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42章 请教
    听闻他的拒绝白语蝶很意外,或者她长这么大还不习惯被人拒绝吧。

    没等她说话,李虎大步走上前来,一把接过她的笔记,对夏文杰不满地说道:“人家好心好意地借你笔记,怎么能不收下呢,太没有礼貌了。”说着话,他又笑容满面地看向白语蝶,摆出自认为最帅气的姿势,说道:“语蝶,你也别生气,等回去我帮你教训他。对了,你电话多少号,如果笔记有看不懂的地方,我好打电话问你……”

    白语蝶理都没理他,也不等他说完话,径直地走开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李虎啧啧了嘴,自讨个没趣。

    像白语蝶这么漂亮的女生,区队里的同学想不注意到她也难,只是她太难接触了,从没见过她主动和谁说过话,对夏文杰可算是开了先例,只可惜,冰块撞上了一根木头……

    在回寝室的路上,李虎在旁不停地打量夏文杰,到最后,夏文杰实在被他看得受不了了,问道:“我说二哥,我脸上长花了吗?”

    “我也有同样的疑问,不然白语蝶怎么会看上你呢?”

    夏文杰气笑了,说道:“人家只是借了一本笔记给我,还扯不到看上看不上吧?”

    “只是借你一本笔记?我们和她做同学都一个多月了,她也没主动找我们说上一句话,你才来第一天,她就主动借笔记给你,这里面还没有问题?”

    说话的同时,李虎还特意看看周围的众人。

    田玉山几人无不颇有同感地大点其头,表示李虎说得没错。

    “你快点从实招来,你和白语蝶到底什么关系?”

    “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夏文杰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

    去食堂吃过晚饭,等到晚上六点四十五,又到了集合时间,集合完毕后,全体学生去参加晚自习。

    夏文杰把所有的课本一股脑地带去自习室,然后又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下,认真看起书来。

    与同寝兄弟的笔记比起来,白语蝶的笔记记得更详细更能让人理解,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她的字迹很工整,不至于让他看得云山雾罩的。

    正当他认真读着白语蝶的笔记时,身边突然传来低低地问话声:“能看得明白吗?”

    “恩,能看明白。”夏文杰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等了好一会他才意识到不对劲,转过头来一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白语蝶已坐在他旁边的座位上。

    “这些是其它课程的笔记,你都看看吧。”见夏文杰看向自己,白语蝶忙从书包里取出厚厚一打的笔记本,一股脑地放到他的面前。

    “这……怎么好意思呢。”白语蝶的笔记他读起来很顺,只是初次见面,如此麻烦人家,他也很过意不去。

    “不用客气,我们现在是同学嘛。”白语蝶向他笑了笑,笑得很美,也笑得令人心醉。

    夏文杰也笑了,边收下她的笔记,边认真地说道:“大恩不言谢,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好,一言为定。”白语蝶爽快地应道,稍顿,她又问道:“你家是d市的吧?”

    夏文杰愣了愣,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家也在d市,我们是老乡。”

    “哦?”难得能碰上老乡,夏文杰又惊又喜,对她的陌生感似乎也随之减轻了许多,他笑问道:“你家在d市的哪里?”

    刚问完,他立刻又觉得这么打听人家的住址不太礼貌,不过白语蝶倒是不在乎,说道:“在中山区。”

    “我家在西岗区。”“那不算远哦。”“是啊。”“你为什么耽搁了一个多月才来报到?”“哦……家里发生点事耽搁了。”

    听闻这话,白语蝶突然想起他在医院走廊里无声痛哭的场面,即便是相隔了这么久,现在回想起来她都觉得揪心。

    “那……没关系吧?”

    “恩!已经过去了。”

    “那就好。”白语蝶很自然地抬起手来,拍拍他的肩膀。

    她这突然的举动让夏文杰一怔,这姑娘是不是也有点太自来熟了,和李虎他们描述的一点也不像嘛。

    他俩正低声说着话,夏文杰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拿出一瞧,是沈洛发来的信息。

    和训练营的学员们分手之后,夏文杰和他们还时常保持着联系。

    而和他互动最多的人不是一直把他当成小弟弟的唐馨,不是话多嘴臭的姚佳,更不是对他阴阳怪气的夏枫,而是素有女金刚之称的沈洛。

    自从在那场生存游戏中夏文杰救了沈洛后,后者简直把他当成了‘闺中密友’。

    沈洛会时不时地传些日常照片给他,主题也不外乎又买了哪些新衣服,或是向他炫耀一番或是征询他的意见。

    这次也不例外,她又发来一张鲜红的薄纱连衣裙,问夏文杰这件裙子好看不好看。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照片,再想像照片里的衣服穿到沈洛身上,他下意识地打个冷战,立刻回道:“不太适合你吧。”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算了,这件衣服我不拍了。

    明智的决定。

    夏文杰正要收起手机,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在手机上快速写下:洛姐,你家的**拳拳谱能不能让我看看?

    干吗?想偷学啊?我家拳谱是不外传的!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保守,让我看看又有什么关系,拜托了洛姐。

    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就算我想成为你的什么人你也不会同意啊。

    你怎么知道?

    你以后的老公一定会像泰森那种类型的,得孔武有力,得健壮如牛。(能压得住你!夏文杰在心里默默补充一句。)

    哈哈,算你小子聪明。你等会,我把拳谱照下来,传给你。

    多谢、多谢!

    还是洛姐够意思吧!

    是、是、是……

    和沈洛聊完,夏文杰放下手机,发现一旁的白语蝶正用一对美目直勾勾地看着他,他不解地眨眨眼睛,问道:“怎么了?”

    “是你女朋友吗?”白语蝶向他的手机努努嘴。

    夏文杰笑呵呵地摇摇头,说道:“是我的同学。”

    “哦。”白语蝶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心里也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

    接下来,夏文杰收敛心神,专心致志地对照课本看着她的笔记。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表针已指到九点,这已是下自习的时间。

    夏文杰这时也正好看完最后一本笔记,他长长嘘了口气,然后把笔记整理好,送到白语蝶地近前,说道:“谢谢你了。”

    “你拿回寝室里看也没关系的。”

    “不必了,都看完了。”

    “都看完了?”白语蝶惊讶地瞪大眼睛,疑问道:“笔记上的内容你都记住了?”她只见到他一直很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笔记,可没动笔抄写一个字。

    夏文杰笑呵呵地点点头,应道:“都记住了。”

    “不可能,我不相信。”白语蝶满脸怀疑地嘟了嘟小嘴。

    “不信的话你可以考我,随便哪一本哪一页的内容。”夏文杰淡笑着说道。

    白语蝶狐疑地接过笔记本,随意地抽出一本,打开,她还特意避开夏文杰的视线,刚刚念了开头的第一句,夏文杰便一字不差的把下面的内容全部讲出来。

    她吃惊地嘴大嘴巴,不信邪地又拿出一本笔记,和刚才一样,她只读了开头,夏文杰便可以讲出后面的内容。她满脸的惊讶,慢慢合拢笔记,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他。

    以前她是听说过有的人可以做到过目不忘,但真正见识到还是第一次。她疑问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速记,靠得不仅仅是记忆力,其中还要有技巧。”夏文杰本就很聪明,在雷锋训练营的时候,阎夺对学员们也做过针对速记的训练。

    这个技能属特工技能,任何现代化的设备都可能出现故障,而人的大脑是不会发生故障的,掌握速记技巧也是一名特工最基本的技能之一。

    “我们该走了,今天谢谢你的笔记,明天见。”夏文杰含笑和白语蝶道别,而后和同寝的兄弟们回往宿舍。

    在半路上,他的手机响起,拿出来一瞧,沈洛已把**拳的拳谱拍了照,并给他传了过来。

    沈洛拍的那叫一个详细,连封皮都拍下来了。翻阅后面的图片,里面即有人形的画谱,也有文字的讲解。

    夏文杰要学的并不是**拳的一招一式,而是想研究**拳的理念。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一拳它为什么要这样打出来,为什么不是换个角度换个姿势打出来,这其中都是有它的道理的,夏文杰要学的也正是这个。

    可以说一套拳谱是前辈们经过无数次的实战、演练一点一滴的磨合、积累出来的,它有自己独特的理念贯穿始终,懂得了它的理念,也就等于学会了它的精髓,至于拳谱中那些固定的一招一式,对于夏文杰而言意义不大。

    招式是死的,而人是活的,没有任何两场的决斗会是一模一样的。

    夏文杰看着手机里的图片,研究了大半个晚上,才算多少理解了一点**拳的理念。**拳的套路、招式很多,但归根结底就讲究三点,一是击打,二是擒拿,三是摔打。

    所以招式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尽快的打倒对手,让对手的全身或者某一部分丧失战斗能力,当然,什么情况该击打对手,什么情况该擒拿对手,什么情况又该摔打对手,这就靠修炼者自身的随机应变和临场发挥了,也需要通过大量的实战来积累经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掌握的。

    通过**拳的拳谱,夏文杰也算受益匪浅,至少学到了和他先前所学的搏击术不同的理念。

    当然,像夏文杰这样的学拳方式也并非就是可取的。

    一个人练拳,之所以要把拳谱里的死板招式反复的练习,那是为了增加人体记忆。

    人不仅大脑有记忆,身体也是有记忆的,拳法练习得越多,身体记忆的也越牢固,当你与人发生对战的时候,身体无须通过大脑的指挥,能够自然而然地将你平时所练习的招式使出来。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