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28章 对抗
    这一次的集合方式又是别出心裁,十名全身护甲的士兵头戴钢盔夜视镜,手持防暴盾牌和警棍,从外面冲杀进夏文杰的寝室,进来之后,不由分说,对寝室里面的学员们就展开乱棍。

    前一阵子,训练营的士兵很喜欢潜入偷袭,后来学员们也学精了,在寝室里布置下种种的机关陷阱,让潜入进来的士兵们常常吃闷亏。

    几次过后,士兵们不再贸然潜入学员寝室,改用偷偷放毒蛇、老鼠等阴招。这回他们又故伎重演,只不过不是悄悄潜入,而是全副武装堂而皇之的强冲进来。

    夏文杰等人早已被锻炼得异常警觉,在士兵们刚刚破门而入的瞬间便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只不过士兵们的速度太快,而且戴着夜视镜,出手异常精准,即便是靠里面的夏文杰脑袋上都挨了一记闷棍。

    这一棍子打得他眼前直冒金星,险些当场晕过去,不过他恢复得也快,反应得更快,当那士兵举起警棍要打死二下的时候,他从床铺上飞身窜出,一头撞向那名士兵。

    那名士兵抬起防暴盾牌抵挡,就听咚的一声,夏文杰结结实实地撞在防暴盾牌上,他是撞得浑身酸疼,但那名士兵也后仰着倒退两步。

    不等对方稳住身形,他顺势向前近身,同时下面一脚,狠狠蹬着士兵的脚脖子上。

    那名士兵站立不住,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倒,夏文杰先是向旁翻滚,避开倒地的士兵,紧接着,拇指和食指、中指探出,死死扣住士兵的喉咙。

    “班长,你死了。”他捏住那名士兵的喉头,但没有用力,在士兵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如果他加力的话,以他现在的掌力,足可以捏碎士兵的喉头软骨。

    士兵叹了口气,躺在地上不动了。还没等夏文杰从地上站起身,另有一名士兵冲了过去,轮起警棍就向他砸去。

    夏文杰想都没想,拿起被他刚刚‘杀死’的士兵警棍,向上一挡。嘭!对方的警棍砸在他的警棍上,反弹起好高,夏文杰自己也被震得虎口发麻。

    一击不中,那名士兵立刻又砸下一棍,不过这回夏文杰又把那‘死掉’士兵的盾牌抢了过来,挡在自己的身前。

    咚!警棍又打中盾牌,不等对方再打第三棍,夏文杰好似弹簧一般从地上窜起,借着冲劲,将手中的盾牌狠狠向对方推去。

    嘭!他二人的盾牌碰撞到一起,夏文杰纹丝未动,但倒是士兵受不住冲击力,身子后仰着连连后退。夏文杰再次发力,身子高高跃起,借着下坠的惯性,又全力砸下一棍。

    啪!就算那名士兵反应很快,及时用盾牌挡住,不过还是被夏文杰这势大力沉的一棍砸坐到地上,持盾的整条手臂像是刚刚过了电似的,麻得失去了感觉。

    他意识到不妙,想站起来退走,可夏文杰哪还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他扔掉盾牌,双指探出,直直刺向那名士兵的双眼。

    他的指尖在夜视镜上点到为止,接着说道:“班长,你也死了。”

    那名士兵面红耳赤地瞪了他一眼,随后边摇头边摘掉夜视镜。仅仅两个月前,他还是个什么都不会空有一身蛮力的毛头小子,而现在,与当初已不能同日而语了。

    夏文杰一人解决掉两名士兵,邵冰和他一样,也有解决掉两人,唐馨、姚佳、张召扬、许杰辉则各干掉一人,剩下的两名士兵见大势已去,放弃偷袭,主动撤离寝室。

    大约在一分钟左右,学员全体集结完毕,再看草场上,只有稀稀落落的五十来人,可以说现在剩下的这些学员,都是精锐当中的精锐,即便是训练营里的士兵,两三个人也未必能打过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

    看着在场的众学员,阎夺心生感叹,眼前的这些人都是他的爱徒,现在无论再淘汰哪个人,他都舍不得,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的残酷,由不得他个人的喜好。

    他清了清喉咙,说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从现在开始,施行小组记分制。今天是第一天,给大家一点刺激的,小组搏击对抗。”

    “一组对十六组、二组对十五组、三组对十四组,以次类推。对抗的时候,每组出一人,胜者留下,败者退出,哪个组的组员能站到最后,哪个组就算获胜,胜者组记五分,败者组零分,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十分钟准备。”

    “是。”

    “现在解散。”

    阎夺话音刚落,姚佳便把夏文杰等人拉到一旁,六人围成一圈,姚佳满脸兴奋地说道:“终于开始小组对抗了,你们都算清楚了吗?这回和我们对抗的是六组。”

    “六组……”众人对六组毫无概念,平日里他们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研究其它小组的情况。

    姚佳说道:“对阵六组,我们赢定了,你们猜猜,六组现在还剩下几个人?”他满脸奸笑地问道。

    唐馨翻了翻白眼,说道:“别废话了,你知道什么,赶快说出来。”

    姚佳嘿嘿一笑,伸出两个手指,在众人面前晃了晃,说道:“六组现在就剩下两个人,六对二,我们难道不是赢定了吗?”

    “就剩下两个人了?”唐馨惊讶地张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姚佳。

    “哈哈,没错,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关语堂,一个是沈洛。”姚佳得意洋洋地说道:“我有特意调查过,现在还满六人的组,除了我们组外,还有一个就是七组,所以现在以小组为单位对抗的话,我们组的实力绝对是名列前茅。”

    “也未必。”一直不怎么爱说话的邵冰突然开口道:“关语堂和沈洛的实力都很强,尤其是沈洛。”

    “再强也只是两个人,双拳难敌四手,好虎还架不住咱们狼多呢,我们以六对二,还怕他什么?”姚佳信心满满地对唐馨说道:“组长,你来排兵布阵吧。”

    唐馨环视众人一眼,又琢磨了一会,说道:“我是组长,我排第一位,杰辉第二,召扬第三,小佳第四,文杰第五,老邵第六,这么排大家觉得怎么样?”

    姚佳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说道:“不好不好,老邵的实力最强,应当排第一才对,保证一下场就赢,也能提高咱们组的士气嘛。”

    唐馨揉揉下巴,认真想了想,觉得姚佳说得也有道理,她看向邵冰,问道:“老邵,你觉得呢?”

    邵冰耸耸肩,淡然说道:“我无所谓。”

    “那好吧,就按照小佳的意思,老邵第一出场,我们还按照刚才的顺序。”

    姚佳嘿嘿笑了,伸个懒腰,说道:“老邵第一个出场,估计也轮不到我这了。”

    夏文杰苦笑,姚佳排在自己的前面,如果都轮不到姚佳出场,那自己也就更没戏了。

    他心里明白,自己在大家心里始终都是最弱的那一个,不管自己如何努力,又取得了什么样的佳绩,总之,这种印象在大家的心里已经定了格,很难再改变。

    他也认为以六对二的情况,确实很难有自己出场的机会,自己毕竟是排在最后。

    十分钟的准备时间结束,十六个小组开始进行分组对抗。

    正如姚佳所说,第六组仅仅剩下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叫关语堂,女的叫沈洛。这两人都是大闷葫芦,一个比一个沉默寡言,就连他二人的外表都有些相像,长得人高马大。

    关语堂在一米八五左右,而沈洛也有一米八挂零,这两位站到一起,如同两尊门神似的。

    邵冰率先下场,对面的关语堂和沈洛互相看了一眼,前者向邵冰走了过去。

    “听说,你是你们军区的兵王。”关语堂边打量着邵冰,边面无表情地问道。

    “很重要吗?”

    “很重要。”

    “为什么?”

    “打败你,我就是你们军区的无冕之王。”

    “很重要吗?”

    “很重要。”

    “为什么?”

    “我喜欢出风头。”

    “你俩还敢再无聊点吗?这是搏击对抗,不是说相声呢。”听着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姚佳在旁实在忍不了了,大声叫道。

    回头瞥了他一眼,邵冰对关语堂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喜欢出风头。”

    “为什么?”关语堂不解地问道。

    “枪、打、出、头、鸟。”说话之间,邵冰毫无预兆,向前急跑数步,双拳齐出,猛击关语堂的左右太阳穴。

    关语堂反应极快,那么硕大的身躯却好像灵猴一般,快速地向下一低,让过邵冰的双拳,紧接着,低下头向前用力一顶,嘭,他的头顶正撞在邵冰的胸口。

    邵冰向后退出两步,身子还未站稳,关语堂已高高跃起,人在空中瞬间出拳,击向邵冰的面门。邵冰侧身,让开锋芒,同时伸手在关语堂的腰带上一扯,借力使力,将他庞大的身躯硬生生地甩飞出去。

    他正要追击过去,哪知落地后的关语堂一跃而起,顺势一记扫堂腿踢出,将邵冰扫翻在地,而后他飞身扑去,只是还没扑到邵冰身上,后者的双腿蜷起,接着向上蹬出,将扑过来的关语堂又反蹬回去。

    他二人你来我往,打到一处,轮身体素质,他二人差不多,轮技巧、反应速度、应变能力,他二人也是在伯仲之间,正是由于实力太过接近的关系,两人打起来也异常精彩,而且难分胜负,你能占到我的便宜,我也能在你的身上捞回本钱。

    他俩这一打就是五分钟,五分钟过去,两人的身上都挂了彩,一个个大口喘着粗气,两眼死死盯着对方,但谁都不肯服输退让。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