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27章 真相
    “由于刚才猪群里冒出两头多嘴驴,现在你们要跑七公里了,感谢他们俩吧。”说着话,阎夺低头看看表,等了一会,他又抬头看向众学员,满脸不解地问道:“我已经开始计时了,你们还在等什么?”

    他一句话,让所有学员一窝蜂地冲上跑道。

    “快、快、快!就算你们是猪,也要给我变成长翅膀的猪!快一点、快一点、再快一点。”阎夺像幽灵似的跟在学员们的身旁,边跑边冲着众人大声咆哮。

    七公里跑下来,在场的学员们无不是汗流浃背,个别的学员已然累到哇哇大吐起来的程度。

    夏文杰虽然也累得要命,但长年训练下来的体质还能让他坚持得住,反倒是唐馨开始吃不消了,站在那里身子都来回摇晃。夏文杰及时把她搀扶住,低声说道:“馨姐,坚持住。”

    唐馨脸色苍白,浑身虚汗,她没有说话的力气,只是微微地点下头。

    “开饭,饭后休息。”阎夺扔下这一句,径直地走开了。

    随着他一走,学员们立刻坐到一片,呼哧呼哧地喘息之声此起彼伏。

    训练营的食堂位于寝室区的正对面,里面的环境和学员寝室比起来只能用天堂来形容。食堂饭菜也非常丰盛,样式繁多,而且其中很多都是肉菜。

    在如此之大的运动量下,人体也需要及时补充蛋白质,恢复体力。

    吃过饭后,在训练营士兵的指引下,人们又去了浴池。训练营里会分男女的只有两个地方,一处是浴室,一处是洗手间。

    等梳洗完毕,夏文杰脱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寝室,别说是他,就连他们六人当中素质最过硬的邵冰都累得说不出话来,人们基本上是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这回不知道睡了多久,夏文杰是在连续的枪声中被惊醒,他激灵一下从床上翻身坐起,呆了两秒钟,紧接着开始穿起衣服,蹬上鞋子,腰带的扣子都还没有系好便火烧火燎地往外跑。

    他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不过有人的速度比他还快,邵冰。

    邵冰在夏文杰之前冲出寝室,结果刚到外面,棍子便迎头砸来。邵冰本能地抬起胳膊抵挡,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一指半粗细的棍子硬声而断,邵冰自己也被震得倒退数步,又退回到寝室里,感觉胳膊又疼又涨,好像臂骨都被打断一般。

    对方这是下了死手了!后面的夏文杰看得清楚,原本要冲出去的身形立刻缩了回去,他掉转回头,提起一张没人用的折叠床,冲出寝室。

    他出来的结果也一样,棍子由四面八方猛砸过来,夏文杰反应也快,立刻将折叠床高举过头顶。

    扑、扑、扑!数根棍子全部砸在折叠床上,不等对方收棍再攻,夏文杰轮起折叠床,以床棱的铁棍猛击向一名士兵的额头。

    那名士兵没想到还会有学员反击,准备不足,被夏文杰这一床砸了个结实,就听当啷一声,铁棱撞击士兵的头盔,火星子都溅射出来,那名士兵受其冲劲,横着踉跄出数步,一屁股坐带地上。

    “啊……”夏文杰大吼一声,抡着折叠床又砸向其他士兵,别看他是凭借蛮劲胡乱挥舞,但折叠床又宽又长,挥舞开来,旁人还真难以近身。

    原本是偷袭夏文杰等人的数名士兵现在反而被夏文杰追打到连连后退。

    就站在广场中央的阎夺把这一切看得清楚,如同看热闹似的咯咯地乐个不停。科业羽在他身旁笑道:“阎队,夏文杰是这批学员里第一个向咱们人发起反击的。”

    “是啊,还用折叠床做武器,也亏他想得出来。”

    “随机应变,危急时刻懂得利用身边的一切,这不也正是阎队你想要的嘛?”

    “哈哈。”阎夺大笑两声,脸上也露出赞赏之色。

    在夏文杰的胡打乱打下,邵冰和唐馨等人终于顺利冲出寝室,看到夏文杰还在外面追打手持棍棒的士兵,邵冰和唐馨双双冲上前去,把他拉住,邵冰皱着眉头,但什么话都没说,唐馨急声叫道:“文杰,别打了,你怎么能和训练营里的人动手?”

    “训练营可没有规定我们只能挨打,不能还手。”夏文杰放下折叠床,支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这还用规定吗?用脚指头想也是不允许的啊。”

    姚佳大步流星地冲过来,一把把折叠床夺了过去,扔回到寝室里,然后拽着夏文杰地胳膊说道:“赶紧去集合,还手就已经不对了,我们可不能再迟到了。”

    唐馨在旁也是大点其头。

    他们都以为夏文杰这次向士兵们动手会受到阎夺的严惩,可事实上,阎夺只字未提,好像根本没看到似的,这让唐馨等人无不大感意外。

    夏文杰自己并未感到多么惊讶,如果他真违反了训练营的规定,士兵们也就不可能被自己一个人打着跑了,早对自己下重手,一拥而上将自己制服了。

    接下来的训练是十公里,而后又是射击训练,又是搏击训练,到最后,还有障碍五公里。

    除了在平地上跑步,其它的训练都是夏文杰没有接触过的,一番训练下来,他的成绩也是最差的那个。

    不过,他同时也是学员中提高的一个。由没接触过枪支,连靶子都打不中,在只经过一次训练后,他已能打中靶子,偶尔还能打到靶心。

    搏击也是一样,严格来说,他虽未接触过搏击,但他底子很好,身体强壮,爆发力也惊人,而且还有持续爆发的能力,这和他自身的天赋也多少有些关系。

    训练一直在持续,学员的数量也一直在减少。从九十变八十,又由八十变七十,许多小组的成员已被淘汰得连半数都不到。

    而夏文杰所在的十一组或许是运气好吧,到目前为止,还无一人被淘汰掉。

    在训练营里,人们已没有时间的观念,在这里看不到表,也看到外界,不知道自己所处的是白天还是黑夜,人们作息的时间完全被打乱。

    人们只知道训练完毕就得立刻去睡觉休息,因为不知道下一次的集合会在什么时候,又会是以什么样的变态方式开始。

    刚进雷锋训练营的时候,像唐馨这样的女生还存在男女有别的观念,换个衣服还会找夏文杰帮自己遮挡,到后来,即便是换内衣她也不需要旁人为她遮挡,只是转过身而已。

    太累了,累到她都不愿意再做多余的动作。同样的,即便她在换衣服,寝室里也没有人会多看她一眼,没人会有那个闲情逸致,身体的疲惫和心里的压抑形成巨大的压力,甚至到了已让人暂时失去**的地步,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睡觉,抓紧一切时间的睡觉。

    雷锋训练营之所以设在地下,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训练学员的抗压能力,人在长时间接触不到外界、见不到阳光的情况下,会抑郁、烦躁、身体不适,这些需要用特殊的锻炼方式去克服。

    夏文杰早已不记得自己在雷锋训练营里呆了多久,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几个月,日常的生活太重复了,就是训练、训练再训练,唯一有变化的就是集合方式。

    这可谓是千奇百怪,有时候会从外面扔进来催泪弹、闪光弹、空心手雷,有时候训练营的士兵会手持棍棒悄悄潜入近来,有时候会堵住房门不让他们出去,还有时候会喷水,甚至是喷火、放毒蛇等等。

    期间,夏文杰曾看到有人被烧伤过,被毒蛇咬伤过,被士兵的棍棒打伤过,还有被空心手雷炸伤的,他们的结局都一样,就是淘汰。

    最为让夏文杰震惊的是,他曾看到一名学员被实弹打死。

    那是在障碍跑中,被加了实弹射击,阎夺还给它取了一个很游戏的名字,穿越火线。

    一名学员因为体力不支,冲刺的速度稍慢,没有躲闪开横扫过来的子弹,正被打在腰上。结果那名学员的腰部被打穿,人当时就不行了,第一时间赶到的医护人们也未能把他救活。

    眼睁睁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这不仅震撼到夏文杰,也震惊了在场的每一名学员。

    过后,阎夺还特意在众学员面前提起了此事,用他的话讲,雷锋训练营是有伤亡指标的,伤者无上限,允许死亡的指标则高达百分之三。

    也就是说,一百二十名学员,最多可允许出现四人的死亡,但凡是进入雷锋训练营的学员都曾签过生死状,也都应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

    直到他提起这件事,夏文杰才知道当初余耀辉让自己签名的那份文件是什么,根本不是狗屁的报名表,而是参加训练营的生死状。

    用地狱来形容雷锋训练营一点都不为过,这里要训练出来的也根本不是人,是子弹、是刀子,是用身体任何一个部分都能致敌人于死地的魔鬼,是能抗住一切压力的冷血机器。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