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16章 心动
    今天胡彬彬有刻意打扮过,穿着一身典雅又不失青春可爱的水绿色连衣裙。她身材又高又修长,可算是天生的衣服架子,设计再失败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会别有一番风味。

    另外,她脸上还有花淡妆,少了学生的青涩,多了几分成熟和妩媚,让人看了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夏文杰也是个很正常的男生,看到如此别样的胡彬彬,也忍不住多瞅了她几眼。

    他说道:“听说,你考上了北大。”

    胡彬彬苦笑,她之所以报考北大,是因为在填报考志愿的时候她有看到夏文杰报考的学校是北大,她想都没想,随即也在自己的报考志愿上填了北大。

    她喜欢和夏文杰竞争,喜欢和他较劲的感觉,她不想因为高中生涯的结束而使两人的较量也结束,她还想在大学的时候也和夏文杰比较。

    为了能实现这个愿望,在高考前的那段时间她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的觉,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复习上。结果她成功被考上了北大,而夏文杰却去了省城的警校。

    她喝了口杯中的啤酒,啤酒很苦,特意是在今天,喝起来尤其苦,那种莫名的失落感像是要把她的心掏空。

    她问道:“是不是真的像大家说的那样,你的家里早已经把你安排进警校了,所以你敢把高考当成儿戏?”

    夏文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笑道:“你是咱们学校里唯一一个考上北大的。你一直都和我比成绩,这次你赢了。”

    胡彬彬说道:“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打心里瞧不起你。”

    “全国的学习尖子都聚在北大,以后你在大学也不会很轻松啊。”

    “明明可以考得更好,但你却故意考成最差,究竟为了什么?是在躲着我吗?”

    “北京有很多名胜,有机会去游玩记得多拍几张照片,放在空间里,让我们这些没去过北京的人也能观瞻一下。”

    他二人之间的说话,就如同鸡对鸭讲,他说他的,她则说她的。

    嘭!胡彬彬把杯中最后一口啤酒喝干,重重地放在桌上,然后看着夏文杰,一字一顿地问道:“你是不是一直都在记恨我?”

    夏文杰满脸的茫然,反问道:“记恨你什么?”

    “刚上高一的时候我曾经动手打过你。”

    夏文杰笑了,紧接着又低下头,羞愧的,这确实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不过他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会因此记恨她到现在。他说道:“那么久远的事了,我早忘了。”

    “那你为什么不愿和我一起去北大?”

    姑娘啊,你当我是神仙啊,我怎么会知道你报考的是北大?又何谈不愿和你一起去北大?

    不过看胡彬彬的眼神有些涣散,知道她可能喝醉了,他不愿也不想向一个喝醉的人多做解释。

    他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说道:“有很多事情,人都会身不由己。”

    “是有人逼你吗?”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是谁?你的家里人?”

    夏文杰不再说话,闭着嘴巴,又是那副但笑不语的表情。

    “我在问你话呢。”如果是在平时,胡彬彬不会如此咄咄逼人,但现在姑娘她喝醉了,完全一副天下老娘我最大的姿态。

    唉!夏文杰夸张地抬起一只手臂,向周围的同学大声说道:“报告,我们的胡大班长喝醉了,请问,哪位送她回家?”

    周围的同学们纷纷扭过头来,看着脸颊绯红、醉眼朦胧的胡彬彬,一个个脑袋都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文杰,一会吃完饭我们还要去k歌呢。”

    “就是啊,饭后还有活动呢,不如这样,反正k歌你也不爱去,你就送彬彬回家得了。”

    学生们难得的可以全身心的放松,毫无压力的大玩一场,谁愿意中途而退?

    再者说,如果是送别的漂亮女生,或许还有男生能挺身而出,甘愿做护花使者,现在要送胡彬彬,谁知道她半路会不会耍酒风,真闹起来,两三个男生都未必能制得住她。

    “文杰,这次就看你的了。”

    “是啊,文杰,兄弟们会记得你的大恩大德的,万一半路上真发生意外,记住,**是小,保命是大啊。”

    “不行,宁可玉碎,不为瓦全,命可丢,节操不能碎一地,大不了以后每年这个时候兄弟们集体缅怀你嘛。”

    夏文杰又好气又好笑地点点头,抬手环视众男生,说道:“你们可真是够兄弟啊。”

    “哈哈……”他的话引来周围一片大笑。

    不管他心里对胡彬彬的感觉如何,她毕竟是自己的同学,他不能让她醉着酒一个人回家,虽说她并没有大醉,只是微醺而已。

    他看看手表,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对胡彬彬说道:“我送你回家吧。”边说着话,边拽着她的胳膊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

    “我还能喝……”

    “通常这话的另层意思就是:我已经醉了。”夏文杰一手拉着胡彬彬的胳膊,一手向周围的同学挥了挥,说道:“我送班长回家了。”

    “去吧。”

    另有一男生还充满悲怆地念吟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啊。”

    “哈哈……”周围又是响起一阵笑声。

    夏文杰和胡彬彬就是在同学的大笑声中走出自助餐厅。在酒店吃饭的好处之一是永远不用担心会打不到车,总会有空车等在外面。

    出了酒店,夏文杰和胡彬彬坐上一辆出租车,他转头问道:“你家在哪?”

    “星海人家。”

    哦?夏文杰下意识地瞄了胡彬彬一眼。星海人家的房子并不便宜,刚开盘的时候就是五千多,要知道那时候d市的房价还普遍在两三千左右,甚至还有一千多一平的房子。现在d市的房价已经飚升到一万,星海人家的房价也是翻了好几倍。

    他对司机说道:“师傅,去星海人家。”

    香洲酒店距离星海人家不算远,十来分钟的车程而已。到了小区的门口,胡彬彬叫司机停车,她从车内走出来。夏文杰也跟着下了车,问道:“才到小区门口,还没到家呢吧?”

    “我想下来走走。”

    夏文杰想了想,点点头,他又看看小区大门那边,这是一座全封闭的小区,门口有保安,小区里也有保安巡逻,感觉应该很安全,他向胡彬彬摆摆手,说道:“那你回去吧,拜拜。”

    “你不是要送我回家吗?”

    “你这不是已经到家了吗?”

    “没到家门口。”

    “所以……”

    “陪我走一走你能死吗?”

    “你这都已经到家了……”

    “我就问你陪我走一走你能不能死。”

    “不能。”夏文杰回答得干脆,然后默默地拿出钱夹,付了车资。

    走了两步,见胡彬彬还站在原地用那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着自己,他无奈地做个请的手势,说道:“胡大班长,请吧,你总不用我在前面为你领路吧。”

    胡彬彬哼哼两声,大步流星地走进小区里。

    等夏文杰跟进来后,她气呼呼地说道:“以后不要再叫我胡大班长。”

    “是,胡大班长。”

    胡彬彬一边走着一边连续地深吐吸,夏文杰暗暗咧嘴,试探性地问道:“你可别告诉我你有哮喘。”

    “我在吐酒气呢,你想让我带一身酒气回家啊?”

    “哦,那你继续。”夏文杰不再多话。现在的胡彬彬好像又变回刚上高一时候的她,盛气凌人,不可一世,自己在她面前就只有挨欺负的份。

    走了一会,她总算停止了夸张的吐吸,但又开始抖动身上的衣裙。她穿的是无袖的连衣裙,本来领口和腋下的开口就很大,她再连续扇抖,里面白色的胸围都时不时的露出一角。

    夏文杰只看了一眼,立刻将头转向别处,同时故意放慢步伐。

    胡彬彬很敏锐,他刚一落后,她马上停下脚步,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他,问道:“你做什么?”

    “我是给你留出抽筋的空间啊。”

    胡彬彬先是一怔,接着明白了他的意思,翻着白眼说道:“你懂什么,我是在扇掉身上的酒气,要是让我爸妈闻到了,可有你受的。”

    夏文杰也翻起白眼,无奈道:“这和我又有什么干系?”

    “是你送我回的家。”

    “所以我就该死啊?”

    “嘿嘿。”胡彬彬向他叱牙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

    她在正常的时候,夏文杰从没觉得她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如果硬说是有,就是比较彪悍吧,现在看到她向自己傻笑,他有那么一瞬间倒是感觉一阵恍惚,心脏也像是随之漏跳了一拍。

    “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什么吗?”夏文杰从来没有这么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过,胡彬彬本能反应地摸摸自己的脸颊,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粘了饭粒、菜叶什么的。

    夏文杰回过神来,老脸一红,尴尬地清了清喉咙,说道:“你脸上什么都没有,快走吧。”说着话,他还在她背后轻轻推了推。

    被他推着,她还回头问道:“那你刚才那么看我做什么?”

    “……”沉默好一会,夏文杰才低声嘟囔道:“其实,你长的也挺好看的。”

    胡彬彬瞪大眼睛,像是看怪物地看着他,说道:“你到现在才看出来?”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