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龙组兵王 > 第12章 结束
    过后,夏文杰有查过稽核,在百度、谷歌上都搜过了,搜寻的结果千奇百怪,大多都是某个公司的稽核人员或者是财务稽核,根本搜不到政府内有这样的部门。

    他也不得不怀疑,稽核局局长究竟是余耀辉的真实身份,亦或者他只是个骗子,为了某种目的胁迫自己入伙。

    当然,想要验证余耀辉的真实身份也并不难,只不过,万一他要是个骗子,那结果就很严重了。

    夏文杰没有说谎,从金二那里得到的一百万的现金他根本没打算独自留下。

    对于旁人来说,一百万是很大一笔钱了,但对于夏文杰而言,那真的不算多,单单他每月经手的钱就超过一百万。

    大叔的失踪已有一年多了,但他仍遵照大叔在临走之前交代给他的委托,在每月十五号准时转账,将二十万的美金转入那个神秘账户。

    余耀辉了解他的一切,似乎唯独没有了解到这一点,不然的话,夏文杰相信余耀辉肯定会向自己追问此事。

    这天早上,夏文杰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早早的走出家门。今天他的书包很鼓,不过里面装的不是书本,而是整整一百万的现金。

    他出了家门后,立刻给班主任打去电话,向老师请了一天的病假,而后他背着一书包的钱,先是去了李雪松的家。

    李家的条件远远比不上许家,虽说是住在同一条街区,但李家所住的房子是二十多年前的老楼,一栋又破又旧的筒子楼。

    李父、李母都是下岗的职工,李父在外打些零工,身体不好的李母则工作不固定,李雪松死后,让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夏文杰到时,正好李母在家。看到他,李母很是高兴,热情地把他拉进屋里。

    屋内还是老样子,和以前没多大变化,尤其是李雪松的房间,所有的摆设都没有任何的变动,就像他人没有离开一样。

    夏文杰看在眼里,心头一痛,眼睛渐渐湿润。

    当初李雪松在时,夏文杰经常会过来玩,他死后,他也就不经常来了,不是人走茶凉,而是他觉得自己实在没脸再登门。

    最好的朋友平白无故的枉死,自己却束手无策、无能为力,他还有什么脸面来见李雪松的父母?

    现在,他终于有来的勇气了。

    他把书包放下,打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一打打的崭新钞票,摆放在桌子上。

    见状,李母惊呆了,张大眼睛,结结巴巴地问道:“文杰啊,这……你这是做什么?”

    “李姨,当年害死雪松的凶手已经抓到了,这些钱,是他的补偿。”夏文杰一口气从书包里掏出五十打钞票,想了想,他从中又拿出十打,一并罗放在桌子上。

    本来他打算把这一百万平分给李家和许家,但看看屋子里陈旧的摆设,以及李雪松空荡荡的房间,他觉得李家应该得到的更多一些才对。

    把六十万的现金摆放好,他用手拍了拍,说道:“李姨,这里是六十万,虽说再多的钱也买不回来雪松的命,但有了这些补偿,总是能让日子好过一点。”

    李母看都没看桌上的那些钱,眼巴巴地看着夏文杰,颤声问道:“凶手……凶手真的被抓住了?我家雪松不是失足摔下楼的?”

    “是……是的,凶手已经伏法,雪松是被凶手推下楼的……”夏文杰垂下头,哽咽着无法再说下去,而李母业已瘫软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夏文杰急忙把李母从地上搀扶起来,让她坐到椅子上,他扭回头望向李雪松的房间,闭上眼睛长叹一声,心中喃喃道:雪松,你要是在天有灵的话,现在,终于可以瞑目了吧。

    一直到中午,夏文杰才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李家,随后他又去往许家。

    因为许婧的关系,夏文杰经常到许家来做客,有时候会帮忙喂喂饭,有时候陪许婧聊聊天,只不过所谓的聊天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在自说自话。

    到了许家后,他把书包里剩下的四十万现金全部拿出来,交给许母,和对李母的说词一样,称是凶手已伏法,这是凶手的补偿金。

    听闻他的讲述后,许母百感交集,虽没有像李母那么激动,亦是坐在椅子上默默地抹眼泪。

    夏文杰又安慰她好一会,才起身走进许婧的房间。

    慢慢把房门关严,夏文杰走到床前,看着呆呆坐在上面的许婧,他强压下心中的伤感,强颜欢笑地说道:“小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害死雪松的金二死了。”

    本以为自己的这番话会让许婧有些反应,可是她仍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双眼依旧是空洞的,她的身体就像是一副没有灵魂的空壳,夏文杰甚至都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听见自己说的话。

    “金二是摔死的!还是在那栋楼,还是在那个天台上,他掉下去摔死了!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是他应得的结果。”

    夏文杰在床沿边缓缓坐下来,平视着许婧的眼睛,笑道:“小婧,雪松的仇已经报了,你也不用再担心坏人会来欺负你了,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你在为我担心吗?不用担心,警察找不到我的头上。”

    “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驱虎吞狼吗?整件事,没有破绽,就算找上我,也没有任何的证据能指控我,我很厉害吧?”

    夏文杰边得意地笑着边自顾自地说着话,但眼泪却不自觉地掉了下来。

    “对了……”他有所感觉,急忙抬手抹了抹脸上的泪痕,深吸口气,继续笑道:“上次来的时候我说过,等这件事情结束后我带你出去散散心,你想去海边还是想去看山水?”

    他恍然又想起什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要看大海的话,在我们d市也可以看的嘛,我想我们该去看山水,先去泰山吧,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嘛,泰山离我们这也很近。”

    “然后,我们还可以去……”

    他正说着话,原本一动不动的许婧突然身子前倾,张开手臂,将他楼住。

    夏文杰惊呆了,这可是两年多来许婧第一次对他做出这么大的反应,第一次和他有所互动。

    他目瞪口呆地任凭许婧抱着,过了半晌,他才猛然回过神来,他想看看许婧的脸,但又不敢推开她,颤声说道:“小……小婧……”

    她没有什么反应,仅仅是轻柔地抱着他,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几秒钟,又像是几分钟,她慢慢松开手臂,身子又仰,依靠回床头,脸上的表情依旧呆滞、木然,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

    “小婧?”夏文杰轻声呼唤她的名字,可是,她的魂又不知飞到了何方?

    刚才她只是有了短暂的反应,现在又恢复成常态,夏文杰在失望的同时心里又充满欣慰的喜悦,这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始,而且他相信,只要自己再努力一点,再多抽出一些时间陪陪她,小婧一定能好起来,变回正常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已经为以后做好了打算,等他大学毕业之后,他会娶小婧,他不知道自己对小婧的感情是不是爱情,但有一点他很确定,照顾小婧是他的责任。

    这天对于夏文杰而言是个悲喜交加的一天,也是他和过去彻底做个决断的一天,以后,他的生活里再没有仇恨,他将过普通人该过的生活。

    他回到家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多,夏文豪在家,另外还有一个人,周惠茹。

    周惠茹不常到夏家,或者说是夏文豪并不经常带她回来,虽说两人已是很亲密的男女朋友。

    在夏文杰的印象中,哥哥的女朋友一直都很多,但真正带回家来的,还只有惠茹姐一个。

    看到周惠茹只着淡妆,身上还穿着可爱的围裙,夏文杰笑了,说道:“惠茹姐,你来了。”

    “是啊,好不容易来一次,就被你哥哥当成下人来用。”

    周惠茹穿梭在厨房和饭厅,将一盘盘的饭菜摆上餐桌,忙得团团转,而夏文豪则悠哉清闲地坐在客厅里,窝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地看着电视。

    夏文豪有多大男人,这一点再没有谁会比夏文杰更深有体会的了,他拖下外套,撸了撸袖子,边去洗手边说道:“惠茹姐,我帮你。”

    周惠茹喜笑颜开地说道:“还是小弟最可爱,可比某些人强多了。”说话时,她还特意向客厅里的夏文豪翻翻白眼。

    “男主外,女主内,天经地义,如果娶个老婆回家是用来供的,那我直接去寺庙请尊佛像回家多省事。”夏文豪抖着二郎腿,慢悠悠地说道。

    “小弟,你听听你哥说的这叫什么话?”周惠茹边翻着白眼边无奈地撇嘴,但脸上的表情却掩饰不住她心头的喜悦。

    夏文豪这么说简直就是把她当成了妻子,这也正是周惠茹梦寐以求想要的。

    谁都无法否认,夏文豪是个出色的男人,年轻、帅气又富有,他的身边也从来没缺过女人,能成功收获他的心,对于周惠茹而言也件十分自豪又意外的事。

看过《龙组兵王》的书友还喜欢