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26章 训练
    大叔临走之前只留给他两样东西,一台笔电,一枚戒指,这也是他最宝贝的两样东西,始终都贴身保管着,生怕会丢失。

    把戒指交给训练营,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真被弄丢了怎么办,以后大叔回来,他又如何向大叔交代?

    大叔是他这辈子最尊敬的人,不仅救过他的命,还教会他许许多多的道理,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失信于大叔,他也不能冒这样的险。

    按照训练营的规定,学员必须交出全部的随身物品,而夏文杰宁可被淘汰也不肯交出戒指,双方谁都不肯退让,场面也陷入僵持。

    时间不长,阎夺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正在互相对视的夏文杰和自己的助手,他问道:“小科,怎么回事?”

    “阎队,夏文杰不肯交出他的项链。”名叫小科的助手转头说道。

    “哦?”阎夺转目看向垂在夏文杰胸口上方的戒指。盯了那么几秒钟,他问道:“你宁愿被淘汰也不交项链?”

    “是。”夏文杰语气依旧坚定地说道。

    “它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是遗物,我父亲的遗物。”夏文杰当然也不想这么被淘汰,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不交项链,只能临时编个谎话。

    再者说,他一直把大叔当成自己的师傅,称师傅为父,倒也不算过分。

    “原来是这样。”阎夺有看过夏文杰的资料,知道他是孤儿,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因车祸去世,或许正因为这样,才会对父亲的遗物特别珍惜吧。

    他琢磨地一会,点点头,说道:“这回,就为你破例一次,但也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说完话,他深深看眼夏文杰,转身走出寝室。

    见阎夺已同意夏文杰可以破例留下项链,科业羽也是暗松口气,不过表面上还是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后带着两名士兵跟着阎夺走了出去。

    随着他们离开,寝室内的众人无不长松口气,姚佳在心中暗道一声万幸,本组险些在一开始就损失一名队员。

    他心有余悸地拍了拍夏文杰的胳膊,笑道:“小子,你行啊,把那只老阎王都给治服了。”

    夏文杰苦笑,他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幽幽说道:“可能,教官知道我是个孤儿才格外网开一面吧。”

    听闻他的话,连一向冷漠的邵冰也抬头向他看了一眼。唐馨走到他身旁,用力地搂住他肩膀,笑道:“文杰,别难过了,不管怎么说,你这回都算是开了训练营的先例了。”

    风波过去,众人又都回到各自的床上,姚佳率先打破沉默,说道:“我们既然是一个团队,应该选出一名组长,大家觉得呢?”

    夏文杰、唐馨、许杰辉、张召扬纷纷点头,表示他的话没错。

    唐馨笑道:“姚佳,你总算提出个有建设性的意见了,不过,该选谁做组长呢?”

    姚佳眼珠转了转,慢悠悠地说道:“我觉得吧,组长必须得有组织能力,得能言会道,能鼓舞大家的士气。”

    他一开口就说的是自己的长处,当然,这也恰恰是邵冰的短处。说话的同时,他还特意向邵冰那边瞄一眼,邵冰躺在铺地的被单上,连点反应都没有。

    唐馨哪能听不出来他的意思,他就是自己想当组长嘛!她不以为然地说道:“我倒是觉得组长必须得能服众,得有服众的实力。”言下之意,邵冰是最合适的。

    姚佳撇了撇嘴,转头看向张召扬和许杰辉,问道:“召扬、杰辉,你俩有什么意见?”

    “做组长,最起码得先做到公正。”

    “还得有领导能力。”

    许杰辉和张召扬一前一后地说道。

    “我看,这样说来说去永远都不会有结果,大家还是投票决定好了。”夏文杰建议道。

    “好,民主决定,公平合理。”唐馨和许杰辉异口同声地说道。

    “那好,咱们就投票决定。”姚佳故作无所谓地耸耸肩。他率先问向邵冰,道:“老邵,你投谁?”

    “可以弃权吗?”邵冰眼睛也未睁。

    “当然不行。”

    “那就唐馨吧。”邵冰说道。

    姚佳没想到邵冰会选唐馨,惊讶地瞪大眼睛,问道:“为什么?”

    邵冰慢悠悠地说道:“女人心细。”

    姚佳翻了翻白眼,露出一副我懒得理你的表情,他又看向夏文杰,问道:“文杰,你呢?”

    “我也选馨姐。”夏文杰乐呵呵地说道。

    “为啥?”

    “缺少母爱呗。”

    “我勒个去。”

    “杰辉,你说。”

    “不好意思了,我同样选唐馨,至于为什么嘛,我们六个人里只有唐馨最好看,声音又最好听,不选唐馨,也对不起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嘛。”

    “我看你是精虫上脑!召扬?”

    “呃,那……我也选唐馨好了,我这人一向没什么主见,既然大家都选唐馨,我也就随大流吧。”张召扬挠着头发,嘿嘿地傻笑着。

    姚佳翻了翻白眼,环视众人,暗暗摇头,一个是闭着眼睛乱选,一个是打小缺失母爱,一个是色迷心窍,一个是打山沟里钻出来的土老帽,真是所有的奇葩都凑到一个组来了,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被分进这支奇葩组里呢!

    这样的投票结果同样也是唐馨没有想到的,不过她也不排斥组长的身份,她乐呵呵地看向姚佳,说道:“小佳佳,我投你一票。”

    “你用不着你可怜。”说着话,他在被单上翻了个身,背对着众人。

    “大家选我做组长,其实,我想选你做副组长的……”

    恩?听闻这话,姚佳的耳朵立刻伸长了,刚刚背过去的身子又转了回来,两眼放光地看着唐馨。

    “不过,就这么让你做副组长,又怕大家会不服气,还是先看你的表现吧。”

    姚佳心头才刚刚燃起的火焰瞬间被她这盆冷水瞬间浇灭。“太累了,睡觉。”他满不在乎地嘟囔一声,闭起眼睛。

    事实上众人也确实都累了,很快,寝室里便传来匀称的呼声。

    就在他们进入梦香还没到两个小时,猛然间就听咣当一声,寝室的房门被人从外面踢开,紧接着,两枚催泪弹从外面扔了进来。

    人们刚刚睁开眼睛,便又感受到那种熟悉的火辣辣的刺痛感,姚佳咆哮地尖叫道:“我操,又来?”他从地上翻身站起,一边撩起背心遮住口鼻,一边飞快地向外冲去。

    他刚冲出房门,迎接他的便是数根棍子,棍子劈头盖脸的猛击下来,同时附近还有人大声喊喝道:“集合、集合,太慢了、太慢了。”

    他被打得晕头转向,什么都没看清楚已趴到地上。夏文杰、邵冰、唐馨、张召扬、许杰辉是随后冲出来的,不过他们是五人,数支棍子分摊到五人身上也就没那么可怕了。

    顶着周围士兵的棍棒,夏文杰等人合力把倒地的姚佳硬拽起来,而后跌跌撞撞地向集合地点跑去。

    经过两分钟左右的混乱,大多数学员们终于都抵达了集合地点,人们互相看看,有些是鼻青脸肿的,有些是满脑袋包的,还有些是胳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几乎没有谁是完好无伤的。

    “名副其实,你们可真是名副其实的猪!你们都互相看一看,是不是都看到了一颗颗的猪脑袋?如果偷袭你们的人用的是刀,你们还有几个能活着站在这里的?”

    阎夺边向他们走来边放声大骂。

    他骂声刚落,有两名学员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想站回到队伍当中,阎夺见状,扯脖子大叫道:“那两头猪给我站住。”

    说着,他看看手表,说道:“两分三十秒才到,在寝室里睡死过去了吗?”

    “报告教官,我们是第一个出寝室的,但是……但是……被他们打倒了……”说话时,两名学员还特意回头望望那些手持棍棒的士兵。

    “被打倒了就是你们迟到的理由吗?被打倒了,你们的组员为什么不帮助你们?”

    “这……”

    “连你们的组员都不肯帮助你们,我为什么还要把你们留在这里?滚蛋。”对那两名学员咆哮完,阎夺又看向面前的众学员,叫道:“报数。”

    “一、二、三……”

    一番报数下来,九十六名学员有五人未到,实到九十一人。阎夺沉声说道:“你们都记清楚了,二分钟是集合标准,迟到者一律淘汰。”

    听闻这话,在场的学员无不是心有余悸,姚佳更是冷汗直流,同时感激地瞥眼身边的夏文杰等人,如果不是他们及时把自己拽过来,自己也得和那五人一样,被早早地淘汰掉了。

    “想必,你们刚才都已经休息得很好了,现在给你们加点小菜,五公里,二十五分钟内完成。”

    “报告教官,我们刚才只休息了一个多小时……”

    “六公里。”

    “报告教官……”

    “七公里。”

    只要有学员开口说话,阎夺便要在五公里的基数上加一公里。

    老阎王简直就是条疯狗啊!众学员心里冒出同一个念头,不过,已再没人敢多说一个字。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