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13章 惊变
    “小弟,你别忙了,快去坐吧。”看到夏文杰又是端菜又是端饭,周惠茹连连摆手。

    “是啊,文杰,过来看看电视,喜欢做家务的男人,以后也没多大出息。”客厅里夏文豪风轻云淡地飘过来一句。

    夏文杰气乐了,他都搞不清楚哥哥的脑袋里哪来的那些歪理邪说。他边在饭桌上摆着碗筷,边说道:“哥,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商量。”

    “哦。”见饭菜都上的差不多了,夏文豪方站起身,伸个大大的懒腰,然后走到饭桌前,落座,先是环视桌上的饭菜,又提鼻子闻了闻,感觉还算满意,这才问道:“文杰,什么事?”

    “是报考志愿的事。”

    “报考志愿不是已经填完了吗?”

    “是啊,我想改一改。”

    “改?改什么?”

    “我不想读商学院了,我打算报考警校。”

    “什么?报考警校?你以后想当警察吗?”夏文豪眉头拧成个疙瘩,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弟弟。

    记得余耀辉对自己的告诫,夏文杰不敢泄露稽核的事,他耸肩说道:“做警察也挺好的嘛……”

    “好什么?你以为警察那么好做的啊?没有危险吗?再说,你做了警察,毕业之后又怎么来帮我?还能考那个什么mb什么的吗?”

    “mba。”夏文杰低声补充道。

    “我不管是mba还是mbb,反正你毕业之后得来帮我。不许做警察。”

    就知道会这样。夏文杰暗叹口气,他早就预料到哥哥肯定会反对自己报考警校,要想说服哥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文豪,小弟都长大了,有些事情你也得让他自己做决定嘛。”周惠茹把最后一盘菜端上桌,然后在夏文豪的身边坐下。

    “你闭嘴,现在是我们兄弟俩在说话。”夏文豪脸色阴沉地呵斥道。

    “暴君。”周惠茹小声嘟囔一句,然后加起一块鸡肉,放到夏文杰的碗里,说道:“小弟,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去做,惠茹姐支持你。”

    听闻这话,夏文豪气得眉毛都竖立起来,正要说话,夏文杰抢先开口,赞叹道:“惠茹姐做的菜真好吃,都快比上当年妈的手艺了。”

    他一句话,把夏文豪刚刚升起来的怒火瞬间浇灭,拿起筷子,嘴里嘟嘟囔囔地念叨着:“是不是真有那么好吃啊……”

    其实夏文豪并不是个挑剔的人,他找女朋友的原则也很简单,只有两条,第一,他的女朋友要爱他,第二,他的女朋友要爱他弟弟。

    只是这么简单的两条原则,但却有很多女人察觉不到,也做不到,而周惠茹是第一个意识到的,而且她也确实做到了。

    吃了一口,夏文豪没有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又连续吃了好几口。

    只看他的反应,周惠茹就知道今天自己做的饭菜很成功。她看向文杰,问道:“小弟,你怎么又突然想报考警校了呢?”

    “我想为民除害呗。”夏文杰半开玩笑地说道。

    周惠茹被他逗得咯咯笑起来,夏文豪险些被嘴里的饭菜噎到,摇着脑袋说道:“还为民除害呢,小心你自己第一个被人除掉,当警察,需要一身正气,好多人坚持不下去?”

    “所以说,这锅大浑水需要有一股清流注入,小弟不才,甘愿做那股清流。”

    “你歇歇吧!还做清流呢,以你的性格,我看以后就得做盲流。”

    “好在是盲流,不是****,不然咱夏家列祖列宗的脸面都要被我丢光了。”

    “文杰,你是诚心不想让我吃好这顿饭了是吧?”

    “吃饭、吃饭,报考志愿的事以后再说。”夏文杰话锋一转,端起饭碗,大口吃起来。

    嘴上这么说,他心里已经有主意该怎么做了,正好也可以试试余耀辉的能耐,大不了自己耽误一年呗。

    周惠茹在旁哭笑不得看着他兄弟俩,别看两人的外表天差地别,一刚一柔,实际上两人的个性很相似,都是认准一条路跑到黑、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那种人。

    周一,晚上,夏文杰还在学校里补课,手机嗡嗡地振动起来。

    他拿出一看,原来是许母打来的电话。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许母很少会给他打电话,尤其是在这个时候,该不会是小婧出了什么事吧,他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先把手机挂断,而后站起身形,对正在讲台上讲课的老师说道:“老师,我肚子不舒服,想先回家。”

    夏文杰的成绩一直都不错,更确切的说是在班级乃至学校里都属出类拔萃,虽说他经常请假,找这样那样的原因不来学校,但成绩却从来没有下降过。

    学校里的老师自然也最喜欢这样的学生,听他说肚子疼,老师关切地走了过来,问道:“要不要紧?不行的话就去医院吧。”

    夏文杰乖巧地说道:“谢谢老师关心,我回家吃点药就应该没事了。”说着话,他开始快速地收拾起书包。

    “马上要高考了,身体可不能出问题,还是小心点,去医院看看吧。”

    还没等夏文杰说话,坐在他前面的胡彬彬起身说道:“老师,我送他去医院。”

    “哦……也好。”老师想了想,点点头,叮嘱道:“你俩在路上小心一点。”

    “知道了,老师。”胡彬彬随即也开始收拾起书包。

    夏文杰暗皱眉头,心中嘟囔一声:多事!

    他先走出教室,胡彬彬很快也跟了出去。

    夏文杰耐着性子穿过走廊,下了楼梯,走出教学楼后,他停下脚步,等后面的胡彬彬跟上来,他回头说道:“你回去吧,不用跟我去医院。”

    胡彬彬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在他的脸上,看不出来有任何的痛苦之色。她疑问道:“你不是肚子疼吗?”

    “刚才疼得厉害,现在好多了。”

    胡彬彬哼了一声,像是抓住了他的小尾巴似的,说道:“我知道了,你又想逃课了对吧?”

    夏文杰嗤嗤地笑了,慢悠悠地说道:“反正我不会去医院,现在我要回家,你总不会是想跟我回家吧?”

    胡彬彬先是一愣,随后脸色顿是一红,气呼呼地说道:“谁要跟你回家?”

    “那你就回去继续上你的课。”夏文杰甩下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学校大门走去。

    胡彬彬呆呆地站在原地没动,表情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

    她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夏文杰的,也许是她在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努力,学习成绩都无法超越他的时候吧!

    胡彬彬的成绩很好,在班级里一直名列前茅,但她从来没有拿过第一名,因为在她的排名前面,永远都会有另一个人的名字,夏文杰。

    她留意夏文杰很久了,夏文杰待人处事都非常平和,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没什么脾气又和蔼可亲的好好学生,和老师、同学们的关系都很好。

    在胡彬彬的印象里,他似乎都没和谁起过争执,当然,除了她自己之外。

    不过,如果再细心观察的话,便会发现夏文杰这个老好人其实是班级里最难接触又最难接近的那个人。

    在他的周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壁,将他隔绝在人群之外,你只能看到他的表,却永远也触碰不到他的内在。

    胡彬彬自己得出的结论是,夏文杰的外在像水,内在却像冰,哪怕外面的水已热到沸腾,而里面的冰却依然是凝固的、冰冻的。

    夏文杰在走出学校大门的时候,仍能感觉到背后有一道火辣辣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他不知道胡彬彬在想什么,他也不愿去揣测,对他而言,她只是一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人。

    出了学校大门,他拿出手机,回拨许母的电话号码。等了好一会,电话才接通,里面传来许母带着哭腔的话音:“是……是文杰吗?”

    “许姨,是我,怎么了?是不是……小婧又不吃饭了?”

    “小婧……小婧跳楼自杀了……”

    这句话,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让夏文杰的脑袋嗡了一声,他身子摇晃两下,感觉有些站立不住,在路边的道牙子上缓缓坐了下来。

    他呆呆地握着手机,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今天这一整天小婧都很乖,晚上也好好的,晚饭比平时吃的还多一些,谁知道……谁知道这孩子会……”许母说不下去了,话筒里只传来一阵阵悲痛欲绝的哭声。

    对于许母接下来的话,夏文杰一个字都没听到,整个大脑都像已停止运转,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小婧自杀了,小婧也离开了他……

    金二明明已经死了,雪松和她的仇明明已经报了,可为什么还要选择自杀?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他无法理解,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话筒里传来许母连续呼唤他名字的声音时,他才恍然惊醒。

    感觉脸上凉凉的,他抬手摸了摸,脸上不知何时已布满泪痕。他吸了吸鼻子,哽咽地问道:“许姨,我在。小婧……小婧现在在哪?”

    “在中心医院三楼的急救病房……”

    “我现在就过去。”夏文杰挂断电话,颤巍巍地站起身,感觉天旋地转,他险些又坐回到地上。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