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14章 永别
    夏文杰在学校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中心医院。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大夫已停止对许婧的急救,她的伤势太严重,而且她自身也没有一丁点求生的****。

    在医院里,夏文杰看到的只是一具冰冷冷的尸体。

    没有留下遗书,也没有留下任何的遗言,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她选择了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而留给活着的人只有无穷无尽的悲痛与创伤。

    病房里有很多人,夏文杰看到的只有躺在病床上的许婧。她就像是睡着了,没有痛苦的表情,睡得是那么的安详,那么的深沉,让人不忍去打扰她。

    那一瞬间,夏文杰仿佛突然理解了许婧的选择,对她而言,或许死才是真正的解脱,或许只有死,她才能在天的那一边和所爱的人团聚。

    不知不觉,泪水滑过他的面颊。看着如睡美人一般的许婧,他的心已缩成一团。

    他无法再继续留在病房里,他感觉这里的空气都像是凝固住的,仿佛再待下去他就会窒息。

    他倒退两步,猛的转身冲出病房,到了外面,他倚靠着墙壁,无声大哭。

    此时,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也已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本能地抬起手,死死捂住自己大张的嘴巴,泪水滴落在大理石的地面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

    这是小婧自己的选择,他应该祝福她和雪松在天上团聚才对,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心里的悲伤。

    雪松的死,让他失去了一个最亲密的朋友、伙伴,现在小婧也随雪松而去,他剩下的最后一个朋友也被剥夺,她是解脱了,但对他而言,这难道不是太残忍了吗?

    夏文杰在医院的走廊里大哭,但他并没有哭出声来,只是在喉咙里发出低沉又颤抖的哽咽声,拳头握得紧紧的,连指甲嵌入肉中都毫无感觉。

    不哭出声,不代表他不悲痛,他只是不想让自己流露出软弱。

    自从父母过世,哥哥和他被那些亲戚们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此后他就再没有放声大哭过,残酷的事实教会他,想要不被伤害,自己就得先学会坚强。

    这时候,一块洁白的手帕递到他的眼前。

    夏文杰是躬着腰身低着头的,他没有看到是谁递来的手帕,泪眼在朦胧之中只看到白色的裙摆和一双白色的凉鞋。

    他没有去接手帕,也没有抬头去看对方一眼,抬起衣袖,胡乱地在脸上抹了抹泪痕,然后毫无预兆,他猛的一挥手臂,将眼前的那块手帕打开,紧接着,头也不回地向楼梯间冲去。

    现在,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他只想找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去独自抹平内心深处的伤口。

    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白语蝶精致又柔美的小脸露出错愕之色。

    她并不认识夏文杰,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她却不是第一次见到他。

    两年前的一个夜晚,就是在这家医院,她陪护受伤的父亲,在走廊的深处无意中发现独自一人痛哭流涕的他。

    当时的情景和现在几乎一模一样,他捂着嘴巴,没有哭声来,却满脸都是泪水。

    她从不知道,原来男生也是可以哭得这么的伤心,即使没有哭声,但却让人看了能疼在心窝里,会让人自然而然地生出跑过去抱住他、安慰他的冲动。

    只不过那次她只是远远的偷看,默默记住了他的模样,想不到时隔两年多,时光如同倒流一般,在同一家医院,又在同一条走廊里,他还是一个人在握住嘴巴无声的大哭。

    两年多的时间,他长高了一些,模样也有了些许变化,但没变的是,他无声的哭泣仍是那么的让人心疼,仍让人有种跑过去扶平他心中悲痛的冲动。

    这次她没有再躲在一旁偷看,而是主动走过去,递给她手帕,释放出善意,只是,他连看也没有看她,还把她递去的手帕打开,转身跑了。

    缘分就是这样的妙不可言,在你不知不觉间,它会突然出现,当你想要抓住它的时候,它又会悄然流失。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走廊里早已没有他的身影,她急忙追到楼梯间,向下张望,同样,也是一个人都没有。

    她呆住好一会,才轻轻发出一声叹息,转身慢慢地走回病房。

    许婧的自杀,对于夏文杰而言是个无比沉重的打击,他也因此消沉了好一段日子。

    这段时间里,他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机械性地做着重复的动作,上学、回家、睡觉,日复一日,两点一线。

    他还时常会胡思乱想,怀疑自己可能就是灾星转世,要把自己身边所有亲近的人都克死才甘心。

    有那么几天,他甚至都担心哥哥文豪也会发生意外,神经质似的时不时给文豪打去电话,询问哥哥在做什么。

    几天过后,夏文豪也受不了了,用他的话讲,自己这弟弟比他女朋友查岗还勤,伺候一个女人就够他受的了,如果以后还得要伺候一个不男不女的弟弟,他就得疯。

    其实,夏文豪听说了许婧自杀的事,也能理解弟弟的心情,他向文杰提议,干脆向学校请个长假,到外地去散散心,高考是小,今年考不好大不了明年再考,要是把人给憋坏了,那可是一辈子都无法挽救的大事。

    夏文杰刚开始还不太愿意,不放心留哥哥一个人在家,在夏文豪再三的劝说下,他最终还是接受了哥哥的意见,去他曾经想陪小婧一起去的地方,泰山。

    他这一走就是七天,在这七天里,他想了很多的事,也相通了很多的事,他在泰山没怎么游山玩水,倒是把泰山的道观都逛了个遍。

    在道观里听道,让他生出许多的人生感悟。

    道家有许多思想是夏文杰嗤之以鼻的,比如无为、无用之说,不过,道家也有许多思想是夏文杰颇为欣赏的,比如道家讲求的以柔弱胜刚强。

    牙齿坚硬,舌头柔软,但再坚硬的牙齿也嚼不碎坚冰,而柔软的舌头却能将其融化。这就是道家以守为攻、以退为进的理念,而这又与夏文杰的机会主义观念有相通之处。

    七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夏文杰感觉自己像是获得了重生似的,连日来心头的阴霾一扫而光。

    一个月后,高考终于来临,这对于大多数苦读十二载的莘莘学子而言,是决定命运的两天。

    夏文杰倒是不紧张,或者说他心里早已经做好了打算。

    高考第一天,上午八点半考语文。

    巧合的是,胡彬彬竟然和他分在同一个考场,而且两人的位置还和班级里一样,是一前一后。

    这一个月来太紧张,胡彬彬和夏文杰也没说上几句话,在考场里坐好后,她稍微侧回头,低声问道:“夏文杰,你复习得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夏文杰心不在焉地随口说了一句。

    “这次,我的分数一定能超过你。”

    她这么说即是在给自己打气,也是在鼓舞夏文杰的斗志。高考前的这段时间是最为重要的一段时间,可夏文杰却经常请假,想来,这对他的成绩会有不小的影响。

    夏文杰倒是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说道:“你会的。”

    胡彬彬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还要说话,夏文杰低声提醒道:“监考老师看你呢,再说话,你可能要被‘请’出去了。”

    听闻这话,胡彬彬马上乖乖地闭上嘴巴,再不敢多说一句。

    八点半,考卷准时发下来。夏文杰先把考卷大致看了一番,而后他快速地填写起来。

    他把选择题全部写完,而后没管其它的题,直接写最后的作文。

    作文题目是‘现在与未来’,规定字数八百。

    夏文杰提起笔来,洋洋洒洒地写了一篇八百字的作文。这篇作文把当下社会的现状做了一个大抨击,最后提到国家的未来不能是这样。政府当务之急,应整治社会风气,主持公正,维持正义。

    我辈皆有强国之心,奈何却无回天之力。此文是在一个不合适的场合讲出一段不合适的话,想来必然零分。纵然有满腔肺腑,却不能言,此乃国人之哀。

    写完这段作文,夏文杰叹了口气,在考卷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而后将考卷一翻,举起手来,说道:“老师,交卷。”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