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19章 前往
    余耀辉派来的车很准时,翌日早上,夏文杰刚出楼门洞,就看到有辆绿色的吉普车挺在外面。

    他还没来得及细看,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名陌生的青年,三十多岁的样子,小平头,相貌平平,个头也不高,不过身材很壮实。

    “你是夏文杰吧,我是余局派来的,上车吧。”青年说了这么一句,立刻又坐回到车里,好像再不想和他多说第二句似的。

    夏文杰暗暗苦笑,自己长得就那么面目可憎吗?他提着随身携带的背包,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车内只有敦实青年一人,等夏文杰在车内坐好后,他看了看他手中提着背包,问道:“余局没告诉你吗,什么东西都不用带。”

    夏文杰拍拍背包,含笑说道:“里面只是些内衣内裤,只带这些应该没问题吧?”

    敦实青年没有再说话,默不作声地启动汽车。

    他不是个多话的人,不过夏文杰倒是有很多问题要问他。

    等吉普车出了小区,上到公路,夏文杰带着无害的笑容,试探性地问道:“我叫夏文杰,大哥叫什么名字?”

    敦实青年边开车边随口说道:“刘创。”

    “我就叫你刘哥吧。”

    “随便你。”

    “刘哥也是稽核部门的吗?”

    “是。”

    “这么说,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刘哥你进稽核几年了?”

    “五年多。”

    “那不是稽核刚成立你就进了吗?”

    “是。”

    夏文杰问一句,刘创回几个字,看起来冷漠,似乎对夏文杰没什么好感,不过后者并不这么认为,他问的这些问题虽然简单,但都涉及到稽核,换成旁人发问,刘创应该是不会回答的。

    “刘哥,你说余叔是个怎样的人?”

    “余局吗?”

    “是啊。”

    “离他远点,不要走得太近。”说这句话时,刘创特意转过头来,深深看了他一眼。

    夏文杰暗暗皱眉,身为下属,这么说自己的上司,不太合适吧。

    知道他可能误会自己的意思,刘创幽幽说道:“树大招风,稽核现在还不是大树,但招来的风却已不小,余局就是稽核里最大的那个靶子。”

    他的言下之意,如果夏文杰不想成为靶子,就尽量和余耀辉走远一点。

    夏文杰听得似懂非懂,沉思片刻,他点点头,笑道:“我知道了,谢谢刘哥提醒。”顿了下,他又问道:“刘哥知道雷锋训练营吗?”

    刘创说道:“听说过。”

    “真的有这么个训练营吗?”

    “是。”

    “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培训什么的?”

    “我不能告诉你太多,等到了你自然会知道。”说到这,他恍然想起什么,突然扭过头来,看着夏文杰,说道:“我能告诉你的是,别把那里想的太美好。那里不是天堂,而是地狱,培训的不是天使,而是魔鬼。”

    见夏文杰惊讶地张大嘴巴,似要发问,他立刻又接道:“不要再问我,我所知道的也都是听说来的,至于那里的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

    地狱!魔鬼!刘创的话让夏文杰心里不由得蒙起一层阴影。他故意转开话题,随口问道:“刘哥以前是做什么的?”

    “军人。”

    “在哪里当兵?”

    “雪狐。”

    “雪狐?那是什么?”

    他嘴角牵动了一下,幽幽说道:“特战队。”

    “啊?”夏文杰再次吃了一惊,他竟然是特种兵出身。

    “我有位战友,他和我一同被招进稽核,三年前,死于一场车祸,这五年多,我光是遭遇过的车祸就不下五次,或许是我命大,每次都有惊无险。”

    说到这里,他又看了夏文杰一眼,继续道:“稽核是个查人的部门,而被查的人不是木头,他们会反击,会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手段来自保,所以,稽核远不是你想像中那么简单,做稽核也并不威风,除了危险还是危险,你要考虑清楚。”

    他说的这些话夏文杰还是第一次听说,余耀辉根本没向他提起过。他呆了好一会方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的战友,不是死于意外?车祸是人为的?”

    刘创笑了笑,冷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夏文杰沉默好半晌,深吸口气,正色说道:“余叔曾说过一句话,让我感触很深,要想改变现状,就必须得有人挺身而出,肯做出牺牲,这可能要一代或者几代人。”

    “你愿意做那个人吗?”

    “是。”夏文杰回答得异常坚定。

    刘创再次笑了,不过这回他的笑让夏文杰感觉没那么冰冷了。他一手把着方向盘,另只手伸到夏文杰面前,说道:“以后别再叫我刘哥了,我年龄比你大,你就叫我老刘吧。”

    他的态度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夏文杰多少有些不适应,他愣了愣,握住刘创的手,说道:“你以后也叫我文杰好了。”

    现在刘创终于明白余局为什么那么中意夏文杰了。

    他几乎具备了稽核人的所有条件,第一,够聪明、有头脑,第二,有正义感,立场够坚定,更有甘于奉献的精神和勇气,第三,他家庭条件优渥,不会轻易受金钱的诱惑而变质。

    刘创不是个善于言谈的人,即便和朝夕相处、并肩作战的同事也未必能相处得来,但奇怪的是,他竟然和小他十好几岁的夏文杰聊得投机。

    后来当夏文杰正式入职稽核的时候,刘创便是他很重要的一位左右手,这是后话。

    一路上,两人几乎没有停止过交谈。中午十二点多,两人开车到了s市。

    夏文杰本以为雷锋训练营就位于s市的市内,结果完全不是那么回事,s市只能算是中转站,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s市找到一家饭馆简单吃过午饭后,夏文杰随刘创又继续赶路,这回刘创依旧开车往北走。

    出了市区,吉普车上到高速,在高速又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

    夏文杰长这么大也没坐过这么长时间的汽车,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当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刘创终于开车下了高速,接下来走的是土路,道路虽然不宽,但还平坦,车速比在高速时也慢不了多少。

    在这条蜿蜒曲折的土路上又行了四个多时间,直至接近晚上七点的时候,他二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这是一座军营,比较破旧的军营,占地的面积很大,但里面连座楼房都没有,放眼望去,全是平房的军用宿舍。

    到了军营门口,刘创把汽车停下来,而后他率先下了车,向前面走了几步。

    这时候,从军营一侧的警卫室里走出一名中尉军官。见状,刘创快步走上前去,与之交谈起来,同时还递出自己的证件。

    那名中尉军官接过他的证件,认真看了看,随后又望望仍坐在车内的夏文杰,他点点头,并向刘创交代了几句。

    刘创走回车旁,对车内的夏文杰说道:“文杰,下车吧,我只能送你到这了。”

    夏文杰从车内走出,一边观望着眼前的这座军营,一边问道:“老刘,这里就是雷锋训练营?”就这样的条件,当初还斥资上亿元?

    刘创摇头而笑,说道:“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接下来的三个月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只要能咬牙挺过这三个月,挺过第一期,以后的三期也就没什么了。”

    夏文杰点点头,含笑说道:“我知道了,老刘,你放心吧。”

    “恩!进去吧。”刘创向军营内扬扬头。

    既来之,则安之吧!夏文杰深吸口气,迈步向军营的大门走去。

    到了军营门前,站在门口的中尉军官上下打量他几眼,狐疑地问道:“你就是夏文杰?”

    “是的。”夏文杰笑呵呵地点点头。

    “身份证拿出来。”中尉军官一脸冷酷地说道。

    夏文杰没有丝毫犹豫,拿出身份证递给中尉军官。

    后者接过,皱着眉头看了两眼,接着又和夏文杰本人对比了一番,确认无误后,他这才把身份证还给夏文杰,同时转身向军营内走出,头也不回地说道:“你跟我来。”

    这么简单就算验明正身了?夏文杰迟疑了片刻,接着回头看向刘创。后者这时候也正站在汽车旁望着他,见他回头瞧向自己,他硬挤出一丝笑容,还向夏文杰挥了挥手,一是向他道别,其二,也是让他放心跟着中尉军官去吧。

    见状,夏文杰不再迟疑,提着背包,随中尉军官走进军营内。

    与其说这里是培训基地,倒不说是一座废弃的军营,军营内的道路很宽,两旁的广场也辽阔,但却一个人都看不到,静悄悄,空荡荡,好像所有的人都人间蒸发了似的。

    随那名中尉军官已经进入军营走了许久,可对方仍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夏文杰忍不住问道:“这位大哥,你要带我去哪?”

    中尉军官仍是头也不回,语气冰冷地说道:“在军队,没有大哥的称呼,看到军阶比你高的,要么叫班长,要么叫首长。”

    夏文杰在后面苦笑,自己又不是军人,哪来的军阶?又如何比较?

    听对方没有多言的意思,夏文杰也不再自讨没趣的多问,默不作声地跟在中尉军官的后面。

    又走了许久,中尉军官把夏文杰领到一排宿舍前,他环视了一眼,而后在一间宿舍的门前停下脚步,回头说道:“今晚,你就坐在这里。”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