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15章 高考
    这时候,考试才刚刚开始,还不到半个钟头,夏文杰便要交卷,令在场的监考老师和考生们无不膛目结舌。

    尤其是坐在他前面的胡彬彬,转回头眼巴巴地看着他,脸上露出一副‘你疯了吧’的表情。

    监考老师走过来,疑问道:“你都答完了?”

    “会的都答完了。”

    老师拿起他的答题卡看了看,接着又拿起他的考卷,皱着眉头说道:“这还有许多题没有答呢。”

    “会的都答完了。”夏文杰再次说道,他收拾好东西,问道:“老师,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老师看了看手表,再瞧瞧夏文杰,最后还是点点头。

    得到老师的准许,夏文杰再不停留,拿好自己带的东西,快步走出考场。

    语文考试,还不到半个钟头他就出了考场,这已经够让人吃惊的了,结果,语文考试还是他花费时间最长的一门。

    下午的数学考试和第二天的综合、英语考试,他都是在开考不到十五分钟的时候结束答卷,在考场里坐满半个钟头后离开。

    数学、综合、英语他都是只做了选择题,至于其它的题,看也没看,就更别说做了。

    夏文杰在这次高考中的表现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大家都有同一种感觉,他一定是疯了,不然的话,他怎么会把高考当成儿戏呢?

    他当然没有疯,而是有他自己的打算。

    他就是要以此来验证稽核的真伪,如果余耀辉说的都是真的,即便自己高考的成绩是零分,他也有办法让自己进入警校,反之,这个余耀辉连同他的话都不可信,自己宁愿被他举报进少改所,宁愿牺牲掉这次高考的机会,也不能糊里糊涂地成为他的同党。

    半个月后,高考成绩出来。在夏文杰还不知道自己高考成绩的时候,他的成绩已先落到余耀辉的手里。

    “余局。”这天余耀辉正在办公室里办公,韩鸿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打卷子。

    “什么事?”余耀辉坐在办公椅上,抬头不解地看着他。

    “夏文杰的高考成绩出来了,四门加到一起,才……三百分。”

    余耀辉闻言,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他本以为夏文杰在高考中至少会有六百分以上。他看了看韩鸿手中的卷子,问道:“是他的考卷吗?”

    “是的,余局,您看看。”韩鸿把手中的试卷递给他,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余局,夏文杰的考卷……非常诡异啊。”

    “什么意思?”余耀辉边看着卷子边随口问道。

    “他把选择题都答完了,而选择题之外的题,都没答,可是……他答的选择题竟然没有一道是错的,全部都答对了,这……”

    韩鸿满脸不解抓了抓头发,即感不可思议,又感难以理解,低声问道:“余局,您看他是不是作弊了?”

    余耀辉把夏文杰的试卷以及答题卡统统翻阅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他的语文试卷上,聚精会神地看起上面的作文。

    把作文从头到尾地仔细看过一遍后,他噗嗤一声笑了,说道:“你还漏了一条,他把作文写了。”

    “啊,我疏忽了,不过他的作文是零分,没记入总成绩。”

    “你有看过吗?”

    “那倒没有,怎么了,余局,有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挺有意思的,倒是判卷的人有点问题。”

    余耀辉把考卷都放下,眼珠转了转,接着扑哧一声笑了,说道:“把选择题都答了,其他的题却一慨没做,还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地写了一篇零分作文,你认为他要做什么?”

    “他要么是作弊,要么就是疯了。”

    “我倒不这么看,我觉得他是在故意给我们出难题,或者说,他是在检验我们身份的真伪。”

    “啊?余局,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是故意这么做的,以此来验证我们身份的真假,如果我们真是政府部门,就算他不参加高考,也可以让他以带薪进修的方式进入警校,如果我们是假的,那么以他这份高考成绩,是无论如何也进不了警校的。”

    “这……不是吧?”韩鸿听得膛目结舌,喃喃说道:“高考这么大的事,他竟然拿来检验我们的真伪?他……他胆子也太大了吧。”

    “胆子是很大,同时也能看出他很谨慎。高考一次考不好,还可以从来,人生若是走错了一步,恐怕就没有回头路了。”

    “他在怀疑我们是坏人?”

    “无论是谁,就算是你碰上这样的事,也同样会怀疑的,但敢像他这么做的,我敢保证,没有几个人。韩鸿,你不觉得他很有意思吗?我们稽核现在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疼,举步维艰,正需要他这样的人,等会你去给警校那边打个电话……算了,这事还得我出面,硬要塞个人进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余局,夏文杰还没正式进入我们稽核呢,就开始惹麻烦,以后如果正式入职了,只怕麻烦会更多呢。”韩鸿面露难色地说道。

    “稽核人需要有个性,也只有有个性的人才不会那么容易变质。”余耀辉笑呵呵地说道:“我看好这个小家伙。”

    韩鸿点点头,说道:“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高考成绩正式下来,在学校的公告栏里张贴出来。

    胡彬彬以六百八十多分的成绩成为本校的第一名,而夏文杰则排在所有学生中的最后几名。

    在平时的预考中,夏文杰都能轻松拿到七百分以上的佳绩,而在高考的时候,所得的成绩竟然不如预考的一半,这令所有人都大跌眼睛。

    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夏文杰的录取通知书是第一批被送入学校的,录取他的院校还是省城的刑事警察学院,这可是需要五百五十分以上才能被录取的。

    而且要进入警校也不仅仅需要笔试,程序很繁琐,还需要体检和面试以及政治背景的检验等等,他的警校录取通知书这么快就下来,太令人意外了。

    对于自己被警校录取的事,夏文杰是即意外又在预料之中,由此也可证明,余耀辉的身份不假,他说的那些十之**也都是真的,他是真心实意想把自己纳入稽核部门。

    在校方手里接过录取通知书,夏文杰正要离开,有几名同学把他叫住,其中一人说道:“文杰,大家马上要各奔东西了,以后再想见面也不容易,今天人聚的齐全,大家想搞次聚餐,你会来参加吧?”

    夏文杰眨眨眼睛,点点头,笑道:“好,什么时候,在哪里,我一定去。”边说着话,他边从书包里拿出钱夹,又问道:“需要交多少钱?”

    “先每人两百吧,用不了再退回去。”

    “没问题。”夏文杰抽出两张百钞递给同学。

    “晚上六点,香洲花园酒店南门二楼的餐厅,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

    当天傍晚,夏文杰准时来到香洲花园酒店。

    他们选的地方是酒店里的自助餐厅,每位并不便宜,要一百好几,吃的食物却很一般,款式不多,只是这里的环境很好,地方大,客人又少,正是学生们搞聚会的好地方。

    夏文杰算是较晚到的,等他进来时,他的同学们基本都到齐了。他不是个爱出风头的人,也不愿成为人们眼中的焦点,所以来的早和来的晚对他而言没多大区别。

    看到他来了,人们的视线一同集中在他身上。

    “文杰,你怎么才来,我们刚刚还说你呢。”

    “文杰,你怎么还穿着校服啊,我们现在不是高中生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把他拉到桌旁的空座位。

    夏文杰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再瞧瞧同学们的打扮,感觉自己确实成了异类,同学这么多人,没有一个穿校服的,都把各自平日里最喜欢的衣服穿出来了。

    他摇头笑了笑,说道:“没办法,习惯了。”

    “对了,文杰,你家门路可够硬的。”

    “是啊,难怪你敢那么考试,原来家里早就把你安排好进警校了啊。”

    夏文杰耸了耸肩,但笑未语,这件事他无法向同学们解释,他总不能说自己算计死了一个仇人,但被一个叫稽核的神秘部门抓住把柄,不得不按照他们的安排进警校吧?

    他又变成乐呵呵的闷葫芦,同学们谈论的焦点也很快从他身上转到别处。

    自助餐厅里的啤酒是免费的,聚会中,学生们互相敬酒,不知不觉间都喝开了,不管男生女生,都是拿着酒杯海饮。

    夏文杰不喜饮酒,当别人在频频敬酒的时候,他只是在闷头吃饭。

    正当他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胡彬彬走了过来,在他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

    就算有再好的食欲,在被她如此盯着看,夏文杰也没有胃口了。他放下手中的筷子,转头对上胡彬彬审视的目光,笑道:“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胡彬彬的视线终于从他的脸上移开,落到她手中的酒杯上。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