吧越来越萧条,客人也越来越少了,后来经朋友介绍,说s市这边有间不错的酒吧外兑,我就过来把这间酒吧买了下来。对了,外面的牌子我还是模仿你哥哥的酒吧做的。”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