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17章 受训
    夏文杰自己也觉得好笑,是啊,自己在胡彬彬的身后坐了整整三年,竟然直到现在才发觉她的笑竟然美得会令人怦然心动。

    他深吸口气,举目向四周望了望,偌大的小区,里面的行人却寥寥无几,很是冷清。他话锋一转,问道:“你家还没到吗?”

    “就在前面。”胡彬彬抬手向前指了指。

    夏文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那边是清一色的别墅,独楼独院。

    真没看出来,原来她家里这么有钱。这个小区里的房价已经够贵了,别墅的价钱更高,绝非普通老百姓能承担得起的。

    平时胡彬彬在学校里是蛮横了一点,但那也只是仗着‘身强体壮’的蛮横,从来没有炫过富,现在了解到她的家境,夏文杰倒是很欣赏她这一点。

    “到了,这就是我家,很好找吧。”胡彬彬在把头第一间别墅的门口停下来,边拿钥匙边回头对夏文杰笑道。

    夏文杰点点头,别墅虽然位于小区的里端,但位置确实很好找。他对胡彬彬说道:“好了,你赶快回家吧,我也该回去了。”

    “不进来坐坐吗?”

    “不了,而且也太晚了。”他抬起手腕,敲敲手表,示意她现在已经晚上九点了。

    胡彬彬把钥匙放下来,转回身形,问道:“假期,我可以找你一起出去玩吗?”

    见夏文杰不解地看着自己,胡彬彬立刻又道:“就是一起出去吃吃饭,我爸妈经常不在家,一个人吃饭又很无聊嘛。”

    夏文杰笑道:“出去吃也未必干净,等有机会,我可以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你会做饭?”胡彬彬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惊讶地看着他。

    夏文杰淡然说道:“多少会一些。”他这么说算是够客气的,这么多年来,要是每天只吃哥哥做的饭菜,他估计自己早得胃病了。

    胡彬彬连连点头,喜笑颜开地说道:“好,我们说定了,到时我打电话找你,你可不能爽约啊,一定要做饭给我吃。”

    她充满期盼的可爱模样让夏文杰的心里也是暖暖的。

    他二人正说着话,别墅院子里的灯突然点亮,紧接着,传来开门声,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从楼内走出来。

    他身高得接近一米九,又黑又壮,没有半点中年人发福的体态,冷眼看去,就像移动的半截铁塔。

    “彬彬,同学聚会结束了吗?”随着低沉的话音,黑壮中年人拉开院门,从里面走出来。他虽是在对胡彬彬说话,但一对凌厉的眼睛却在上下打量着夏文杰。

    看到他,夏文杰不用问也能猜出他的身份,胡彬彬的眼宇眉梢之间带有和他相识的英气。现在,他也能理解胡彬彬为何会长得人高马大了,这完全是遗传基因控制的。

    他点头说道:“伯父您好。”

    果然,胡彬彬回头说道:“爸,他是我的同学,夏文杰。”

    “哦,你就是夏文杰,彬彬在家还经常提起你呢。”黑壮中年人冷峻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胡彬彬在旁玉面一红,低声嘟囔道:“哪有经常……”

    “既然是彬彬的同学,那就到家里坐吧。”

    “不了,伯父,太晚了,我也该回家了。”

    “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伯父,那太麻烦了,我到外面打个车走就行了。”

    虽说胡父的态度还算客气,但夏文杰能感觉得到,胡父审视的目光一直都在自己的身上打转,活像一头在保护小狼崽的老狼,他可没蠢到把胡父的客套当成真心邀请。

    “啊,那好,文杰你慢走。”

    “伯父再见。”夏文杰目光一转,又看向站在一旁的胡彬彬,她此时乖巧的简直就像是见了猫的小老鼠,他含笑摆摆手,说道:“拜拜。”说完话,转身向小区外走去。

    等夏文杰走远了,胡父这才收回目光,说道:“彬彬,你这个同学还挺有礼貌的。”

    “是啊,爸,人家送我回家,你怎么也不请人家到家里坐坐。”

    “我怎么没请他进去坐?是他自己要走的。”

    “爸,你眼睛都瞪得像牛铃一般大,谁还敢进去坐啊……”胡彬彬不满地小声嘟囔着。

    “行了行了,赶快回房睡觉,这么晚才回来我还没说你呢。”

    “爸……”

    “快回去睡觉。”

    胡彬彬以为她很快又能和夏文杰见面,还能吃到他亲手做的饭菜,即便在睡梦中她都是满脸的幸福,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时,夏文杰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而且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整整一个假期。

    夏文杰是关了他的手机,倒不是为了躲胡彬彬,而是在这次同学聚会结束后不久,突然发生了一件他也没有想到的事。

    这天早上,他起床不久,手机便响了,接起一听,原来是余耀辉打来的电话。

    他不给自己打电话,自己也正要打电话找他的,要向他解释一下高考的事,该验证的自己已经验证完了,应该把实情告诉人家。

    通话中,夏文杰说道:“余局,有件事我正要向你说明一下。”

    “电话里不方便,有什么事,我们见面再说,我现在在延安路的那家真锅咖啡馆,你马上过来,对了,你能找到这里吧?”

    夏文杰苦笑道:“能,我现在就过去。”

    d市就那么几家真锅咖啡馆,即便没进去过,也有路过过。不到九点,夏文杰赶到真锅咖啡馆,余耀辉就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很容易找。

    这回他是一个人,夏文杰到时,他正拿着文件夹看文件。

    “余局。”夏文杰在桌旁站定。

    “来得挺快的嘛!坐吧。”余耀辉抬手指指自己对面的坐位,而后对他笑道:“私下里不用那么客气,不要叫我余局,叫我余叔就行了。”

    “好。”夏文杰应了一声,在余耀辉的对面落座,这时候,服务生走了过来,问道:“先生喝点什么?”

    “咖啡。”夏文杰随口说了一句。

    服务生表情复杂,这里是咖啡厅,进来的客人十之**都是喝咖啡的,关键是你要点什么样的咖啡。余耀辉一笑,对服务生说道:“你把你这的早点套餐送上来两份。”

    “好的,两位请稍等。”服务生点下头,这才转身走开。

    夏文杰在该乖巧的时候很是乖巧,对余耀辉的称呼改口又快又自然,问道:“余叔,你这次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文杰,是这样的,稽核收人很严格,通常都需要层层的把关、筛选和审核,像你这样的特例太少见了,而由于稽核自身的特殊性,又是不能有特例存在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所以,我又不能加入稽核了?”夏文杰不解地问道。

    “当然不是,我看好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呢。”余耀辉笑道:“我特别为你报了一个培训班,更准确的说,应该叫训练营,这个训练营很有名气,在内行人中,可是大名鼎鼎的,一期培训的时间是三个月,如果现在开始算起的话,就算会耽误你在警校的报到时间,但也不会耽误得太久,而且警校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校方也同意你晚到几天。”

    夏文杰眉头拧成个疙瘩,怎么他那么喜欢为自己作主呢!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他就给自己报了一个什么鬼训练营。

    他摆摆手,说道:“余叔,你说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训练营?又是个什么性质的训练营?”

    余耀辉笑了,从文件夹里抽出几张文件,递给夏文杰,说道:“这是训练营的一些简单介绍,你先看看。”

    夏文杰接过文件,低头一瞧,只看标题,他就差点笑出声来,上面以加粗的字体写着:雷锋训练营简介。

    果然是大名鼎鼎,只要提起这名字,肯定全国人民都知道。他边看着边问道:“余叔,这不会是传扬爱国主义教育的训练营吧。”

    “那倒不是,其实和大学里的军训差不多,作息时间都和军营里一样,看后面,后面有介绍。”

    夏文杰按照他的提醒,翻看到文件的后面。

    余耀辉说道:“雷锋训练营的课程一共有四期,正好你可以利用在警校的寒暑假去参加培训。其实,我这么做也是在帮你镀金啊,但凡是雷锋训练营出来的人,不仅能令人刮目相看,而且前途还会一片光明,那可比什么大学文凭,硕士、博士学位什么的管用多了,只要你在雷锋训练营完成培训,我特招你进稽核的事就是板上钉钉了,也再不会有人说三道四,文杰,怎么样,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样的机会,别人可是想得都得不到啊。”

    夏文杰这辈子就不相信有天上白白掉下来馅饼的好事,别看余耀辉在自己面前说得天花乱坠,这里面还指不定有什么猫腻呢!

    “我……就是去培训这么简单?其中再没有其它的任务了?”夏文杰的视线从文件上缓缓抬起,落到余耀辉的脸上。

    余耀辉反倒露出不解之色,反问道:“还能有什么其它的任务?你当然就是去培训的。”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