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25章 倔强
    “那倒也未必,他性格就那样,走吧,去看看我们的寝室,不行了,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姚佳边揉着酸痛的关节,边看向夏文杰,问道:“文杰,你还能坚持得住吧?你可千万要挺住了……”哪怕每次记分的时候你只为小组拿一分也行啊!姚佳在心里默默补充一句。

    夏文杰现在已经累得快要虚脱了,不过仍摇了摇头,倔强地说道:“我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啊……”

    他们一边走着,一边数着寝室的门牌号,当他们走到十一号寝室的房门口时,发现邵冰正站在那里,寝室的房门敞开,他看着寝室里面怔怔发呆。

    众人不解,一同走上前去,姚佳问道:“邵冰,怎么不进去啊?你在这里等我们吗……”

    话还没有说完,他猛然顿住。看清楚寝室内的情况,众人全都傻眼了。

    寝室里面的墙壁、天棚、地面可没有镶嵌什么金属板,完全都是石头、泥土,里面也没有像样的床铺,就那么几张简易的折叠床放在里面,即便是站在寝室外面都能感觉到里面的潮湿和阴冷,而且还隐约散发出一股发霉的气味。

    “这……这就是环境优雅、条件卓越的寝室?”姚佳目瞪口呆,结结巴巴地说道。

    在他想来,寝室至少也得是两人间啊,毕竟很多小组都是有男有女的,怎么的也得男人住一间、女人住一间才对,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们的寝室就是这么一个昏暗无光、潮湿得发霉的破山洞。

    “接下来的三个月我们都要做在这里?”姚佳喃喃说道。

    夏文杰、唐馨、邵冰、许杰辉、张召扬的脸色同样难看。

    最后,还是邵冰第一个走进山洞,不,是寝室里,随意地躺到一张折叠床上。

    夏文杰等人面面相觑,最后也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姚佳还一本正经地要为众人分床铺,但根本没人听他的,唐馨选了最靠内的一张床,然后拉来夏文杰,让他睡在她的旁边。夏文杰倒也没有意见,对他而言,挨着谁都无所谓。

    众人实在太累了,很快便纷纷趴到床铺上。

    等了一会,邵冰是第一个受不了的,对于职业军人而言,折叠床实在太松软,睡在上面很不舒服,一天两天可以忍受,要住三个月,他受不了。

    他干脆扯掉床上的被单,直接铺到地上,然后躺了上去。

    见状,姚佳和张召扬也相继效仿,睡到了地上,而夏文杰、唐馨、许杰辉则依旧睡在折叠床上。

    他们才躺下不到五分钟,从外面走进来三名黑衣人,其中一人是阎夺的助手,另两人是普通的士兵,一个端着纸箱,一个捧着一叠衣物。

    那名助手进来之后,说道:“把你们的手表、手机以及所有的随身物品统统上交,等你们被淘汰或者特训结束的时候,再返还给你们。”

    上交手机倒是可以理解,不过连手表都要上交,这样的规定就太不近人情了。姚佳嘟嘟囔囔地说道:“教官,你总得给他们留个看时间的东西吧。”

    那名助手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转过头来,两眼眨也不眨地凝视着他。在他的注视下,姚佳举手做投降状,连声说道:“交、交、交!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他边说着话,边掏出手机,顺便把手表也一并摘下来。端着纸箱的士兵走上前去,示意他把随身携带的物品统统放进去。

    等姚佳交完,他按顺序又走到邵冰近前,向纸箱里努努嘴。

    士兵在寝室里走了一圈,整整收走一纸箱的零碎,而后助手又向另名士兵示意,那名士兵将手中的衣服分发给夏文杰等人,分完后,他走出寝室,从外面又取来六双鞋子,依旧是每人分发一双。

    教官助手说道:“以后,这些衣服就是你们的制服,在受训期间,你们也只能穿这些衣服。”

    说着话,他看了看手表,继续道:“给你们一分钟换衣服的时间。”说完,他带着两名士兵走了出去。

    姚佳拿起发下来的衣服,抖开一瞧,说道:“得!我们也和他们穿一样了。”他们的衣服和教官、士兵们一样,黑背心、黑长裤、黑军靴。

    捧着衣服,唐馨最感为难,她向四周望了望,寝室里就这么大的空间,连个能遮挡换衣服的地方都没有,她眼珠转了转,站起身形,将床上的被单拿起,又拍拍一旁夏文杰的肩膀,说道:“文杰,你帮我举着点被单。”

    夏文杰先是愣了愣,看到唐馨面红耳赤的样子,立刻反应过来,他点点头,接过被单,将其高高举起,将唐馨挡在后面。

    姚佳在换衣服的时候,不时地瞥向夏文杰那边,还不时地摇头,这时许杰辉凑了过来,用生硬的普通话低声笑问道:“是不是很羡慕啊?”

    “唉,如果我也能年轻几岁就好了。”

    许杰辉闻言大笑。

    唐馨换衣服的速度很快,十几秒钟就换完。她向夏文杰感激地说了声谢谢,而后边穿鞋子边说道:“文杰,你也赶快换衣服,一分钟马上就到了。”

    夏文杰点下头,放下被单,开始快速地换起衣服。他们六人的身材并不一致,但发下来的衣服却出奇的合身,显然训练营方面对他们都做了细致的研究。

    看着穿着背心的夏文杰,唐馨扑哧一声笑了,说道:“文杰,看不出来,你还挺精壮的嘛。”

    夏文杰原本穿着宽松的t恤和休闲短裤,看上去挺消瘦,现在换上紧身的背心,身上的肌肉立刻显露出来。

    “唐姐的身材也很……”说话时,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唐馨的胸前,只看了一眼,他脸色顿是一红,立刻收回目光,低声道:“也很棒。”

    他的模样把唐馨逗乐了,还伸手轻轻掐下他的面颊,笑吟吟道:“如果我要是能有你这么可爱的弟弟就好了。”说着话,她的目光被夏文杰胸前的项链吸引。

    项链很普通,就是一条黑色的鞋带,不过挂在项链上的坠子很奇特,是一只银光闪闪的戒指,戒面上刻着一只好似狼头的图案。

    她心中一动,忍不住把那枚戒指拿起,边认真看着边喃喃说道:“好别致的戒指啊……”

    这正是大叔在临走之前交给夏文杰保管的那枚戒指,一直以来他都有带在身上,只不过平时有衣服遮挡,外人看不到罢了,现在只穿背心,戒指也显露出来。

    夏文杰淡然一笑,说道:“是别人送的。”

    “谁送你的?”

    “一位很亲近的长辈。”夏文杰轻描淡写地说道。

    “哦。”唐馨仍看得认真,狐疑地说道:“这个图案,看上去似乎有点眼熟。”

    她这句话反而让夏文杰脸色变了,心跳猛然加速,他立刻追问道:“唐姐以前见过这个图案?”

    “应该是的,不然不会看上去眼熟,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唐馨端详着戒面上的图案,目露迷茫,缓缓摇了摇头。

    夏文杰颇感失望,但同时又长松口气。

    唐馨是来自国家安全部门,所接触的十之**都是犯罪组织,当他听说唐馨对戒指上的图案眼熟时,夏文杰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即紧张又兴奋,担心大叔出自某个犯罪组织,同时他又很想弄清楚大叔真实的身份和背景,想知道大叔究竟是个什么人。

    可惜,唐馨并没能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

    正在这时,教官助手和两名士兵从外面走了进来,环视众人一眼,点点头,说道:“不错,速度都还挺快的嘛。”

    他后面的两名士兵将众人换下的衣服统统收走,当其中一名士兵走到夏文杰近前时,发现他脖子上带着的项链,伸手说道:“交出来。”

    夏文杰被他说愣了,反问道:“交什么?”

    士兵懒的多话,目光落在他的脖颈上。

    夏文杰恍然大悟,下意识地倒退一步,正色说道:“别的东西我都可以交给你们保管,唯独这条项链不可以。”

    士兵皱起眉头,再次说道:“交出来。”

    “不行。”夏文杰寸步不让,态度坚决地说道。

    士兵还要说话,那名助手已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夏文杰所带的那枚戒指,沉声说道:“训练营有规定,不准学员带任何的随身物品,你要么交出项链,让训练营保管,要么,收拾你的东西滚蛋。”

    夏文杰点点头,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我选择‘滚蛋’。”

    谁都没有想到,一直很柔和的夏文杰竟然会因为一条区区的项链而变得如此执著,甚至不惜退出训练营,包括那名助手也没有想到。

    他脸色异常的阴沉,两眼眨也不眨地怒视着夏文杰,久久没有说话。

    姚佳第一个回过神来,他激灵灵地打个冷战,跑上前来,用力地抓住夏文杰地胳膊,笑嘻嘻地低声提醒道:“文杰,不就是一条项链嘛,再说又不是不还你了,还是先交给他们吧……”

    不等他把话说完,夏文杰猛的一甩胳膊,弹开他的手,正色说道:“什么都可以交,包括我的命,只有这个,不行。”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